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滴滴被下架 传递了一个重要信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6月30日滴滴在纽约挂牌上市;7月1日中共百年党庆;7月2日中国国家网络安全办公室宣布依照《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对“滴滴出行”实施网络安全审查,期间暂停新用户注册。

7月4日,靴子迅速落地,中国国家网信办发布通报,因为“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规定对应用商店的“滴滴出行”APP实施下架处理。滴滴也因此而成为第一个依据该法被处理的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

铺陈开来可以发现,以上时间节点绝非巧合,整个事件的内在逻辑,特别值得认真思索。

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北京和华盛顿都在精心下一盘影响深远的大棋。(VCG)

一个必须指出的事实是,在中美冲突已经白热化背景下,像滴滴这么优质的大型科技公司,不在香港或沪深IPO,却到美国上市,就算没有官方公布的上述原因,在当前这个高度敏感的时间,也会令政府相关监管部门难以容忍。

我们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很多原来在美国上市的高科技公司都有回归中国内地或香港上市的规划,尤其是一些具有行业标杆意义的头部高科技公司,这样做是为了规避中美新冷战结构下的不可控市场风险,同时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政治表态。

从中国政府的角度来说,也有意通过促成这些优质高科技公司回归内地或香港上市,这样一方面可以降低对美国资本市场的依赖,巩固国家经济与数据安全,一方面也有利于打造中国的高科技资本市场,如科创板和香港市场,形成中国的纳斯达克,服务于内循环战略。

再一个,我们知道,那些在美国上市的中资概念股公司,其市场营收与利润来源大多集中在中国内地,看一下这些上市公司的年报就知道,它们在中国内地的营收与利润占比普遍超过九成以上,包括滴滴。

那么这些公司大量在美国上市,就等于通过资本分红机制,把从中国市场获得的利润,转移到了外国投资者手中,这非常不利于中国国内财富积累与二次分配。事实上很多年前,就有人指出这个问题,对很多中资公司在内地凭借垄断地位经营却到美国上市大把分红提出质疑,包括不少在美上市的大型央企。只不过在当时,中美关系比较稳定,由于内地还没有科创板,中国也需要在国际资本市场募资的同时向西方学习市场经验,所以这个问题被暂时搁置。

从美方的角度看,这也是美国在国际金融市场的霸权体现,它通过这种方式,像抽水机一样,从全球各国市场抽取财富,从而巩固了美国的金融霸权地位,助长了华尔街金融寡头的贪婪。

滴滴此时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或许与当下的中美博弈大环境不兼容。(路透社)

在美国力量遥遥领先于世界各国的情况下,大家也不得不从实力现实出发,为了本国建设需要以及与美国关系考虑,屈从美国的金融霸权,尊重美国在国际金融市场的领导地位。

但是现在,情况已经发生根本转变,一方面,美国在国际金融领域的“道德失范”已经很难再让其他国家尊重其领导地位,特别是在国际疫情危机期间,为缓解自身危机,美联储(Fed)联手美国政府罔顾他国危机,拼命“开闸放水”,借助美元霸权优势,趁机收割他国经济果实,早已失去了一个领导者应有的风范,美联储以及华尔街金融寡头的贪婪早已天怒人怨。

另一方面,也是最关键的,美国在实力上的绝对领先地位已经丧失,而中国的实力却在快速上升,就像中俄两国政府说的“你们没有资格再从实力出发与我们讲话”。

与此同时,中美关系也已经深陷新冷战对抗局面,进入了你死我活的斗争状态,中国也没必要再尊重美国领导地位,迁就美国金融利益。

在这种情况下,像滴滴这样在业内具有标杆意义的高科技公司选择在中国还是美国上市,就不仅仅再是企业自己的商业决定,而是被赋予了强烈的政治意涵和国家利益色彩。

有人说滴滴在这种情况下还到美国去上市,是还要去当人质,去资敌。资敌倒不至于,滴滴的投资人与决策层应该都不可能有那个主观意愿,他们主要还是企业国际化、估值规模、金融市场环境、金融便利性考虑,但在当前中美对抗的大环境下,这确实会产生很多他们意料之外的意涵,最起码在政治上欠缺妥善考虑。

从中国国家利益来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促成这些头部科技公司在内地或香港上市,或者是回归内地与香港上市,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样中国资本市场就可以快速成长壮大起来,中国政府在中美斗争中也多了一个筹码,大部分中国境内投资者特别是普通中国人,也多了一个投资与财富增值渠道,可以通过在资本市场购买或持有这些公司资产来积累财富。

特别是,在“房住不炒”的政策高压线下,房地产回归居住功能,正逐渐失去投资价值,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必须为社会上流动的钱找到新出路,在房地产之外为超发货币找到一个新储水池,同时也改变原来以房产为居民主要财富构成的畸形结构,增加居民证券财富比例。

滴滴在中国内地或香港上市,更符合当下中国的整体利益。(路透社)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滴滴作为一家业务主要集中在中国内地的公司,而且是一家具有市场垄断地位的互联网高科技公司,在该领域高居“领头羊”地位,如果能在香港或沪深上市,其象征意义与实际意义都不可低估。

相反,这个时候滴滴依照其投资人意愿到海外IPO,就相当于是把通过市场垄断地位从中国市场得来的利润送进了海外投资者的腰包,主要通过中国境内市场投资获益的境内机构投资者、国家队和个人却失去了这个投资渠道。

另外,这样做,中国资本市场也失去了一家非常优质的公司,而且还可能带来潜在的经济与数据安全问题,如果未来中美冲突延伸到金融领域,美国就多了一个要挟中国的工具,这对任何一个已经和美国陷入新冷战冲突的国家来说,都是必须考虑的事情。

说句不好听的,在中美对抗已经白热化的情况下,就算是“割韭菜”或“被割韭菜”,你也要留在中国国内市场“割”或“被割”,不能跑到美国去让美国“割”。

所以,就算没有官方发布的那些原因,以及网传的数据安全问题,在当前这个时候,在中美冲突正如火如荼,而且还可能进一步恶化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对滴滴上月底(6月30日)到美国上市毫无反应。坦率说,滴滴选择在这个时间在纽约挂牌上市,实在是有点缺乏一个巨无霸科技公司应有政治敏感性。

这不是为难滴滴,而是个政策方向问题,是个大政治问题。大家都希望滴滴能更好发展,但是都希望它能在中国国内上市,回馈国内市场与投资者,服务于中美对抗格局下的国家战略利益,发挥政策模范作用,这就是整件事情的背后逻辑。

在原来中美关系还比较稳定的情况下,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但是,当中美关系崩溃,中国开始启动以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战略,这些问题就是必须考虑的问题。这也说明,中国已经对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势有了明确判断,在金融与资本市场已经做好了中美可能脱钩的最坏准备。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