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智囊:中共不在香港公开活动的承诺已不合时宜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建党100周年正值香港回归中国24周年,百年里中共及左派在香港这一边陲之地几掀波澜,港人对中共的情感也随着历史洪流升腾跌宕。

大陆媒体观察者网7月7日刊发对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的专访文章,披露了香港与中共的关系。他表示,过去有关中共不在香港公开活动的承诺,今天在新形势下已经不合时宜,更不利“一国两制”的全面和准确实践。

6月12日“中国共产党与‘一国两制’主题论坛”在香港会展中心举行。(香港01)

其实中共早在正式成立后的次月,即1921年8月,即派人前往香港活动,自此中共在香港不断发展,至今百年里香港历史上多起值得浓墨重彩的事件里都有中共的影子,比如省港大罢工等工人运动,比如香港沦陷期间从始至终坚持抗日的东江纵队。

1967年,受内地文化大革命影响,香港左派发起“反英抗暴”运动。这场前后持续8个月、最后被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下令紧急刹停的运动,成为香港历史的重大转折点,让中共及左派在香港社会的影响力断崖式下跌,但同时也让港英政府开始反思并改进其往日管治政策。

对于百年来,港人对中共情感的波动起伏。刘兆佳举例称,国共内战期间有不少人支持共产党,因为对国民党实在太失望了;改革开放期间,大家也对中国日后的走向有新的期盼;到今时今日,中国在经济和科技方面取得重大成就,国际地位不断提高,甚至引来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担忧,这些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人们对中共的好感和支持。

刘兆佳表示,在香港公开讨论中国共产党和香港的关系,这是第一次,是一个良好的开端。(香港01)

他表示,回归前、回归后中央也为香港做了不少好事,当香港遇到困难的时候,中央提供协助,让香港明显看到中共对香港的支持及善意。回归前最重要的是东深供水工程,以及内地在农副食品及生产原料方面对香港稳定的供应;回归之后,帮助香港度过金融危机以及内地到香港投资、内地市场对香港开放,这些都改善了港人对中共的态度。

刘兆佳说,从中共中央采取“一国两制”方针政策,让香港在脱离英国管治之后仍可以保持繁荣稳定及原有的生活方式,到近一两年中央拨乱反正,让香港的社会秩序恢复稳定和“一国两制”得以行之久远,这些也都让部分港人对中共产生好感。

他指出,考虑到不小比例的港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共、抗共、拒共的情绪,因此塑造好感的过程并不容易,需要以细水长流、潜移默化的方式推进。

据报道,之前在香港社会中,中共和中共党员身份算是比较敏感的标签,如果有同事或领导被怀疑是中共党员,会引来不少舆论讨论。

刘兆佳表示,相信中共在香港没有明显存在感的情况会慢慢改变。既然要改变香港人对中共的错误认识或反对情绪,最好是由中共自己介绍自己,不需要假手于他人。过去有关中共不在香港公开活动的承诺,今天在新形势下已经不合时宜,更不利“一国两制”的全面和准确实践。(香港01)

刘兆佳称:因为中共知道港人对共产党一直比较敏感,甚至“中国共产党”这五个字也是一个敏感词语,所以中共在回归前承诺不在香港公开活动。也因此,回归后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基本上没有做多少事来改变港人对中共的认识和态度,更不要说促进彼此之间的感情。一方面,这类事太敏感,容易引起政治纠纷,搞不好的话还会引发政治斗争;另一方面,他们觉得政治上未必有这样的需要。

刘兆佳表示,如邓小平所说,他知道香港有不少人对共产党有意见,所以才搞了“一国两制”出来,让那些所谓的反共人士可以在香港安身立命。即使你对中共有什么意见,只要不做任何试图推翻中共领导地位的事情,不把香港当成颠覆中共政权的基地,大家可以相安无事。

刘兆佳称:在新时代、新形势下,特别是香港在回归后经历这么多的政治斗争和动乱暴乱,现在有一些问题已无可回避,因此一定要将这些问题讲得清清楚楚,才有利于以后“一国两制”的实行,才有利于香港与自己的国家、香港与内地的关系的发展。

第一,香港已回归中国,已是中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也就是不能将香港看成是独立的政治实体。

第二,香港的高度自治权是中央授予的,中央在香港也拥有全面管治权。也就是说,香港的管治不能单纯由特区政府去处理,中央也有权力和责任参与管治。

第三,中国共产党是包括香港在内的全国的执政党,只不过对于香港,是用另一种方式——即“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来管理,而不是由其直接治理;中国共产党要负起香港是否能够有效管治及是否稳定的最后责任,亦有责任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全面准确地实施。

第四,“一国两制”之下,香港不能做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事情,不能成为颠覆基地,不能成为西方对付中国的棋子。在国家安全当中,首要的是政权安全,任何试图改变中共领导的行动都是违反国家宪法、香港基本法和香港国安法的。

第五,你要将香港和中共看成一个命运共同体才行。因为“一国两制”方针是中共制定出来的,而“一国两制”既符合香港利益,又符合新中国的利益,所以如果中共的领导地位出现了问题,“一国两制”也难以维持下去。

第六,回看过去一百年,特别是中共建国之后,中国政府一向是以支持、照顾、包容、体恤的态度对待香港的。不管是回归前还是回归后,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想过要做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的事情,反而不断积极采取各种措施去维护香港的繁荣和稳定。

他指出,加上另外一点,中国共产党作为国家主权、安全和利益的捍卫者,在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在国家安全面临严重威胁的情况之下,香港的确需要支持和配合中国共产党在这些方面的工作,这样才能让“一国两制”不会被外部势力用来做一些不利于国家民族的事情。

刘兆佳最后表示,有很多事情要讲清楚,特别是要讲清中国共产党和香港的关系。以前很多人都不敢提这个问题,导致一些人不断挑拨离间,甚至不断在香港制造强化反共、恐共、疑共意识,将香港和中共塑造成利益对立者。如此一来,“一国两制”怎么维持得下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