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重拳整治教育双轨制:校外培训机构迎来史上最严监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下,中国校外培训行业总体市场规模约为2万亿元人民币,其中中小学校外培训的规模约占40%,课外上培训班已成为中国诸多家长的“从众”选择。

一方面社会上各类补习班琳琅满目,但另一方面频发的校外培训机构超纲教学、收费混乱、虚假宣传……等乱象也是频生。近期,中国官方机构重拳整治校外培训机构,引发了社会各阶层广泛的关注。

+8
+7
+6

中国校外培训机构的冬天

从中国12315平台投诉举报情况看,2020年全年受理教育培训服务投诉举报15.5万件,占投诉举报总量的8.21%,在服务类投诉举报中排名第4位;2021年一季度,受理教育培训服务投诉举报4.71万件,同比增长65%,在服务类投诉举报中的排名升至第3位。

5月21日,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会议指出,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完善相关法律,依法管理校外培训机构。

紧接着,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6月1日报道,市场监管总局近期对中国规模较大、知名度较高、投诉举报较多的校外培训机构突击开展现场检查,已对作业帮、猿辅导、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哒哒英语、卓越等15家知名校外培训机构处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人民币。

这些校外培训机构违法违规行为的主要特点是“虚构、夸大、诱导”,其虚假宣传多样化、普遍化,主要包括虚构教师资质、虚构执教履历、夸大培训效果、夸大机构实力、编造用户评价等类型,价格欺诈行为问题突出,主要表现为虚构原价和虚假优惠折价。

6月15日,中国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随后再有消息传出,中国将就私人课外辅导行业出台严格新规。

路透香港6月16日报道,4名消息人士向该社表示,中国计划公布比预期更严格的新规定,整顿规模达1,200亿美元的民间教育培训行业,包括对广告设限,以及试行禁止假日期间补习。

其中两名了解相关计划的人士表示,新规旨在减轻学童的压力,并通过降低家庭生活成本来提高出生率。消息人士指出,新规将在北京、上海和其他几个大城市试行禁止寒暑假期间的线上和线下补习。知情人士还表示,将试行的新规可能会使课后补习类公司的年收入减少多达70%至80%。

教育双轨制下的取与舍

“望子成龙”是中国家长的普遍心理,当下内地的个人教育陷入了全面的竞争状态,儿童到成年每一个阶段都弥漫着竞争的气息,谁都不想输在起跑线上,而校外培训机构恰好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学生和家长对教育培训多元化的需求。

虽然高收费、乱收费、退费难让家长苦不堪言,但内地热播剧《小舍得》中为了能让自家孩子顺利进入培训机构“择数班”学习,家长们使出浑身解数的“疯狂”场景,在现实生活中仍在不断上演。

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学校对考试分数的需求过于单一,缺乏多元评判标准,加之部分家长将提高分数的希望寄托在培训机构上,形成了以培训机构为主导的市场。

针对校外培训机构,中国官方一直在出台相应的规范。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作为首个从国家层面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重要文件,它从明确设置标准、规范培训行为、强化监督管理等方面作出了规范。

随着线上培训的不断壮大,中国教育部等六部门在2019年7月又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对面向中小学生、利用互联网技术实施的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活动提出了规范意见。

2020年6月,中国教育部与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印发的《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服务合同(示范文本)》中设专条明确了退费程序、违约责任承担方式等内容。

2021年6月1日起施行的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规定了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学校、幼儿园不得与校外培训机构合作为未成年人提供有偿课程辅导等内容。

更有多方声音呼吁出台校外培训教育专项立法,推进校外培训教育行业持续性规范化的发展。教育是立国之本,从更深层面来看,治理乱象、规范发展最有效的措施是减少源头上的需求,而这需要继续深入推进中国的教育均衡发展,深化对教育评价体制机制的改革,减少对考分的依赖程度。

当下,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是,国民教育中大量优秀的资源退出了教育,全面让位于市场化经营的教育企业。而这种教育双轨制一方面使得国家不再负责国家的职能和义务,另一方面又在庞大资本市场的驱动下,在攀比心理的催化下,攫取着家长有限的经济资源。

但是,社会需要培育人,而不是制造“器”;教育不是商业,教育也不能是商业,过度商业化的教育必然会带来急功近利与唯利是图。当学生变成商品,教育也就失去了其本质,沦为生意,而生意讲究的是成本、效率、效益,注重量化考核和质量管理。

教育的本质是促进人的个性全面发展,使人成为真正的人;教育行为则是复杂的长期的社会实践活动,不能用简单的成本、效益管理办法来管理,以升学率、分数等简单的量化指标来作为评价参数,长而往之带来的负作用巨大。

弗洛伊德说过,庞大的超我结构使得每个人在竞争中最后心灵处于一个全面压抑的状态。让教育回归本质已是刻不容缓的事情,在北大教授渠敬东看来,国家培养的真正人才,应该是有无我之境的,不能只考虑自己的成功,要有对那些伟大的人或事物有敬畏感,要对以往的历史和传统有敬畏感。

重拳整治校外培训机构之际,回归教育的初衷或许更应摆在首位。

(本文原载于《香港01》周报,略有编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