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国家治理基石 中南海聚力基层的三重深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以“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夺取政权72年之后,中共开始聚力加强基层治理现代化。7月1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意见》(简称《意见》),设立5年、10年两大目标。此文件可以视作中共推进基层治理的纲领性文件,与之前公布的推进乡村振兴的文件,共同构成了中共对基层现代化的顶层设计。

这份5,600余字的文件,以“基层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石”为开头,足见中共对此的重视,可谓兹事体大。站在中国第五个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视角,包括广阔农村在内的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无疑是中国现代化目标,乃至国本的关键一环,这是中国现代化必然需要迈过的关口。

2021年6月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青海考察调研。当天下午,习近平考察社区加强基层党建、完善基层治理等情况。(新华社)

那么,该如何理解这份4月28日就已通过,7月11日公布下发的文件呢?

首先,这是一份全面重塑基层治理体系的纲领性文件。

上述《意见》内容包括总体要求、完善党全面领导基层治理制度、加强基层政权治理能力建设等7大部分,以及27个细节条目。其中“指导思想”,即目的是为了“建立健全基层治理体制机制,推动政府治理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提高基层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

设置的主要目标包括:力争用5年左右时间,也即2025年,建立起党组织统一领导、政府依法履责、各类组织积极协同、群众广泛参与,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基层治理体系;力争再用10年时间,也即2035年,基本实现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国特色基层治理制度优势充分展现。

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中共对于基层治理体系的一次全面的重新打造,从中不难看出对此前基层治理倾向上的调整。从文件内容来看,在基层治理上,中共不再强调扩大基层选举等民主尝试,转而强化党对基层组织的“全面领导”,增强组织动员能力。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经济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基层治理的问题也十分突出,比如贿选,基层官员涉黑问题等。

上述《意见》在“健全村(居)民自治机制”章节明确强调,“强化党组织领导把关作用”,对村(社区)“两委”班子成员资格进行联审,防止“政治上的两面人”,受过刑事处罚、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恶及涉及宗族恶势力等问题人员,非法宗教与邪教的组织者、实施者、参与者等进入村(社区)“两委”班子。

其次,这是一份事关习近平时代一号工程的协同性文件。

中国官方年初发布2021年的“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对于乡村振兴战略和农业农村现代化进行顶层设计。文件指出要“举全党全社会之力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这表明乡村振兴已然成为习近平时代中共的真正意义上的“新一号工程”。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会上说,从民族复兴战略全局看,民族要复兴,乡村必须振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也被写入了中国“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开始成为中共接下来的农村工作战略中心。按照中共之前的部署,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将分三步走: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

回看最新《意见》的目标时间线,2035年也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其目标是:基本实现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国特色基层治理制度优势充分展现。虽然中国的基层治理并非单指乡村,还包括城市中的社区治理体系,但中国的农村人口都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按照户籍计算,中国乡村户籍人口占比为55.62%,人口总数高达7.78亿人,占中国人口多数。而且,相对于城市社区体系的更趋现代化,乡村治理体系亟需进行“补课”。因此,乡村治理依然是中国基层治理的重中之重。

上述问题提出:乡镇要围绕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等任务,做好农业产业发展、人居环境建设及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留守老人关爱服务等工作。

留守儿童问题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乡村十分突出的问题。图为2018年11月14日,四川凉山,放学时分,幼儿园的孩子排成一队等待解散,他们大多为留守儿童。(视觉中国)

其三,这是一份事关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关键的顶层设计。

这份旨在加强中国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指导性文件,是对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建设的顶层设计。可以看作是第五个现代化——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向下延伸。正如文件开头所言:基层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石。只有“夯实国家治理根基”,中国才能实现现代化。基层治理与每一个中国人都息息相关,中国的现代化绕不开基层治理的现代化。

事实上,在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上,中共不是现在才开始推进。熟悉中国政治生态的都知道,中国基层官场腐败行为在中国一度屡见不鲜,尤其是县市一级地方,往往存在“吃拿卡要”成风,尸位素餐见怪不怪的常态,在中共十八大后的强力反腐和整风运动,中国的基层政治生态已经发生肉眼可见的变化——各地建立的政务大厅方便民众办事,各地市长热线也畅通了民众维权渠道,这些确实让民众感受到了地方政治生态和基层治理向好的转变。此次有关基层治理体系的重塑,是一次更深层次的推进。

另一方面,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的发展,政府和民间在积累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实力和财富的同时,中国的社会也积聚了空前大量的社会矛盾,诸如城乡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日益突出等,如果基层治理体系不能发挥重要作用,甚至出现问题,那么势必影响社会稳定和发展,所谓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也就成为无本之木。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与普通民众打交道最多的官员就是基层政权中的工作人员,在民众的心目中,这些人就是“党和政府的代言人”,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关乎执政党中共和中国政府的形象,影响执政党在民众中的形象,最终影响到整个国家的官民互信。因此,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遏制权力的傲慢至关重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