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事件背后 解析北京治港先严后宽思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苹果日报》结业,黎智英被判刑,多个政治团体闻风解散,非建制派遭多轮大拘捕,国安法落地,选举制度修改……香港政治形势在过去一年发生深刻变化,并强烈作用于社会情绪。最明显的一个现象是,香港民研所在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民调报告显示,有近20%的受访者计划永久离港,即每5名港人就有一人想要移民。有香港人士曾谈到,从修例风波中沉寂下来的港人日常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就是移民。尽管不少港人谈到计划移民更多时候只是说说而已,但这或多或少还是反映许多港人对于今后北京治港政策走向的一个预判:北京严厉管治香港的时代开始了,香港的“一国两制”空间被极大压缩。

+2

这是真的吗?或许对于相当多的港人来说,这就是他们观察到的现实,不过,却不是北京治港的逻辑。得出这样结论的原因可能是不同立场或者意识形态下的政治反诬与偏见,是一些港人对“一国两制”有着不切实际的想象,对本属正当的国家安全缺乏必要体认,抗拒北京在央港关系中所扮演的管治角色。

无论如何,这种观察都是存有缺陷的,积非成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对香港的前途没有全面的认知,自然也难理解到北京的真正用意。

从国家的层面去理解,香港回归20多年,受制于消极“一国两制”的管治思路,在北京长时间整体不介入和港府严重缺乏作为的影响下,殖民地时期就存在的各种深层次矛盾不断加剧,积重难返,令香港不仅屡屡爆发如占中、旺角骚乱、修例风波这般危机,更成为美国借机施压、遏制中国的翘板。作为中国中央政府,北京自然要反省检讨过往政策,于是因应危机,强势调整治港思路,变为积极“一国两制”,先后制定港版国安法和立法会议员履职资格决定,修改选举制度。今次《苹果日报》的遭遇不过是北京治港政策大调整背景下的一个具体案例。当然也是治港团队推动香港拨乱反正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过去一年,北京一连串的强势纠偏举动确实给香港带来极大的震动,过往那种积非成是的现象被果断制止矫正,这给香港市民的情绪带来很大的冲击。但香港人应该认识到,存在不代表就合理。以前香港社会可以公然有推动独立的政治组织存在,乃至纵容它们不断扩大势力基础,并试图合理化。那是因为香港没有国安法的规范,其结果是反修例期间国安隐患严重暴露在外。从国安法的紧急订立实施到制定香港立法会议员履职资格决定,再到选举制度的修改,北京这一连串动作虽都十分紧迫,令香港社会一时难以适从,但其实是非常时期的举措,带有重典治乱色彩。相信随着香港社会稳定和政治秩序的整体好转,国安漏洞被有效填补,过去那些积非成是的错误行为得到有力纠偏,北京治港必然会退出止暴制乱的斗争模式,甚至可以用先严后宽来理解。

如果将香港比作一个病人的话,那么现在的所谓严厉措施其实就是在刮毒疗伤。只是医治就必然会有疼痛,如果顾忌到这种疼痛甚至一些医治风险而不动手,那么非但难以早日康复,反而疾病会不断恶化,直到病入膏肓。香港社会要有这样的心理基础,甚至是直面这种疼痛的勇气,唯有这样,才能雨过天晴。

香港长期存在于一个缺少国安法规范的社会状态,治港团队应该留意“拨乱反正”的力度对港人的心理冲击。图为7月1日,中国对香港收回主权24周年之际,在“港版国安法”影响下,香港23年来首次没有“七一”游行,但部分街区仍然有民众聚集,更是发生袭警行为。(香港01)

对于中共来说,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自身体制的强大惯性,要避免在拨乱反正的同时将政治正确在治理实践中推向极端,谨防过犹不及、宁左勿右。香港社会也应该认识到,“一国两制”是中共创立并引以为傲的制度典范,对于改革开放和解决台湾问题有重要意义,事关国家大局,是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确定的根本制度之一,中共又怎么可能自毁长城?如果清楚了这点,就会明白,香港不会成为内地,因为没有谁比北京更不愿看到香港“一国两制”的失败。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共过去一年来的“强硬”与“严厉”,是事急从权,是对国安问题“亡羊补牢”的时不我待,是因应香港回归以来的正反面经验教训为“一国两制”注入新的时代内涵。今天中共的严厉是为日后有序放开,授予香港更多空间发展自己的制度打下基础。毕竟,“一国两制”本身就包含先严后宽的逻辑,“一国”是前提和基础,偏向严厉,“两制”是政治空间,偏向宽松。当北京固牢“一国”底线,香港迎来更大“两制”空间也就顺理成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