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压反腐整风遭遇软对抗 官场蔓延两大“病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习近平上台近9年,重典治乱,改革吏治,但官僚机器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Reuters)

百年党庆前夕,中共官方披露自2012年秋十八大以来,共453名由中共中央具有任免权的高级官员落马被查,其他因“党内整风”或者牵扯具体案件被处分的各级官员更以百万计……重典治乱、严刑峻法之下,4.2万违法违纪官员主动投案自首,中国官场在近十年内似乎出现一片肃杀之寒。

毫无疑问,习近平上台后,通过高强度的反腐败运动,以及接二连三的党内整风教育,激烈地冲击了中共业已形成的官僚主义体系和文化,党内与国内的靡靡之风有了彻底改观。然而,与之相对的负面效应也不可低估,即不可避免的矫枉过正在挫伤着整个官僚机器的积极性,并形成两种极不正常的官场气氛。

其一,宁左勿右的官僚之风正在泛滥。在这一人群看来,“政治正确”的优先级远高于解决实际问题,凡事动辄立场先行,以确保与上级、与中央的一致性,“只唯上不唯实”,甚至不惜上纲上线,奉行“越左越正确”“越极端越安全”的官场经,营造自己“政治正确”的官场人设;而相反,到真正处理关乎国计民生的具体事务,则惯用简单化、一刀切的处理方式,对民间疾苦漠然处之。

譬如,在当下中国大陆上下推动新冠疫苗接种的“运动”中,为了向上级、中央展现贯彻执行能力,各级党政官员竞相各显其能,以强制或者变相强制的方式,如挂钩父母子女基本权利和福利等相威胁,要求辖区内民众全部接种,以提高接种率,向上峰交代。

除去强制施打疫苗,前些年不少地方官员在扶贫脱困、环境治理、扫黑除恶等重大社会运动中或多或少都体现了这一政治心态。而这一政治心态的“病根”,早在十八大前甚至更早前就已经种下,十八大以来中共所采取的政治动作似乎并没有根本上冲击这一官场“文化”的根基,它反而随机应变,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形态,不仅在一定程度上继续左右各级官员的为官之道加剧负面官场气氛,而且更严重的是,埋下了社会矛盾激化的一个个定时炸弹。

其二,有相当数量的官员标榜“廉洁奉公”,过度珍爱自身羽毛,乃至成为某种“政治洁癖”。这些官员非常在意政治与施政上的正确与清白,容不得半点污渍。有些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提前过起了“寓翁”的生活,尸位素餐、徒费民脂民膏;甚至有些高级官员更是谨小慎微,他们奉行“做多错多、做少错少、不做不错”,自认为前途似锦,只需按部就班,即可规避决策风险。

如果说“宁左勿右”是官场的集体行为,属于一种适应政治形势变化的主动性姿态的话,那么过于爱惜自身羽毛洁净的这一批官员则有着明显个人意念的消极与投机。

其具体表现,不作为,少作为;重程序,少决策;不担责,少签字;相较于“宁左勿右”那套顺水推舟的事情多做,这套文化则更多地是在规避与逃脱本应承担的应尽职责。

不少官员,特别是主政一方的地方实权官员,他们最不愿意触碰的就是冒着自毁前途的风险替他人“擦屁股”。比如一些牵涉复杂利益的社会矛盾遗留问题,上一届乃至更早的前任领导积累的经济发展问题,政府曾支持的重大项目或与企业(民企为主)的商业契约履行矛盾问题,与军队、武警和公安等强力部门退出商业领域前后留下的利益纠葛问题等,还有一些地方领导直接宣告绝不接手有关房地产发展的事宜,在他们眼中这是高风险领域……珍爱羽毛的官员们奉行“拖字诀”,搞踢皮球者有之,搞“击鼓传花”者更大有人在。

而对于社会舆情,他们避之犹恐不及,一旦网上有风吹草动便试图通过以简单粗暴的“禁言”、删帖、雇佣“水军”转移舆论焦点等掩盖真相、息事宁人。而在当下互联网环境下,这往往只能适得其反,造成更大的信息焦虑,激化社会矛盾,令问题的解决更加复杂化。比如5月初成都四十九中学生坠楼事件,当地官方对舆情的反应严重滞后,起初只是考虑不使事态扩大结果迟迟不肯公布事情来龙去脉,导致舆情发展超出预料,又演变成牵涉所谓“敌对势力渗透”话语权之争的复杂案件,真是咄咄怪事!

事实上,这两种官场文化通常不过是问题的一体两面,映射出中共在持续多年整顿官场文化,尚未如其所追求的那样,快速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形成高效、廉洁、自律、文明的官场文化。相反,它因为政治运动的持续打击而衍生出缺乏担当的精致利己主义和自我保护文化。

当然,北京也注意到这种官场风气所造成的“杀伤力”,因此在整顿官场之外还试图通过严明奖惩机制,大胆起用新人、鼓励改革创新来激发整个官场的活力。早在中共十九大的第二年即2018年5月份,中共即发出《关于进一步激励广大干部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意见》,要求“充分调动和激发干部队伍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建立健全官员使用的容错纠错机制,改革考核措施,宽容那些在改革创新中犯错误的官员。不过,从整个官场风气来说,其效应似乎远没有发挥。

事实上,早在毛泽东执政时期,毛泽东便对逐渐等级化的僵化官僚体系发出警告,指责中共的官僚机器正在脱离群众,孕育出一个个充斥着特权阶层的“封建衙门”。最终,这促使他极端地采取不断斗争的方式来使得整个官僚阶层处于时刻紧张的状态,甚至在“文革”中一度决定将其彻底抛弃,以群众运动的方式亲手毁掉自己建立起来的一切。

如今的中国正处在全面转型的历史关头,具体到官场,经由中共十八大至今的诸多大动作,更是处在大开大合、解构与重构的关键阶段,习近平所要实现的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多维新闻称之为“第五个现代化”)不仅切实考验着官场,也决定着中国是否最终达至民族复兴。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中国政治中的“左”和“右”问题始终是难以绕过的争议,中国的领导层终究需要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做好平衡和把握好“度”。至少,中国当下官场的政治风气已经在清晰地告诉人们:廉洁奉公并不是爱惜羽毛,社会主义不等同宁左勿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