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六月外贸数据藏玄机 要阳谋不要阴谋美国如何接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7月15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2021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数据。上半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532,167亿元人民币,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12.7%,比一季度回落5.6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增长5.3%比一季度加快0.3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代表经济发展两大动力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与进出口数据也都表现良好。

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1,904亿元,同比增长23.0%,两年平均增长4.4%,比一季度加快0.2个百分点;货物进出口总额180,651亿元,同比增长27.1%。其中,出口98,493亿元同比增长28.1%,进口82,157亿元同比增长25.9%,贸易顺差16,336亿元同比增长25.3%,贸易结构继续优化。经济数据在显示中国经济率先摆脱疫情影响稳中向好的同时,此前中国官方公布的6月进出口数据却暗藏玄机,悄然布局后疫情时代的世界经济秩序。

海陆空立体交通助推中国外贸再创新高(点击查看大图):

+20
+19
+18

2021年3月,隶属于台湾长荣海运的货轮长赐号意外堵塞苏伊士运河,令全球航运中断1月有余,本就运力紧张的海运雪上加霜,全球航运价格暴涨。不曾想,6月全球第三大集装箱码头中国深圳盐田港,因港口职员感染新冠肺炎(COVID-19)暂时封闭,致使港口作业能骤降,本就运力紧张的全球航运雪上加霜。

一个40英尺集装箱跨越太平洋的运输成本从通常的4,000美元至5,000美元飙升至创纪录的18,000美元,货轮需要等待16天的时间才能停靠盐田港,不得不在深圳、香港外海停泊等待。一些出口商为了尽快出口,甚至绕开盐田港用小型船只将集装箱运到外海直接装船。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深圳因疫情启动严控措施,盐田港拥堵重创全球供应链”,分析人士认为盐田港及其他中国港口需要到年底才那能解决航运延误问题。

正是基于深圳盐田港忽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欧美主流媒体都不看好中国6月份的进出口数据。然而,当中国海关总署公布6月出口同比增长32.2%,近4年以来最快时,《纽约时报》的标题是《中国6月出口强劲,盐田港拥堵影响小于预期》,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香港办事处亚洲区经济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认为“中国6月的出口表现‘相当令人赞叹,而且让人不太容易理解’”。

在中国最大港口之一深圳盐田港整个6月绝大多数时间处于关闭状态,中国医疗物资出口已开始趋于平稳的情况下,6月出口暴涨固然令高路易“不太容易理解”,但他敏锐地意识到:“中国出口增加值略高于三分之一的部分可能是价格上涨的反映,中国工厂正在将自身成本的上升转嫁给外国消费者。”

自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欧美各国纷纷放水刺激经济,其中尤以美国为甚,自2019年底至2021年第一季度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膨胀了85%。过去58周内,包括美国宣布的一揽子经济计划在内,美联储和美财政部已经印钞了达30万亿美元的基础货币流动性、资产负债表的购买和各类刺激方案。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放水,全球都得为其买单,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必然要传导到下游产品端。

中国农业资本进军俄罗斯远东地区(点击查看大图):

+6
+5
+4

中国官方公布的6月经济数据显示,当月中国生产物价指数(PPI)和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幅分别为8.8%和1.1%,也就说在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之下,生产端商品价格涨幅8.8%远高于消费端的1.1%,原材料价格上涨在中国尚未传导到消费者端。之所以如此,在于中国政府为避免物价暴涨暴跌的宏观调控,当然也会有消费者对此表示不满,比如新闻报道生产端猪肉价格大幅下降消费端却降价不多。

中国国内物价有宏观调控,出口则是完全的市场经济,更何况中国出口的主力是私营企业,“杀头生意有人做,亏本生意无人做”,在上游原材料涨价的情况下,下游出口端必然涨价。对于中国出口商而言涨价只是普通的商业行为,对中国官方而言却非同一般。

此前,正是中国改革开放重返世界市场,“凭借丰富的劳动力使廉价工业品出口激增”,成功降低了欧美各国的通货膨胀,曾经一度达到两位数的欧美国家通货膨胀率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降至约2%,以至于中国被称为“通货紧缩的源头”。欧美发达国家对此很满意,自1980年代以来由于生产周期性过剩导致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也销声匿迹,欧美资本主义国家似乎进入了黄金时代。

就算是面对输入型通货膨胀,即由美国印钞引发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中国政府通常都会通过种种手段吸收化解,以保障出口的稳定拉动经济发展,持续向世界供应价廉物美的产品。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中国更是祭出4万亿元人民币投资计划,保障了世界经济的稳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是世界经济的稳定器与缓冲器也不为过。也有一种观点指出,继1970年代锚定石油后,21世纪美元锚定的是中国制造,美国通过中国制造实现美元的流通循环。

2008年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推出四万亿投资计划至今仍争议极大。(新华社)

当然,在拉低世界通货膨胀的同时,中国国内因输入型通货膨胀累积了天量货币,中国广义货币(M2)发行量早已是世界第一。也正因为如此,当欧美各国仍在扩张信贷时,前几年中国率先开始去产能降杠杆,就算是在疫情之下也没有如欧美一样放水,在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膨胀85%下中国央行仅扩张了3.14%。当美元因超发走弱时,人民币也并未跟随贬值,反而不断相对升值,这对出口是不利的,中国政府通常都会尽力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

如高路易所说,当中国制造出口开始涨价,将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传导到产品端,即海外消费者身上时,似乎表明中国已不再愿意做世界经济或者说美国的缓冲器与蓄水池,牺牲自己去拉低美国等国的通货膨胀,而是要将由美国等国印钞引发的输入型通货膨胀,通过出口涨价传导出去。6月时,《日本经济新闻》编辑委员西村博之就在日经中文网刊文,担忧“中国将让全球低通胀时代结束”,当时还是基于中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公布,认为“由于中国劳动力减少,‘世界工厂’的工资上涨,将推高各国的物价”,不曾想一语成谶。

与此同时,基于市场经济下价格的充分传导,继5月美国PPI与CPI同比增幅分别达6.5%和5%,创2008年9月以来新高后,6月CPI再创新高达5.4%。按月来统计来看,美国劳工统计局(BLS)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消费价格环比上涨0.9%,创2008年6月以来最大单月涨幅。剔除食品和能源等波动较大的项目后,美国核心CPI的同比涨幅也从5月的3.8%加快至6月的4.5%。可以说,美国面临的通货膨胀压力极大,当中国不再充当缓冲器而是通过出口涨价将通胀输出,美国的压力将更大,是否在经济尚未恢复正轨前加息极为考验美联储的定力。

铁矿石是中国经济永远的痛脚(点击查看大图):

+2

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6月的PPI与CPI涨幅相差7个多百分点,这意味着在中国政府的宏观调控下原材料涨价尚未传导到消费端,也就说涨价成本目前还是由中端的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承担,它们承受的压力很大。在出口涨价的同时,7月中国央行出人意料地降低存款准备金0.5个百分点,预计将投放5,000亿元人民币的流动性,这些资金将引导流入中小微企业以缓解它们的资金压力。

中国央行的降准释放流动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尤其是在美联储为控制通货膨胀加息预期越来越强烈的背景下。英国伦敦金融时报中文网称“中美货币政策‘貌离神合’”,本质上都是为了稳定经济与物价,核心在于中美经济症结的不同,中国面临增长下行的“滞”,美国则是通货膨胀高企的“胀”,合起来就是1970年代令西方色变的“滞胀”--经济停滞、物价高企。但分析人士指出,此举也彰显了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实际上自疫情开始以来中国就没有跟随欧美放水,在疫情开始前就致力于去杠杆。

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新冠肺炎疫情“黑天鹅”之下,美国希望像以前一样只享受美元国际货币之利,却让世界各国承担美元超发之害已经不可能,无节制的超发已经反噬美国。中国选择独立的货币政策,不再缓冲通货膨胀而是传导出去,既有大时代的机遇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过,世界经济今天面临的局面,已经不是美国一家所能解决,而是需要包括中国、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以平等的地位合作解决。否则,未来恐怕将是一个比烂的时代,但事实早已证明中国政府最不怕的就是比烂。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