《苹果日报》结业引发的“民主与专制”之辩 香港要学会另辟战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苹果日报》及其出版商的工作人员在中国香港印刷最后一期报纸后摆姿势。(REUTERS)

有着26年历史的《苹果日报》最终结束业务,画上句点,作为香港过去几年大小事变之后意料之中的事件,不出意外引发了香港内外的激烈争论。支持《苹果日报》的群体喊的都是新闻自由、香港民主受到进一步破坏和打压,矛头对准的都是“专制”的中共。为了强化一己的立场,这个群体选择性忽略了《苹果日报》过去这么多年在新闻报道上的斑斑劣迹,制造假新闻、歪曲事实、造谣、提出危害国家安全的倡议,直接参与政治操作、鼓动暴力非法行为等。

《苹果日报》结业不意外,由此引发的争议同样不意外。因为回归之后香港政府毫无能力正确管控社会政治的急速民粹化、暴力化、激进化,结果必然是反建制的冲动越发无序,政治激进化无法约束的局面越发突显。

在意识形态层面,香港一部分活跃政治群体沉醉在自己是西方文明先锋的“想象王国”中,将自己与中国内地区分为自由阵营和专制阵营,对立起来,甚至认为自己是消灭专制力量的前线力量。美国历任政府都维持着肤浅和粗暴的二元对立认知,延续冷战思维,拜登上台之后甚至将21世纪的主题定义为专制与民主的较量,成功设置了议题。香港社会有人为之鼓与呼,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实践的“一国两制”,正好为这种冷战思维提供了激烈的较量场所。

从积极的视角审视,“一国两制”可以包容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差异,但一旦错误定位,它亦可以被两者之间的冲突所吞噬。《苹果日报》的壮大和结业,既可以反映这种较量的历史变化,亦可以说明这种较量的现实性和严峻意义,甚至为如何发展“一国两制”提供了教材。

对中共来说,任何发展和完善香港“一国两制”的工作,前提都必须是香港恢复稳定的政治环境,手段是消灭任何挑战国家安全的政治力量,建立持续防御这种挑战的有生力量,政治的躁动和激进对抗只会让“一国两制”成为两种政治意识形态的博弈场所。

具26年历史的《苹果日报》于6月24日正式落幕。(香港01)

中共选择的手段与香港是什么制度,发展的是什么政治意识形态无关,它是任何政治斗争的基本形态,是反对派政治超越法律红线之后建制力量必然采取的合理合法应对模式。一旦建制力量抵抗不了来自反对派的攻击,改朝换代和政权更迭是必然后果,这是纯粹的权力博弈,很可惜,香港的反对派竟然看不见建制背后的中央政府,更看不见自己的社会和政治基础现实中只是海市蜃楼。

消灭这些政治力量不等于消灭让这些力量得以出现和发展的客观环境,要更彻底解决这种挑战的关键是:第一,作为“一国两制”的载体,香港必须拥有社会治理的现代化体系与能力,也就是彻底消灭任何可能让政治民粹化与激进化的客观环境,这样才能避免两制差异不至于在香港被扭曲为政治冲突的动能。很可惜,香港政府一直以为自己具备这些能力,结果是反对派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香港政治暴力化,反过来彻底解构香港社会原先的社会关系,让中央政府无法不亲自为此进行重构。

一些人忧虑中央政府在拨乱反正过程中可能会纠枉过正,这样的忧虑应该是不必的。中共对“一国两制”的坚持有目共睹,甚至可以说,今天的政治混乱就是因为中央政府过于教条认识“一国两制”,是对香港这“一制”缺乏全面认识和深刻了解的结果。过去的经验说明,一旦中共意识到自己在某方面的不足,它会用强有力手段强化对“一国两制”的支撑,而不会情绪化地让情况变得更糟糕。当然,有些人因为痛惜“一国两制”来之不易,会不习惯中共的雷霆手段。事实上,更好理解中共的处事手法,或许正是从另一个角度上了一堂“一国两制”的课。向来排拒中共的港人迫切需要理性认识中国共产党。

第二,要建立香港社会治理的体系与能力,前提必然是解决纠缠着香港发展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将精力集中在这方面,而不是跟着别人设定的议题,掉进别人设下的话语陷阱。将《苹果日报》结业说成是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受到侵犯就是典型的议题设定,是一种政治行为,企图否定它的法律背景,应对的方法必然是坚持其法律本质,在处理过程中坚持依法处置,而不是纯粹在别人设定的议题上纠缠不清,越辩越乱。就像香港的政治体制究竟是“三权分立”还是行政主导所引发的持续性争论一样,关键是要将精力放在如何真正做到行政主导上,而不是掉进“三权分立”的话语陷阱中,做无谓的辩论,空耗精力,徒增社会撕裂感。

同样的情况将会持续发生在“民主与专制”的争论中,西方国家不会轻易让中国的体制优势持续扩大,香港将继续成为两种政治力量博弈的场所,这是香港现实和政治环境所无法回避的,亦不需要回避。相反,香港应该积极应对挑战,通过完善和发展“一国两制”来解构这种毫无意义以及充满偏见的挑战,其中最关键的就是重设议题,另辟战场,包括让香港社会与市民将讨论焦点集聚在建立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中,通过资源重新配置,推动经济和产业改革,为利益结构松绑,释放其能量,让所有香港市民共同享有发展成果,真正融入国家发展的大循环中。

要知道,设定议题的能力不仅仅是在《苹果日报》事件上应该注意的事情,也是在和西方进行话语权争夺过程中必须提高的能力。只有这样,香港才能聚焦在发展上,而不是困顿和纠缠在政治博弈中。这才是对《苹果日报》结业该有的思考,也才是真正为香港的前途命运负责任该有的态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