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未来五到十年 台湾“中心思想”会受到中国改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如果观察从2000年后台湾政治与所谓民意演变,直到今日,二十年的光阴不只使两岸关系和国际局势大改变。对比过往,现在的台湾充斥着各种自我矛盾,这矛盾主要是在应对中国大陆。

比如在国际局势,过去台湾历经断交潮,也面对过美国和日本因自身利益不断利用台湾。然而当下的台湾社会一方面喊着民主盟友、自由世界团结起来对抗中国;另一方面当中国与其他国家签订贸易协定,台湾媒体下方的评论往往是“不意外”。

比如在报道中国大陆的层面。一方面可以看到年轻人的社群满屏幕的“中国可能经济崩盘”、“中国山寨科技”,一方面台湾最优秀的人才又不断出走大陆,年轻人也认为这是正常——最优秀的人不会出走去一个随时崩盘的落后国家,台湾年轻世代无疑有些矛盾。

这些冲突矛盾,外界常常焦点放在矛盾层面,然而矛盾的背后,恰是台湾过去的固有认知被一再打破,所产生的。

当前台湾对中国之矛盾情绪,建立在“固有世界被打破”之前提上。(新华社)

许多大陆人至今都还记得几年前“太阳花青年赴陆”新闻在舆论场上火了一把。“太阳花世代”大约是出生于1985年之后到1990年初,这代人从小学、初中、高中的世界观,是围绕欧美的,后来才加入“中国经济崛起”。

但“中国经济崛起”始终是商业媒体、台商、台干口中的“转述”,比较类似众所周知的新闻故事,没有渗透进普罗台湾社会的固有世界中。

而今情况完全不同,当今台湾大学生及更年轻的台湾人,一打开新闻,美国与中国占到一比一的比例。不管两岸关系好坏,民间对于中国的一举一动非常注意,可见今日台湾对中国的重视程度。

而“美国与中国几乎同等重要”,在台湾内部(乃至欧美世界),能真正意识到这个,可能也就是近五年的事情。

也就是说过去那套国际秩序的核心,是围绕美国、欧盟、及其附属他国(比如日本),如今的核心,不小的一部分已转移到中国。

国际秩序之权力变化,旧秩序要过时,新秩序将诞生,台湾及欧美世界越来越有感。

所谓权力变化,不代表从美国独大转到“中国独大”,而是世界以西方国家为中心的情况转移,日益明显。

于是,就会产生种种矛盾情绪。因为台湾过去所熟悉的国际秩序、价值观与信仰,是完全“西方中心”的:研究国际,是“美国主导下”的国际。论民主或政治体制,是“西方主导下”的民主或政治。

近五年人们看中国,这些旧有的认知都开始动摇。

往期回顾:

这种动摇,可能许多台湾人都还没意识到。

比如当前台湾对日本、对欧洲国家的态度,已经围绕着“中国”转。日本政府与大陆政府若有些共同承诺,立刻会说日本亲中(比如2020年2月日本捐口罩给中国);而日本一旦将台湾放到一个稍微重要的位置,立刻又是日本抗中。

也就是说,过去台湾亲日,是普遍共识。但当前台湾的“亲日”与否,是建立在“中国”之前提上。台湾与立陶宛是同样情况,台湾过去根本对立陶宛没有任何认知,但立陶宛送疫苗、且在政治上与中国拉开一点距离,立刻“台立友好”。

这些现象,在过去的台湾,并没有,或是并不如此明显。

若说过去五年,强化了台湾社会“中国确实成为与美国同等重要大国”这一认知,因而动摇了过去的固有世界观,更因此产生了诸多矛盾与“中国病”。讽刺点的说法,就是过去台湾“万事看美国”,现在已经变成“万事看中国”。

那么未来五到十年,若中国仍稳定发展,国际秩序“从西方转移中国”之权力变化不减反增,那么对台湾的政治及民众心态,会同步产生变化。

政治上,当前抗拒统一已经是第一要务,“民主盟友”一词表面上仍会不断强化,然而若美国始终未进一步与台湾签订贸易协议或其他,民众心里对于美国这个“旧秩序的世界警察”、对于中国往后在世界的存在,会更有一定的评估。

届时,台湾社会过往“西方中心”之坚固认知,在中年一代会越来越破碎与虚无,成为口号一般的存在。而台湾更年轻一代中,所谓“围绕着美国与欧洲的世界秩序”,也会越来越被认为“这是上个时代的历史了”。

当然,这些的最大前提,是建立在中国能持续改变自身问题,持续进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