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从第一个百年看习近平如何引领第二个百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7月1日上午8时,北京天安门广场,这个近代中国政治风暴的核心地带,七万一千多人排成方阵就座,在聆听习近平的讲话。

这是中国共产党一百岁生日的庆典现场,也是这个党成立以来首次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党庆大会。从空拍镜头可以发现,庆典现场宛若一艘大船,五星红旗恰似船帆,而习近平在天安门城楼上发表演说的地方正处于舵手位置。

一身毛式中山装的习近平在演讲中回顾了中共的百年历程,展望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前景,他宣布中国已经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而且“正在意气风发向着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

2021年7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仪式上,中共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站在天安门城楼正中央发表讲话。(美联社)

他同时也号召9,500多万名中共党员,要“牢记初心使命,坚定理想信念……继续为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懈努力,努力为党和人民争取更大的光荣!”最后,他右手握拳向上举起,以两个高呼祝愿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万岁”的口号结束了这场振奋人心的讲话。

从这一天开始,中国正式进入“第二个百年”。

广场上船的创意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隐喻,它是中共对自己与人民关系的定义,象征着中国共产党与14亿中国人民风雨同舟、生死与共的关系,也代表着中共一百年前是从浙江嘉兴南湖的一只游船上出发,在下一个百年要继续从此扬帆起航,开启新的历史征程。

舵手则折射出习近平的政治权威与领导地位。经由上任九年以来的执政检验,一个人们必须承认的事实是,作为中共“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的习近平,已经在中共党内具有定于一尊的权威,成为中国这艘航船在第二个百年“领航掌舵”的舵手,第二个百年的领导者。

和三年前举行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相比,很多人看完这场党庆活动都有几个强烈的感觉:第一,这次中共党的元素特别明显,民族主义气息特别强烈,精神层面的意涵要远大于物质层面,而三年前的庆典则更强调国家概念,侧重于国家建设成果与武装力量展示。第二,习近平的领袖形象更加突显,人们对他的领导力和对他为人民指出的方向有着更深刻的感受,在不知不觉之间大家都能够跟随他的号召勇于为这个国家做出承担,对中国的未来充满希望和信心,就好像看到了当年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时一样。

2021年7月1日,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纪念活动上,参与者成排就座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挥舞国旗和党旗,准备聆听习近平的讲话。(REUTERS)

第三,可能是最重要而且是最明显的,三年前举办建国70周年庆典时中美贸易战正酣,香港也正在发生大规模骚乱,很多人对习近平能否领导中国抵御美国打压存在疑惑,对中国制度的现代性和中共的治理能力信心不足,对西方民主制度还存在普遍迷思。但是,经过过去几年的实践教育,特别是经历过中美从贸易战到全面战略博弈的锤炼,美国在今年大选与政权交接期间出现的严重混乱,香港成功止暴制乱与国安法落地、选举改制,以及中国通过强大社会动员成功控制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而包括西方在内的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却因为制度的结构性缺陷与社会文化等原因迄今仍深陷疫情衰退而无能为力,世界加快进入百年未有之变局,旧有资本主义的秩序遭受冲击,中国正在给世界带来新的可能,人们对中国未来的信心和对中国共产党的支持空前高涨。如果说,人们之前只是从宣传口号上认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句话,那么,现在很多人不仅相信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而且还相信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统一的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现代化的中国,而习近平是这种信心的关键源头。

中国有句人人耳熟能详的诗句“轻舟已过万重山”,过去几年,习近平不仅领导中国成功遏制住了党内的严重腐败与政治涣散局面,打赢了“三大攻坚战”,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抗击了各方面对中国发展的挑衅、外部势力对中国的系统性打压,驾驭中国这艘航船经历了无数惊涛骇浪、闯过了无数激流险滩,成功完成了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驶进第二个百年,把中国从一个经济大国变成了一个可以平视西方的世界强国,而且还不断为全球治理提供中国智慧与中国方案,改写旧有的充满征服、博弈、投机和资本垄断的秩序和文明范式。他本人也恰如诗人李白在这首诗上句所描述的那样,在“两岸猿声啼不住”的质疑与议论中,成长为一位大国的成熟领袖,有机会获得比肩毛泽东的世界级领袖地位和影响。

2012年习近平上任之初,多维新闻曾发表社论《引领中国——习近平必须面对的十大挑战》,指出习近平可能是毛邓之后开创新时代的领袖,提出了以毛邓习断代的概念,并在同一时期发表文章认为,习有成为“年轻版邓小平”的政治潜质。当时习近平才刚刚上任,我们并无法提供太多证据支持自己的分析,只是根据他此前在地方工作时展现的执政能力,从当时中国的发展变化、文明型大国崛起需要以及中西方面临的历史变局出发,对站在历史转折点上的他寄予了那样的期许,希望他能“深孚众望,以一位伟大政治家来要求自己,回报历史所赋予他的机会。”

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是历史上的伟大政治家,他们都不辱使命,通过改变中国,开创了属于自己的时代。就如习近平在这次党庆讲话中所评价的,毛泽东通过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彻底结束了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彻底结束了旧中国一盘散沙的局面,彻底废除了列强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和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一切特权,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创造了根本社会条件”,并且在随后又通过领导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实现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邓小平领导推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实现了人民生活从温饱不足到总体小康、奔向全面小康的历史性跨越,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充满新的活力的体制保证和快速发展的物质条件。”

在中共革命、建设与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也有其他领导人曾在不同时期处于关键领导岗位,但是却没有人能像毛、邓那样在“领航掌舵”中扮演开创性角色——有些是因为未能展现出必须的开创精神和“领航掌舵”能力,有些是因为当时还没有达到开创新局面的转折点上。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习近平恰好就在一个中国崛起持续撬动世界资本主义结构、秩序和文明大转折的特殊历史时刻成为新一代掌舵人,而且在此前又初步展现了执政能力,我们因此认为他有机会改变当时国内治理的混乱状态,领导中国以超越西方殖民路径的模式持续崛起,实现民族复兴,扭转鸦片战争以来形成的由西方主导的世界格局。当时多数声音并不赞成这种判断,认为他不过就是江泽民和胡锦涛之后的另一位总书记,甚至可能比江、胡更为弱势。

如今,九年已过,实证如山,当交上这份百年答卷,我们认为习近平没有辜负历史机遇,他不仅具有“年轻版邓小平”的改革与实干精神,而且在视野、气魄、气势和治国认识论、方法论上与毛泽东更相似,恰当把握中国的时代定位,在风云变幻的国际环境中纵横捭阖。同时,因应时代的发展,习近平比毛泽东更注意国家治理中的法治意识与现代化体系追求,在国际关系中更能说明中国的和平崛起。他加速带领中共回归中国历史文化序列,在现代视野下复兴传统文化,为世界提供另一种文明范式。不论是超越于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一带一路”战略,还是不同于欧洲过去二千多年博弈和冲突政治的亲诚惠容,习近平治下的中国积极破除西方中心主义,改写欧美旧有充满对抗的地缘政治理论,让世界复归世界而不是西方世界。

这些年来,尽管面临各种质疑和挑战,习近平始终临危不惧不乱,在“闲庭信步”中从容应对,让世界看见了崛起的和充满诚意的中国,让人民看见了中华民族一百多年以来的梦想即将实现,与先进发达国家的人民一样受到尊重和认同。习近平在前人功业基础上引领中国完成了第一个百年目标,而且为中国人民期盼的第二个百年勾画出清晰的路线图,这让他有机会在中国发展进程中发挥比肩毛泽东在他那个时代的历史作用。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气魄、气势和治国等许多方面比较像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但与此同时习近平治国又有更多法治意识与现代化追求。(多维新闻)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的政党,它对党内领导人的评价是科学的,更是经得起历史的考验。毛泽东在新中国的成立,以及为中国数千年封建制度的改变立下了汗马功劳,中国今天的成就如果不是植根于毛泽东开辟的社会新局,没有人能够在之前的混乱中发展出小康社会。邓小平为毛泽东开启的建设过程发挥了力挽狂澜的作用,让新中国之后建立的大好基础不至于白白浪费,在毛泽东奠定的基础之上将中国送上了崛起之路。习近平的伟大之处是他很好认识到每一个新时期都需要在之前的基础上继续挺进,而且要大胆纠正之前一段时期集聚的弊端,在合适情况下做出巨大的超越,只有这样,才能历史地为国家发展造就更坚实的格局。

经过前人的累积,中国已经上了一个台阶,习近平时代的中国面对的不只是一般的超越,而是一个人类文明发展的大超越,这是需要超乎一般的魄力和勇气,是在一个全新的世界中树立中华民族和中华新文明的历史领导地位。要知道,民族复兴要恢复到的地方不再是汉唐或康乾盛世,更不是重走西方殖民掠夺和资本主义霸权的老路,而是推动建立一个更加文明的天下,以公平正义、共享发展替代资本垄断,以和平共处与合作共赢替代征服、冲突和地缘对抗。

旧有的以高耗能、高污染为特征的工业文明和以资本主义为主导的世界文明正在受到严重冲击与质疑,以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可持续发展、共享价值为主导的文明正在蓄势而起、取而代之,中国是后者的主导政治体。工业生产和资本规律并非一无是处,事实上,它的价值是深远和颠覆性的,但现在日益面临去污存清的深层困境。旧世界是一个博弈的世界,是一种征服意义的全球化,这个世界是经过杀戮和伤害存活下来,但如此方式必须改变,中国尝试改变它,既是为了自己的发展,更是对人类受到如此伤害的不忿,认为这是不必要的。旧世界是一个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世界,这种关系原来是通过军事实力建立,后来是通过资本垄断巩固,但这是不合理的,人类始终应该是平等的,中国是挑战旧世界的最主要国家和民族。

旧有的世界秩序和管治结构是军事和经济,这一次变化形成的新结构虽然依然具备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元素,但政治意义的突显性、多元视角及层次的相关性让军事与经济元素被冲淡,让世界的结构更为平衡。美国是旧中心,中国是新中心,转变不是线性的,更不是发生在同一个范式里。这里所说的“替代”,不是消灭,而应该是潜移默化的和平的权力结构变化。更重要的是,这一次替代将不会是一个单极去到另一个单极,而是从一个单级去到多个单极,多个单极中还是会有一个核心,中国作为崛起的文明型大国,将以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参与其中,以新的中心发挥关键作用。而习近平为这个新世界给中国人民做了提示和引领,让中国人民极具自信地迎向它。这是一个开天辟地的过程,因为它是要经历开天辟地的努力才能走到的新世界,中国人将要挺起胸膛大踏步走向这个新世界的中心,与众多具同等信念的国际友人一道建设世界新秩序。习近平让我们相信这是可能的,而且很多人的信心正在不断提升。

在习近平面前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他既要完成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更要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两项工作都是以国家统一、国强民富、文明再造为依靠。而且习近平接下来的挑战,不仅多于“十大挑战”,更是严峻于2012年上台之初,亦在另一种层面不亚于毛时代和邓时代。习近平有这样的魄力和野心将中国推上新的台阶,剧变中的世界与时代也有这样的迫切需求,但大破大立绝非易事,何况习近平瞄准的不只是中国,更是世界和全人类,也注定了这位中共强势领导人不可避免要面临各种争议。

中国在变,时代在变,人们的所思所想也在变,中国人今天的问题已经不是吃饱穿暖,这是第一个百年已经完成的使命,进入到第二个百年,多元思想和价值观的冲撞必将更为直接和强烈地对习近平和他带领的中国共产党构成挑战。习近平能否以大胸怀回应这些多元诉求,能否自信地卸下历史包袱承受这些质疑,能否在带领中国真正强起来的路上避免颠覆性错误,决定着其能否在引领下一个百年的过程中,最终成为不仅改变中国亦改变世界的领袖。就好像九年前我们对这位政治家的期许,今天我们继续对其寄予厚望,认为他能在前人奠定的非常好的基础上脚踏实地,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用更为现代、科学、理性、务实、文明的方式将崛起的中华民族送上新时代世界舞台的中心,既要为中国在人类历史进程中的作用添砖加瓦,还要为中国人的美好生活提供坚实基础,更要为中华文明重新引领人类历史发展提供动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