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人权威 普京“专政”使俄罗斯危地重生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就在国际环境风云变幻之际,中俄关系却雷打不动仍决定“永远做兄弟”。海外看世界微信公号7月6日开始推出【宗观俄罗斯】专栏【俄罗斯人和中国人】,集结了俄罗斯莫斯科中俄文化交流中心、海看专栏作家李宗伦在莫斯科学习,生活,工作30年来对俄罗斯和中俄关系第一手观察和思考的结晶,全文共两万多字,将分17次发出。本文为系列文章第十篇,原题《俄罗斯是战斗民族吗》。

6月22日,普京在俄罗斯莫斯科无名烈士墓举行的敬献花圈仪式上,站在第一排俄罗斯二战老兵旁边发表讲话,纪念“二战”80 周年。(AP)

俄罗斯人不仅崇拜神权威,更崇拜人权威。这和西方有很大的差别。沙俄时代如此,苏联时代如此,解体以后还是如此。而且不管你是哪个国家的,不管你是男是女,从维京海盗留利克,到彼得大帝,还有德国女人叶卡捷琳娜二世,格鲁吉亚人斯大林,都被当成神一样的崇拜,仰视称颂,伏地臣服。

电影“列宁在十月”里面有临时政府的官员和外国公使的一段对话,大意是:“给钱给烦了吗?不!是听话听烦了。要土地吗,割去半个俄国好了,但你们要给我们派个人来,一个掌刀的,一个真正的刽子手。”言下之意是不管哪国人,只要是一个权威,能镇压布尔什维克就行。尽管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曾大胆的挑战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Joseph Stalin)的“个人崇拜”,但是这种权威崇拜,或曰英雄崇拜在俄罗斯民族的心灵深处还是根深蒂固的。

西方的“民主”在俄罗斯人的头脑里还是十分淡漠的。现在车臣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完全建立在车臣总统小卡德罗夫(Ramzan Kadyrov)对普京(Vladimir Putin)的“至死效忠”级的个人崇拜上。俄罗斯人“懒得”去关心政治,“懒得”去争取民主权利,有个我崇拜的人替我管好国家就行了,我还落个“清闲”。纳瓦尔尼这些反对派在绝大多数俄罗斯人那里是没有市场的。我有一次在出租车上和司机聊天,说到高官腐败问题,他的回答居然是:“只要把国家治理好了,多住几套房子,多有几艘游艇算什么呀?”“人治”到现在为止还为广大的俄罗斯民众所接受,相比起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Boris Yeltsin)时代的“民主”把俄罗斯弄得一团糟,现在的“专政”倒使俄罗斯危地重生,在国际舞台上举足轻重。普京找回来了俄罗斯人的面子,这使爱面子的俄罗斯人重新拾回了解体以后失去的尊严,重新认为俄罗斯在世界上还是有分量的,做一个俄罗斯人还是值得骄傲的。

普京是一位俄罗斯几代人,各派政治力量,各民族,各种宗教信仰都能接受的领导人,而且他可以把年轻一代和老一代连接起来。当纳瓦尔尼组织反政府大游行时,许多老人走上街头,劝说参加游行的年轻人:我们经历过国家分裂和动乱的痛苦,不想让你们再经历一次了。

俄罗斯人不但崇尚权威,同时对政府强力镇压反政府的游行,普遍认同。正如普京所说诸如“黑命贵”的运动和什么“颜色革命”在俄罗斯这个国家是不会发生的。尤其是黑人,在俄罗斯老实的像猫一样。普京政府是号准了俄罗斯民意的脉搏,一个崇尚权威的民族,需要一个大家崇尚的权威来领导。这也就是现在俄罗斯的政体可以延续的原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