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需要的是提升议政素质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在2021年7月14日,香港立法会大比数通过立法会议员谢伟俊动议修订《议事规则》的议案。修订后的规则要求议员在立法会及全体委员会会议进行中“须时穿着商务衣饰”。另外又限制法案委员会及事务委员会人数不得多于15人或20人,并且赋予会议主席权力禁止议员滥用程序提出规程问题以及透过扣减日薪来惩罚无故缺席者。部份建制派议员表示,以上修订有助提升议会的议事质素,甚至有人形容其功效将会是“立竿见影”。不过,有关修订尽管可能改善议会“拉布”状况,然而社会公众必然会问的是,单靠改动议事规则真的就能提升议会的议事素质吗?

新一届立法会将于今年12月19日产生,届时将由90位议员继续执行立法会监察港府的任务。社会一直以来都期待立法会出现高质素的议事,议员应该真诚尽责履行职能,透过适切到位的咨询诘问有效地监察港府施政,可惜近几年的现况却是议事质素每况愈下,议员缺席会议导致流会比比皆是,席上发言多数也是流于政治表态,未能真正起出督促官员改善治理之效。

提出议案的谢伟俊议员,是2018年度立法会大会最多缺席投票议员之首。(HK01)

衣饰与罚则非议事重心

今次对议事规则的修改,内容之一是要求出席会议的议员“穿着商务衣饰”,有关安排或许有助在外貌上建立一种“专业形象”。然而,袋巾、领吠、袖口钮并不会令议员自身变得更为高尚,更受尊重,因为议事质素是取决于每位议员对每项政策是否有深了了解,并且愿意采取“急民所急”态度要求政治改善民生。

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香港中国学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平早前接受香港媒体《香港01》访问时指出,“与内地相比,香港官员们毫无疑问看上去光鲜亮丽,不仅上班穿西装、打领带,而且外语和风度都很好,内地基层的官员则显得土里土气,但是比较一下治理能力就知道看人看事不能只看表面。”这种观察其实同样适用于作为民意代表的议员。

至于对缺席会议设置的罚则和限制,其实亦不能够保证议员能够完全遵守。尤其讽刺的是,今次负责提出议案的谢伟俊议员,他本人不仅过去于2018年度立法会大会便是最多缺席投票议员之首,而且还随即在当日下个由谢伟铨提出、郭伟强修正的“改革房屋政策,解决住屋问题”议案投票程序中缺席,这叫人如何相信有关修订能提高其议事质素?

忠诚以外更需实是求是

过去几年,香港立法会无疑陷入令人不忍目睹的乱象。在一方面,不认同港府施政的议员采取“拉布”一类激进手法,引致整个立法会的效率极度低落,单一法案更可以出现审议经年的情况。另一方面,不少建制派议员的提问或发言却往往无法对症下药,不能直斥港府施政流弊所在,而且只能给出一些“见树不见林”的笼统意见,无法针对因循苟且的官员们作出有力质询,这反映出他们背后似乎并未落力钻研时政。

香港社会以至国家期待能入主议会的,不是一群单单只懂替港府护航、得过且过的建制派成员。早前,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一句“忠诚的废物”令部份建制中人尴尬非常,却又无奈地反映那是“国王的新衣”。毕竟一个议会的尊严及市民对于“一国两制”的信心,正正是建基于他们日常生活对相关政治人物的观察。

归根究柢,修改议事规则不是通往“议事素质”的随意门。把对社区民生事务的关注和普罗市民的声音带入议会,才是让一众议员摆脱污名的最佳办法。建制从政者若不改变以往在议会随口胡诌的陋习,遇事就录一两段录音、加上几个喇叭,再派十多个义工在熙来攘往的街市派传单,对于议会以至整个社会绝无多大作用。

香港回归已经进入第25个年头,“一国两制”走到历史的转角位,即将迎来从1.0过渡到2.0的关键。在此关键时刻,议会成员必须实是求是,主动协助改善港府治理社会,而非关注能否透过“商务衣饰”与其他跟议事内容无关的议事规则挽回外间对议会的信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