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元老|李瑞环:政协岂止“拍手” 64岁早立遗嘱为哪般[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导言:中共政治局常委是中共最高权力机构的核心成员。在位时,他们的身影经常在电视上出现,他们的名字几乎天天见诸报端。退休后,他们深居简出,罕见的公开露面,一直被视作某种政治姿态,吸引众多媒体关注。中共退休常委共有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等18人,平均年龄超过82岁。他们已被写入中共党史。在中共建党百年之际,多维新闻刊发系列文章,还原这些中共元老的家庭出身、仕途起伏、执政经历与外界评价等,以飨读者。

参与人民大会堂施工时期的”木匠“李瑞环(左三)。(Reuters)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因早年从事木工工作而被戏称为“木匠”,李瑞环本人一点也不以为意反以为荣,还曾作长诗《木匠》——“工人握锤把,农民扶犁耙。学生用桌椅,商店要台架。衣食住行用,样样不离他……”。从小木匠到国家领导人,李瑞环的经历堪称传奇。1987年,时任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的朱镕基首次外放前往上海任职时,还曾专程向时任天津市委书记兼市长的李瑞环求教。

点击链接关注专题|台前与幕后:聚焦备受瞩目的中南海政坛老人

从北漂工人到团派新星

1934年李瑞环出生于天津宝坻区一个农民家庭,在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中年纪倒数第二,仅次于作为接班人的胡锦涛,2003年于全国政协主席任上退休时也不过68岁,在中共党内也算年轻了。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上卸任政治局常委后,李瑞环在同月举行的九届全国政协第十九次会议闭幕会上向与会人员做了告别讲话,并被其《务实求理》一书收录作为代序。

在告别讲话中,李瑞环讲述了自己的经历。“我出生在农村,小时候在老家拉过犁,种过地,赶过车,织过布,许多农活都干过。我大概14岁开始织布。我记得那时我的个儿小,织布的坐机板高,脚够不着,家里还专门为我做了一个凳子。……我没读过几天书。大家看我的简历,没有专门上学的经历,不像其他中央领导同志,哪年中学,哪年大学,哪个国家留学。说我是上了6年小学,实际上由于家境贫寒、要干很多农活,那6年学也是断断续续。”

17岁时,李瑞环就到北京打工,当起了“北漂”。一次偶然的机会,李瑞环去给木工班扫刨花,被木工工长王锡田看中让他学了木匠,后成为北京市第三建筑公司的普通工人。恰逢中共新政权建立,国家百废待兴,正是建筑行业大展宏图之时。1958年,时任国务院城市建设部部长万里调任北京市委书记处书记、副市长,主持为国庆十周年献礼的包括人民大会堂、北京西站等在内的“十大建筑工程”,李瑞环所在的北京第三建筑公司参与的是人民大会堂的建设。

在人民大会堂的建设中,李瑞环通过自学数学知识,钻研出了一套木工简易计算法,解决了木工“放大样”的问题,其担任队长的“木工青年突击队”成功地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8天内制作了一段200米长的屋顶外檐模板。李瑞环由此脱颖而出,1960年登上《北京日报》并当选劳动模范,因为行内“放样技术高不可攀,不放大样除非鲁班”的俗语,李瑞环被誉为“青年鲁班”,1965年上映的电影《青年鲁班》就是以李瑞环为原型。在当工人的15年里李瑞环搞了100多项技术革新。

前中国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1958年调任北京市副市长主持为国庆十周年献礼的“十大建筑工程”由此与李瑞环结缘。图为1981年万里在人大会上。(视觉中国)

与此同时,为弥补知识不足的缺陷,从1958年开始李瑞环进入北京建工业余学院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学习,白天在工地干活,夜晚骑一个多小时自行车到颐和园上学,这样一坚持就是六年。晚上为了不影响其他人休息,只能到工棚外路灯下学习。“夏天比较好办,冬天只好穿上棉袄、大头鞋,戴上口罩,到路灯底下去学习。算计时间,节省时间,合理利用时间,成了我一生的习惯。对我来说,从来没有无用的时间,包括零碎时间”,“我这一生为学习吃的苦实在太多”。

也正因为李瑞环在人民大会堂建设中表现突出,与负责“十大建设工程”当时几乎天天到工地“监工”的万里成了忘年交。1965年,李瑞环出任北京建筑材料供应公司党委副书记兼北京建筑木材厂党总支部书记,由工人身份转为干部身份,跨越了很多人一辈子都难以跨越的鸿沟。文革中,造反派揪斗主管城市建设的万里时,李瑞环与曾经同为北京三建职工、劳动模范后官至北京市常务副市长的张百发一同陪斗,两人被视为万里手下的“哼哈二将”。

文革中,尽管李瑞环受到冲击,但也没有放弃对木工家具的热爱。文革下放期间,他重操旧业,用扫大街捡来的树杈和别人不要的劈柴做材料,手工拼接成沙发、餐桌、凳子、写字台等26件家具。由于当时材料有限,一件家具用800多块劈柴手工制作而成,后来李瑞环将这些家具捐赠给了北京紫檀博物馆。2013年在广州举行的“紫檀的奥秘——中国紫檀博物馆馆藏珍品特展”上,就展出了李瑞环在文革期间用劈柴制作的家具,以及在天津市任市长期间利用业余时间手工制作的家具。

李瑞环文革下放时期制作的家具曝光(点击查看大图):

+2

1971年李瑞环恢复工作,历任任北京建筑木材厂党委书记、北京市建筑材料工业局党委副书记、北京市建委副主任兼市基建指挥部指挥。文革结束后,时任北京市建委副主任兼市基建指挥部指挥的李瑞环,因与时任中央党校副校长胡耀邦比较熟,加之中央党校刚刚恢复校舍破烂不堪,经常被叫“去党校干这弄那”。据李瑞环披露,由于工作较忙无法顾及中央党校的事,胡耀邦便通过中组部下令李瑞环到中央党校学习,实际上是半工半读。不过,厅局级干部由中组部下令上中央党校实属特例,令李瑞环的同事猜测不已,认为是提拔的前奏。

1979年,45岁的李瑞环调共青团中央任职,次年出任书记处书记、全国青联副主席,其办事能力很受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青联主席胡启立欣赏。1980年胡启立升任天津市委书记、市长,次年李瑞环就前往天津任职,升任天津市委常委、副市长协助胡启立。1982年胡启立升任中央办公厅主任后,李瑞环接替胡启立出任天津市委书记、市长,成为封疆大吏主政一方,时年48岁。(注:当时设有第一书记,时任天津市委第一书记为陈伟达。)

李瑞环伯乐之一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胡启立。六四事件后胡启立被贬,直到1998年才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恢复副国级待遇,时任主席是曾经的下属李瑞环。(视觉中国)

主政天津引来朱镕基讨教

从1981年担任副市长到1989年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李瑞环在天津待了八年,如果说此前李瑞环是受到万里、胡耀邦、胡启立等人赏识,那么在天津的一番作为则令其进入邓小平的视野。1980年代,如果说深圳是南方改革开放的窗口,天津则是北方地区改革开放的窗口,1984年设立的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是中国首批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之一。1986年邓小平视察天津时,对天津的工作极为满意,对李瑞环也颇为欣赏,“你在天津的呼声不错呀!”

在搞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的同时,李瑞环尤其重视民生,后来被总结为独具一格的“老太太哲学”——“你讲那么多没有用,老太太要求的是煤气点火就着”,强调不空谈道理、务实敢干解决问题。通过推行引滦入津工程,缓解了天津市民吃水难的问题,通过建设城市交通干线让居民出行顺畅。天津有名的五大道也是在李瑞环主政下得以修整,五大道之名就源于李瑞环修整天津老街道时划定的“成都道——南京路——马场道——西康路——贵州路——再到成都道”五条街道的范围。

1982年参加引滦入津工程义务劳动的李瑞环(右一)。(Reuters )

另据《朱镕基上海讲话实录》一书披露,1987年朱镕基首次外放出任上海市委副书记时,面对问题重重的上海特地向李瑞环请教如何打开局面。“李瑞环同志认为,干好工作很重要的一条是要振奋人的精神,增强人民的信心……否则,干什么都没有人响应。”从城市建设入手难度大,也不具备经济条件,请教李瑞环后朱镕基便以副食品供应作为突破口,成功地打开了局面。

1986年学潮时,李瑞环对天津高校学生讲话:“从国内来讲,折腾会影响四化的进程,折腾不符合人民的意愿。从国际来讲,支持我们的人,希望中国富强,担心我们再折腾;敌视我们的人,害怕中国发展,希望我们再折腾。”李瑞环的讲话受到邓小平的表扬,在与胡耀邦等人谈话时,邓小平就指出“李瑞环在天津的讲话也不错,正因为态度鲜明了,给积极分子鼓了气,中间群众才能站起来。领导态度坚决了,就闹不起来了”。

与此同时,据《天津改革大事记》记载,1989年六四事件时,时任天津市委书记兼市长的李瑞环在天津普教工作会议上宣布,“今年天津高等院校毕业的天津籍大学生,如果有分配不出去的,天津统一包下来。他还希望在校的大学生安心学习,将来尽可能让他们去从事所学的专业”,也算为大学生的前途托了底,妥善安置了大学生。

最年轻的政治局常委

1989年六四事件后,李瑞环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成为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之一,主管意识形态和统战工作,时年55岁,是当时最年轻的政治局常委。李瑞环顶住了党内保守派要求“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压力,主张意识形态要“宽松和谐的环境”,被视为中共又一位思想开明的领导人。李瑞环之所以如此,源于其务实的作风,可以用他后来讲的一段话作为注脚:“我向来不赞成随便划分‘左’、‘右’的做法。一般的是非问题不能说左和右,是什么就是什么,何况现在许多问题到底怎么看还在实践、研究过程中。”

1992年中共十四大选出的新任政治局常委江泽民、李鹏、乔石、李瑞环、朱镕基、刘华清、胡锦涛(从左至右)亮相。(Getty)

1993年李瑞环出任全国政协主席,已经退休的邓小平去信李瑞环,“政协很重要,有许多工作可做,你的人缘还不错,搞统战工作这点很要紧”。在邓小平的鼓励下李瑞环走马上任,“好人缘”也确实给李瑞环的工作带来了很多便利,结交了很多朋友。担任政协主席之初,中国社会上流传着一句顺口溜“党委点戏,政府演戏,人大评戏,政协看戏”,类似于后来的“党委挥手,政府动手,人大举手,政协拍手”,直指政协无权无势的现实。

李瑞环则引用邓小平的“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继续需要政协就有关国家的大政方针、政治生活和四个现代化建设中的各项社会经济问题,进行协商、讨论”相应,积极鼓励政协委员参政议政,并提出了“尽职不越位、帮忙不添乱、切实不表面”的政协工作新思路。李瑞环十年政协主席任内,政协在中国政治生态中的地位与存在感大大提高,以至于当他离任时媒体称“中国政协的李瑞环时代”宣告结束。

2002年,68岁的李瑞环在中共十六大上卸任政治局常委,次年卸任全国政协主席退休。由此开始中国政坛流传出所谓的“七上八下”潜规则,即政治局委员与常委在换届时,年满67岁留任、68岁退休,李瑞环即是因年满68岁退休。在九届全国政协第十九次会议闭幕会上的告别讲话中,李瑞环深情地讲道:“我这样一个农民的孩子,一个普通的木匠,能在领导岗位工作这么长时间,能被提拔到这么高的职位,是党和人民培养的结果,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产物。有人说这是空前的,即使不会绝后,起码也是少有的。”

一个老共产党的遗嘱

退休后的李瑞环将更多的精力倾注到个人爱好与捐资助学上。李瑞环酷爱京剧,据京剧名家、“四小花旦”之一张君秋之妻谢虹雯回忆,当时李瑞环是全国有名的劳动模范、学习毛泽东思想的典范,因而经常被请去北京工人俱乐部讲课。讲课后,工人俱乐部为表示感谢要给李瑞环报酬,李瑞环则表示别的都不要,能在工人俱乐部免费看戏就行。当时工人俱乐部每晚都有京剧演出,马连良、张君秋等北京京剧团名家的戏票价格不低。

文革后,同样酷爱京剧的老领导万里调任安徽省委省委第一书记,临行前特地嘱咐李瑞环要对张君秋等京剧表演艺术家多加照顾,帮助落实政策。一来二去,李瑞环与张君秋等京剧名家熟识,经常去看他们排戏,发现排练中一些文字不通顺不合理,李瑞环就帮忙查阅历史资料,理顺文字力求完美,还帮助他们纠正戏中的历史、生活、语言、文字等方面的错误。“来的次数多了,后来他就随便来随便走,我们也不跟他客气了。有时候他给我们打电话,问我们在哪儿,他过来。他每次来我们家,赶上什么吃什么,来了坐一会儿,聊会儿天,买点包子、拌个黄瓜就能吃一顿。很快我们的关系就走得很近了。”

2015年已经退休的中共领导人李鹏、朱镕基、李瑞环(左起)出席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观礼。 (中央社)

李瑞环主政天津期间,受张君秋曾拍摄京剧电影启发,有鉴于老艺术家凋零“艺随人走”,提出了京剧“音配像”。即为京剧名家保留下来的唱片配上画面,以利于京剧的传承,改变传统的口传心授模式,同时也趁一些老艺术家仍健在,把濒临失传的优秀剧目抢救、保留下来,避免一些京剧精品沦为绝唱。京剧“音配像”工程完成时已是2004年,李瑞环已经从全国政协主席任上退休一年有余。此外,李瑞环也酷爱足球,主政天津期间每次天津队的主场比赛必到场观看。

退休后,李瑞环还热心公益,在家乡天津宝坻区创立了桑梓助学基金会,前后向基金会捐资三千多万人民币用于资助贫困学生。实际上,从1996年开始李瑞环就以“‘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名义通过天津市教委资助贫困大学生,并要求天津市教委严格保密。“一定要替我严守秘密。若实在推不过去,就说是‘一位老共产党员’。”后在接受资助的大学生一再要求下,直到退休后的2004年李瑞环才与他们见了面。

在那次座谈会上,李瑞环在述说捐资助学原因的同时,还特地向学生们解释了资金的来源:“这个钱不多,来源有几个部分,我要说一下,要不然容易造成误解,这么大的官弄点钱还不容易?像那些贪官一弄就弄几千万。第一,我写过两本《为人民办实事随谈》、两本《城市建设随谈》,还有一本《少说空话多办实事》的册子,我还发表了若干篇文章和讲话,还有给京剧团改过若干个剧本得到的奖金,这是这个钱的主要来源。第二,在中国公务员里我算是工资最高的,由办事员、科员、科长、处长开始说,说到底就到我这儿了。

李瑞环与大熊猫的合影。(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官网)

“我每年从工资里拿出固定部分来资助经济困难学生,就当我没当过这个官,没赚过这些钱。第三,我的两个儿子及儿媳工作还可以。每到我的生日他们都想尽孝,每逢过年都想给我送点礼。我就找他们正式谈判,你们想送我东西,值多少钱,都变成现钱,把原来买东西的钱都变成定数。收入好的,每人一万;收入差点的,每人五千。此外我老伴儿的工资拿出一半也用在了这里。我跟我孩子们讲,尽管你们的钱很有限,但要让你们懂得这个道理。”

而据李瑞环老部下曾任天津市委秘书长的方放披露,早在1998年李瑞环就立下遗嘱,并将遗嘱信转交时任天津市委书记张立昌。遗嘱中说,他对天津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他身后的事要委托天津办理,他逝世后遗留下来的东西孩子们都不继承,全家商量好了,统统变现资助天津贫困学生。方放当时很不理解,李瑞环当时不过64岁,“身体又非常好,急着立遗嘱干什么?”李瑞环答以:“不少人的遗嘱都是在弥留之际立的,很难真实体现本人的意愿。我现在头脑清醒,天津熟悉我的人也都在位,正好把我的心愿告诉他们,如实记录在案。”

附:李瑞环诗《木匠》

工人握锤把,农民扶犁耙。学生用桌椅,商店要台架。衣食住行用,样样不离他。负箱携具千万家,甘霖播撒满天下。

锛凿刨锯斧,般般汗水煮。大材要做小,小料需贴补。弯曲刮平直,平直刻凹凸。终日不离屑和土,一生遭受千刀苦。

竭诚高屋脊,平地妖风起。魍魉兴魔师,九州遭劫袭。是非被颠倒,世人皆发指。哀吼之声惊寰宇,千古奇冤须平洗。

人生共几何,骨肉皆粪土。汗血滴柱石,大厦存千古。功过谁评说,后生定先祖。劝君莫论一时遇,九泉之下看荣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