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红遍世界的华语歌 背后却是一段旧西藏惨绝人寰的血腥历史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歌手朱哲琴在2017年梵呗音乐会演唱《阿姐鼓》。(Youtube@齐豫Chyi Yu Unofficial Music Channel)

时至今日,在中国内地的音响发烧友圈内,拥有一张首版的《阿姐鼓》专辑,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愿望。

《阿姐鼓》是大陆歌手朱哲琴在1994年发行的同名专辑,共收录7首歌曲。专辑制作人是李苏友,音乐总监是何训田。同名歌曲《阿姐鼓》是后者创作多年的作品,其间他多次造访西藏寻找灵感。1994年,何训田多年的积累和创作上的感觉重合了,《阿姐鼓》应运而生。朱哲琴每首歌曲从头至尾原声演唱,没有经过任何剪辑混音,自由宣泄深沉的情感。何训田在唱片录制过程中,则大量采用西方电子合成器,用最原始的收录方法,诠释了充满浓烈的东方民族风。

有人曾劝朱哲琴将专辑中的歌曲用英文翻唱,以便更好地进入西方市场。但是朱哲琴认为没有必要,因为这是她想做的音乐,东方语言是音乐构成中不可分割的因素。

朱哲琴当时在唱片制作时投了一部分钱,但唱片公司后来觉得收益上应该没有什么成果,不愿意再投钱。于是朱哲琴拿出所有积蓄,与唱片公司签下合约拿到海外版权。后来国际华纳看中这张专辑,委托其子公司台湾飞碟唱片公司进行代理在全球发行,赢得满堂彩。

1995年《阿姐鼓》在56个国家和地区同步发行,成为国际唱片史上第一张全球发行的中文唱片。该专辑于1995年获美国录音协会“经典唱片奖”、台湾金鼎奖“最佳专辑奖”,于1996年获中国广电部“双向奖声乐类一等奖”。而对华语流行音乐并不了解的欧美听众来说,朱哲琴这三个字虽然陌生,但Dadawa Chu却是如雷贯耳。

然而,在感受朱哲琴宛如东方天籁般空灵飘逸声音的同时,很多人忽略的是,《阿姐鼓》的背后却是一段旧西藏触目惊心的血泪历史。

西藏农奴的血泪历史与民族新生(请放大图片浏览):

+13
+12
+11

阿姐鼓,在西藏的文化传统中,意味着一面以纯洁少女的皮做的祭神的鼓,在藏传佛教的密宗中,它是藏传喇嘛教中的忿怒尊或持明尊所持的法器。是以两个人头骨天灵盖相接合,再覆盖人皮,涂成绿色,修法颂赞时,配合金刚铃杵使用。这种人皮鼓做的十分精致。当时,为了得到一张完整的人皮,法师会在活人的额头上开一个洞,然后用滚热的酥油灌进去,整张人皮,连同指甲在内就揭下来了。而由处女的皮囊制成的人皮鼓,敲出来的鼓声便能通佛、通菩萨、通天人。藏人相信唯有这样,人们才能与神明更加接近,大家也才能获得庇佑。

讲述《阿姐鼓》的由来,制作人何训田曾经谈到,我姐姐十三四岁就到西藏去了,后来哥哥也去了。他们回家的时候,总会讲述许多西藏的事情。有一次,讲起一个“阿姐鼓”的故事,“这个鼓,用的是一张少女的皮,她本身是愿意奉献的,所以就选中了她做这个鼓。我听了这个故事后,觉得很震撼。现在写的歌词是很隐讳的,如果不讲,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姐姐不见了,妹妹就去寻找她,寻找的途中,遇见一个老人告诉她六字真言,她继续寻找的时候,天边传来了鼓声,她也明白了这件事。”

但因为这样的艺术加工,当一些沉醉西藏心灵之旅的文艺青年们还在说,《阿姐鼓》这首歌其实是在追溯原始文化的虔诚,是对古老文明的纪念,在在证明这首歌已经被纠偏多次。

因为在过去的西藏,超过90%以上的人是农奴。而西藏的全部耕地、牧场、森林、山川、河流、河滩以及大部分牲畜都由官家、贵族、寺庙和上层僧侣占有,被称之为“西藏的三大领主”,三大领主及其代理人构成西藏农奴主阶级,只占总人口的5%。

在这样一个落后的政教合一的社会里,这些人利用他们的财势和封建特权,惯于做各种各样的腐败透顶的罪恶勾当。他们对属民任意欺压,随意侵凌,甚至杀人害命。事实上,这个阿姐不只被做成了人皮鼓,还会被制成其他种种怪异恐怖的人骨法器,譬如腿骨会被制成叫做“冈令”的笛或号,吹奏出刺耳的高音而招神引鬼,再如眉心骨或头顶骨会被制成念珠,要串成一挂念珠得要108具头骨才能成就。这些都是现代西藏早已废止的酷刑。

想象这样一幅画面,当尖利的人腿骨号吹响了,喇嘛们转动着手中的人骨念珠,念起了六字真言;人头骨嘎巴拉碗里,是灌顶仪式用的青稞酒;阿姐鼓一下一下地敲击,而在鼓面上,家人甚至还能看到阿姐生前背后的那个胎记,当《阿姐鼓》的歌声萦绕耳畔,这样的场景是能感受到所谓的雪域高原之美,还是令更多人头皮发麻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