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八月新规釜底抽薪 华为鸿蒙OS能否跨越生死劫[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鸿蒙初辟,混沌未明”。就在华为鸿蒙操作系统(Harmony OS)2.0版本发布,开启大规模公测之际,安卓操作系统主导方美国谷歌公司继抛出新一代操作系统,与鸿蒙同为微内核的Fuchsia后,又推出了全新的安卓APP格式AAB。鸿蒙操作系统为求平滑过渡,并克服初期缺乏应用生态的缺陷,采取兼容安卓APP的策略,而谷歌的这套组合拳被一些人解读为对鸿蒙出手,真正考验华为鸿蒙成色的时候到了?

鸿蒙操作系统刚发布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为其“代言”(点击查看大图):

+3
+2

自被美国制裁以来,尤其是断绝芯片供应以来,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就在努力求存,相比“核心赛道”通信设备业务,占据华为营收半壁江山的消费者业务尤其艰难,子品牌荣耀已经出售,华为品牌手机在仅保留mate系列、P系列旗舰手机的情况下仍长期处于缺货状态,日子极其艰难。

在整个华为集团层面,汽车业务被视为突破点,搭载华为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电动车北汽极狐阿尔法S“HI版”即将上市销售,由华为与东风小康旗下塞力斯合作研制的增程式新能源汽车赛力斯华为智选SF5已经进入华为门店销售。华为赋能之下,塞力斯一朝名满天下,月销从个位数暴涨了数千辆。所谓的“HI”即Huawei Inside,类似于英特尔电脑的“Intel Inside”与安卓手机的“Powered by Android”,即搭载华为汽车解决方案的意思。

与此同时,华为与中国一线自主汽车品牌长安的合作也在推进。不过,中国第一大车企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近日却在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上汽无法接受华为的一整套解决方案,认为那样将失去对未来技术赛道的话语权。实际上,上汽的担心并未个案,中国自主品牌车企很多都在自主研发车载系统等,比如某自主品牌车机系统优化极其差但仍坚持使用,就源于这一系统由其控股的公司研发。也正因为如此,当合作伙伴不给力,大多数自主品牌又另有打算,最终华为恐怕难逃亲自下场造车的命运。这样例子在华为并不少,当然又更增加了车企的戒心。

在消费者业务,华为曾为物联网时代规划了“1+8+X”战略,华为致力于“1+8”业务,X业务则交由合作伙伴,串联起“1+8+X”的就是鸿蒙操作系统。在核心的手机业务“1”受重创,包括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等业务的“8”也损失不小时,如何去发展新生的鸿蒙操作系统,进而利用鸿蒙生态在物联网时代占据重要地位,乃至依靠鸿蒙生态盘活消费者业务是华为必须解决的问题,而这个问题的核心又在于手机业务这个“1”。

7月8日举行的华为鸿蒙UX设计沟通会上,华为表示升级Harmony OS 2.0的用户已经突破3,000万,可以说数量可观。与此同时,在手机无货可买的情况下,为了维持华为手机存量的稳定,以便为鸿蒙操作系统发展争取时间,华为可能费尽心思。一方面加速推进鸿蒙操作系统的适配,更新后消费者普遍反映系统更加流畅、杀后台现象大大改善可以“再战X年”,一方面对老用户推出了升级存储服务,即通过更换主板的方式提升存储空间以延缓用户换机。

+8
+7
+6

华为这一套组合拳之下,更新鸿蒙操作系统的用户满意,升级存储的用户也很满意,尚未升级鸿蒙操作系统的用户充满期待,倒也是皆大欢喜。唯一不满意的可能是其他手机品牌,华为手机存量用户原本就是一块肥肉,尤其是mate系列、p系列旗舰手机用户,华为存量用户延缓换机意味着市场的萎缩,原本就是存量市场的红海竞争将更加激烈。而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公布的数据,2021年5月中国市场手机出货量2,296.8万部同比下降32.0%,是否与华为用户延缓换机有关不得而知。

在华为努力发展鸿蒙操纵系统的同时,谷歌开发的新一代操作系统Fuchsia开始刷存在感频频亮相,最近谷歌开发的新APP格式AAB也被热炒,被认为是冲着华为鸿蒙来的。Fuchsia操作系统最早曝光于2016年,与华为发展鸿蒙操作系统几乎同时,并且都是基于微内核的操作系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华为与谷歌可谓英雄所见略同,都预见了未来万物互联时代的无限想象空间,提前布局物联网时代操作系统。

安卓系统基于开源的Linux内核研发,在底层Linux内核基础上发展出了安卓开放源代码项目(ASOP),两者构成最初的安卓系统。后谷歌为增强对安卓系统的控制,发展了谷歌移动服务(GMS),并不断将很多原本安卓APP的功能集成或者以谷歌应用代替,比如谷歌搜索、谷歌音乐、谷歌地图等等,最终形成了今天通过GMS事实上掌控开源操作系统安卓的局面。也就说,完整的安卓系统包括Linux内核、ASOP与GMS三大部分,前两者属于开源,后者属于谷歌。

+6
+5
+4

尽管谷歌通过GMS实际上在除中国以外的市场扼住了安卓系统的命脉,但安卓系统的碎片与臃肿导致其体验与IOS差距不小,一直以来令谷歌头颇为疼,中国的各类UI更是谷歌的“法外之地”。因而,外界猜测谷歌秘密研发新一代操作系统Fuchsia,目的就在于替代安卓系统,以解决安卓系统的碎片化与臃肿问题统一系统体验,当然谷歌的统治力将更上一层楼。目前谷歌官方对于这一猜测未做任何回应,但无论是否替代安卓,作为谷歌打造的未来物联网时代操作系统,与同样微内核、面向物联网时代的华为鸿蒙操作系统都是竞争对手。

传统上安卓系统APP为APK格式,APK即Android Package的缩写,也即安卓安装包,基于ZIP压缩包格式。AAB即Android App Bundle的缩写,也即安卓应用程序包。用字面意思来说,APK是APP安装包,AAB是APP包,谷歌声称AAB格式APP上传谷歌应用程序商店后,将由谷歌根据使用设备自行生成APK安装文件,相比大而全的APK安装包AAB格式APP体积将更轻盈,并将因个性化优化提高安卓APP的体验。AAB格式APP还允许用户免安装使用或仅下载部分功能,类似于小程序、轻应用。

当然,基于AAB须由谷歌应用程度商店转化为APK安装包,AAB格式APP将仅能在谷歌应用程序商店下载使用,也就是说AAB格式APP必须获得谷歌认证才能在安卓系统使用,谷歌对安卓系统的控制又提高了一截。按照谷歌的计划,2021年8月起所有上架谷歌应用程序商店的APP都将是AAB格式,此前已经上架的APP不受影响。这对兼容安卓系统可以运行APK格式APP的华为鸿蒙操作系统影响如何呢?

华为鸿蒙操作系统或者说Harmony OS 2.0,大致可以分为两大部分,底层是微内核的Open Harmony即华为已经赠送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的鸿蒙开源操作系统,中层是兼容安卓系统运行层,上层是类似于GMS的华为移动服务(HMS)。也是因为如此华为鸿蒙操作系统中存在ASOP,也正因为ASOP的存在华为鸿蒙才能运行APK格式的安卓APP,这也是鸿蒙操作系统发展初期的不得已之举,据统计目前鸿蒙专属APP仅30个左右。

在谷歌以ABB格式取代APK格式后,对于华为鸿蒙操作系统而言,考验的恐怕就是方舟编译器了。华为曾宣称方舟编译器一次编译可在多个平台运行,谷歌应用程序商店能够将AAB格式APP自主编译为APK格式,那么华为方舟编译器是否也具备这样的编译能力,甚至更进一步编译为鸿蒙格式APP的能力呢?似乎谷歌此举反而为华为指了一条明路,开发者将开发测试完成的APP上传华为应用程序商店,华为应用程序商店在云端将APP编译为鸿蒙APP,或者至少是鸿蒙兼容的APK格式。

当然,在这一转化过程中是否涉及知识产权问题不得而知,但对鸿蒙而言知识产权问题是发展壮大过程中必须跨越的坎。不过,谷歌如此处心积虑增强对安卓系统的控制,恐怕难逃反垄断调查,谷歌应用程序商店、GMS目前都面临反垄断调查,苹果IOS禁止侧载应用程序也正在被美国政府调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