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所大学“清理”学生会 香港“拨乱”终于轮到高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大学学生会就哀悼七一刺警案凶手致歉,但港大学生会对暴恐行为的同情乃至赞扬反映了香港高校存在的激进暴力倾向。(HK01)

香港多所高校步骤一致与学生会“割席”所传递出的信号不言而喻:在历次香港街头运动中表现活跃的香港高校正在成为新一轮“拨乱反正”的聚焦点。学校不再是学生表达政治倾向的集结地,也没有能力再为冒险行动提供遮蔽。

早前,香港大学学生会评议会对七一刺警嫌犯梁健辉身亡表示“深切哀悼”,并“感激他为香港作出的牺牲”,港大学生会的这一动议随即引发舆论骚乱,不少声音指责这一言论美化暴力,挑战社会道德底线。担任该校校监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公开称针对港大学生会评议会的行为,为这间大学感到羞愧。港大亦作出反应,宣布不再承认学生会在校内角色。

与此同时,香港理工大亦通知,决定新学年起不再为学生会代收会费。这是继香港城大、港大及港中大宣布停止代收学生会会费后的第4所高校。根据香港高校人士的说法,港大宣布不再承认学生会地位,也就意味着学生会从独立注册社团变为民间社团,将无权干预校政,不被允许参加学校各种重要会议及取消投票权。

香港的大学学生在历次街头运动中的身影:

+7
+6
+5

这不仅会使学生会对学生事务的影响力式微,例如香港大学在5月时已停止代收学生会费,不再提供财政管理服务以及接管学生会会址、设施等,这等同于将学生会“连根拔起”。学生会在香港是脱离大学管治的独立学生组织,但在具体的学生事务处理中,一般都会由学校为学生会提供会址、帮忙代收会费等。

不过,香港高校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象牙塔,在历次的香港街头运动中,高校学生往往扮演着最为高调活跃的角色。2019年11月,因修例引发的香港示威活动进入到一个拐点,彼时街头的示威群体开始“占领”高校。从新闻报道来看,一些高校学生在宿舍内自制汽油瓶与港警对峙,校园沦为暴力“战场”。学校秩序大乱,多所大学被迫停课,提前结业。

2020年6月,香港警方公布,在修例风波中被捕的9,216人当中,有3,725名学生,占全部被捕人40.4%,而大专学生和中学生分别占五成半和四成半。

香港高校的“乱”有这个群体所具有的共性根源,也有香港校园的特殊环境原因。关于前者,不过是掌握了新知识,对时代怀有感触与关怀却又缺乏对社会结构与政治现实深刻认识的热血青年,极易被煽动与动员起来;关于后者,则与香港的教育体系、教材施用、教学思维等密切相关 。

实际上,在2019年的修例风波中,香港高校暴露出的问题不可谓不严重,不过治港团队并未急于在此“动刀”,在订立了香港国安法,修改了选举制度,以及清剿了涉危害国安的政治人士之后,方才强调了对香港高校的关注。而这种关注也并未如在其他领域那般强硬,不过开展有关《宪法》、基本法、《国歌条例》及香港国安法的教育工作。

正如林郑所称,教育的政治问题和香港社会整体的政治问题是分不开的,归根究底是“一国两制”的建设问题。因此,香港高校的改进不会立竿见影,但对于公然进行违法活动、鼓动暴恐的激进言行恐怕也不会再掩护于学生身份之下而不了了之。

此番,香港多所大学先后划清与学生会界线,对外宣称的原因虽不尽相同,不过也都是北京强势纠偏治港政策,香港拨乱反正大背景下一个具体投射。而关于国安处介入调查的建议,目前看香港纪律部门仍然持审慎态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