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难逃宿命的薄熙来旧部与中共官场倒查20年风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9年前的2012年7月25日,曾经担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在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被提起公诉,从而揭开了一场掺杂了“政治阴谋”和“狗血剧情”的中共政治大案。在薄熙来被调查期间乃至薄熙来案件落幕之后的数年间,重庆政坛几经震荡,坊间数次猜测有薄熙来“文胆”之称的徐鸣或难逃薄案牵连,结果徐鸣不仅令人意外地从重庆调至中央,且平安退休。就在薄熙来案件已经淡出人们视野,徐鸣也几乎被人遗忘之际。2021年7月13日,中纪委忽然宣布,已经退休的徐鸣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

薄熙来主政重庆时期,大力推行唱红打黑,徐鸣被认为是此项运动的策划者。(路透社)

熟悉中共政情的人们应该还记得,中共十八大之前几年,已经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薄熙来在重庆政坛唱红、打黑、搞经济,可谓风生水起。当时就有多家媒体报道,薄熙来在重庆“文有徐鸣,武有王立军,经济有黄奇帆”,形成一个“三角智囊团”。

曾经担任重庆公安局局长,被媒体称为“打黑英雄”的王立军从辽宁政坛就追随薄熙来,并在薄熙来调任重庆市委书记(2007年11月30日)半年多后的2018年6月就调至重庆。2012年2月,因为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毒杀尼尔·海伍德()案件,被薄熙来掌掴的王立军逃亡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从而引爆薄王事件。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被中共官方宣布解除重庆市委书记职务,同年4月10日被停止中共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职务,接受中纪委调查。

被认为颇具经济才能的重庆市长黄奇帆在薄熙来案件后继续担任市长至2017年年初,后进入中国政协并退休,并一直活跃在中国的经济圈,时常发表自己对中国经济走向的看法。

中纪委2021年7月13日消息,徐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微信@人民政协报)

一手策划了重庆唱红歌,并被外界视为薄熙来“智囊团”中的影子人物徐鸣,同样和薄熙来渊源颇深。2003年3月,中国国务院机构改革,当时的中国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简称经贸委)不再保留,只能分别整合到新设立的中国的国务院国资委、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商务部等部门。2003年6月,徐鸣由中国国家经贸委对外经济协调司副司长,转任中国商务部市场体系建设司任副司长,后又任市场体系建设司司长、综合司司长等职,并和2004年2月调至中国商务部的薄熙来产生交集得到薄的赏识。早于王立军两个月,徐鸣2008年4月就被调任至重庆,担任重庆市委副秘书长。2010年12月“经中央批准”,徐鸣升任重庆市委常委、秘书长。2011年12月,徐鸣任两江新区党工委书记、兼任管委会主任(副省部级)。

薄熙来落马后,徐鸣曾被认为会是首当其冲的清算对象。2012年3月15日,时任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和受命临时掌管重庆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一起坐镇,召开重庆全市领导干部大会,宣布了中共中央对薄熙来的免职决定。

有媒体认为徐鸣缺席该次会议,因为当时新华网及重庆市委官网的重庆市委主要官员名单中,只有徐鸣一人既没有照片亦无简历介绍。不过2012年3月17日的《重庆日报》报道,前一天徐鸣在两江新区副处级以上党员领导干部大会上曾公开表示,“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坚决与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在以张德江为班长的市委的坚强领导下……以坚强的党性和务实的作风,全力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2012年6月重庆市委常委换届,徐鸣未能连任市委常委。2013年2月25日重庆市政府常务会议决议免去徐鸣的两江新区管理委员会主任职务,并于当年3月1日发布公告。3月4日上午,中国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预备会议开幕前,时任重庆市长黄奇帆在人民大会堂东广场被记者围堵,谈及徐鸣去向时表示:“他已经调到北京工作。”2013年3月12日,中国国务院宣布任命徐鸣为国家粮食局副局长。

徐鸣不但未被作为薄熙来“余毒”肃整,还“奉调入京”惊诧了众人。更令人诧异的是,徐鸣还低职高配,保留了副部级待遇。

当然,最令人诧异的是,已经退休大约三年半(按照中共副部级官员60周岁退休的惯例,1958年1月出生的徐鸣应该在2018年1月前后退休)的徐鸣,突然“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外界颇为摸不着头脑的是:徐鸣如果和当年的薄熙来案件有关,不应该拖延至今才被调查,如果和薄熙来案件无关,作为涉及大案险险过关的中共官员,徐鸣理性的选择应该是低调再低调,后继顶风作案也实在不合常理。

2018年2月5日上午,中国国家粮食局举行离退休干部新春茶话会,徐鸣(右二)以副局长身份出席茶话会。(中国国家粮食与物资储备局)

徐鸣最后一次以中国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副局长身份出现在官方报道中,是该机构官网2018年5月4日一篇《新疆自治区粮食安全责任制培训班圆满结束》报道,介绍当年4月20日新疆粮食安全责任制培训班结业。另外,2020年11月17日,2020第三届中国质量合势峰会暨高质量驱动双循环经济发展论坛在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楼举办,徐鸣出现在现场作主题演讲。

另外,近日有媒体猜测徐鸣当初能够从薄案全身而退,应该是有人力保。一种可能是徐鸣是安徽凤阳人,与现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同时在凤阳县插队做知青;另一种可能是徐鸣在调任中国商务部之前任职的中国国家经贸委,该部门是中国前任总理朱镕基的嫡系部门。不过上述两种猜测都太过牵强,一是徐鸣在安徽凤阳插队时,和李克强分属不同的公社(类似于现在中国行政划分中的乡镇);二是虽然朱镕基1979年至1987年间曾在中国国家经贸委的前身——中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任职并官至副主任,但是由此1992至2003年在经贸委任职的徐鸣和朱镕基有什么关系实在是无法令人信服。

徐鸣被官方宣布调查后,中国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党组开会表态:拥护中共中央及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并表示“不论职务高低,不论是否退休,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惩处”。徐鸣是中国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首个落马的副省部级官员,官方暂未公布其受查具体原因。目前可以作出的判断是,徐鸣落马可能和近年中共政坛掀起的倒查机制有关。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已经离职的公职人员在履职期间有违法行为的,不再给予政务处分,但是可以对其立案调查,并依法对其进行相应处理。虽然有如此规定,在中共十八大之前,对于已经退休的贪腐官员几乎都是“网开一面”,鲜有退休官员被查处。即便中共十八大会后有高级官员是退休后被查,这样的官员往往是“窝案”核心,是被“案中案”牵扯出来。

中共十八大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不仅打破“刑不上常委”壁垒,同样也不再容忍中共政坛退休“保平安”潜规则的继续存在。2019年9月修订的《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第十六条显示“实行终身问责,对失职失责性质恶劣、后果严重的,不论其责任人是否调离转岗、提拔或者退休等,都应当严肃问责。”

2021 3月5日,习近平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的审议,谈及反腐是说“账总是要算的”。(新华社)

2021年的3月5日,习近平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曾说,“拿着国家资源去搞行贿受贿、去搞权钱交易,这个账总是要算的。”此前一年,内蒙古政坛展开“倒查20年涉煤腐败”专项行动。

今年6月4日另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中国多个城市的司法机构表示正在审查最早发生在30年前的减刑、假释和暂予监外执行案件,以挖掘过去发生的不当行为。虽然相关报道缺乏直接权威信息印证,不过可以查阅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国国务院办公厅5月20日曾联合发布《关于常态化开展扫黑除恶斗争巩固专项斗争成果的意见》,该文件中有“推动建立健全黑恶势力违法犯罪问责倒查机制”等表述。中共2月开始“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16个督导组分赴各地方,推动“违法犯罪问责倒查机制”。

不论是内蒙古政坛的“倒查20年涉煤腐败”专项行动,还是政法系统要建立的“倒查机制”,这些回溯性调查标志着在中共二十大之前,中共反腐可能掀起在时间范畴上更为广泛的风暴。或许这也是2021年两会期间,习近平为何要意味深长地说出“反腐败永远在路上”的原因。

北京观察专栏稿件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