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应思考香港未来的蓝图 吸引港人回流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英国容许香港人在获英国国民(海外)(BNO)护照签证前的酌情安排入境(Leave Outside the Rules,简称LOTR)于2021年7月19日届满,近日香港国际机场可见动身远走英国的港人。大包小包的家档,老中幼几代人“生离死别”般的话别。在7月18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电台节目指出香港仍有大量机遇,并强调港版国安法下,国家安全有了保障。

无可否认,2021年的香港人心浮动,一场“信心危机”正在酝酿爆发。表面上,香港仍然歌舞升平,疫症下楼市、股市依然一遍畅旺。然而,香港人心底里是否已对这座城市失去信心,有经济能力者已经选择卖楼远去,星斗市民亦打算“躺平”应付?而面对这场“信心危机”,港府又是否仍然在掩耳盗铃,忽视了人心浮动的社会环境对香港长远发展的负面影响?

过去香港曾发生的移民与回流原因,值得港府深思。(HK01)

移民与回流 人来人往的城市

林郑表示“回归前后香港经历大转变时,都有香港人不适应或感到焦虑而选择移民”。的而且确,香港长久都是一个人来人往的移民城市。自上世纪50年代起,大量的移民就来到殖民地的香港,并转辗展开了大半个世纪的“移民潮”。1967年香港政局不稳,不少港人遂移居外地,成为了香港早期飘流落魄的一代。

后来,自80年代中英两国就香港前途问题展开谈判起,“信心危机”便笼罩了几代的香港人。时任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在人民大会堂跌倒的一幕,为不少港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后来两国官员的隔空驳火,更是令香港人人心惶惶,香港股市暴泻,港元大幅贬值。及后,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以及香港回归,在启德机场长长的送机人潮又反映了香港人的“信心危机”。

为什么他们走了又回来?

无疑,80年代、1997年来去的一代,后来都曾经因为种种原因而选择回流香港。然而,那些选择回来的人“恢复信心”是因为“信心危机自然解除”抑或见到“有作为”的施政,值得港府的深思。

面对殖民地时期的港人“信心问题”,港英政府一直都采取积极的措施响应相关的问题。1967年港英政府为求挽回人心,采纳了《九龙骚动调查委员会报告书》的建议,举办了多场“香港节”的活动,重建港人对香港的“信心”。与此同时,港英政府继续大力发展香港经济,推动基础建设,例如1972年落成的红磡海底隧道以及十年建屋计划。在港府的推动下,香港在70、80年代,见证经济起飞,百业畅旺的年代。

面对80年代的中英谈判引发以及六四事件引发的信心危机,港英政府亦以经济措施抚平社会的不安情绪。谈判期间,香港股市在两个月间暴泻接近六成,港元大幅贬值,人心惶惶。港英政府遂建立起香港的联系汇率,以7.8港元兑一美元的措施,稳定港人对前景的信心。至于回归初期,香港先后经历亚洲金融风暴,以及非典型肺炎(SARS),香港经济大受打撃,失业率高企。面对低迷的经济环境,港府亦先后积极介入市场,以适切的土地政策稳定人心。

香港应是可安居乐业的城市

“信心危机”不可能无原无故地消失,不同的时代亦面对不同的社会问题。问题是,港府是否有积极地面对深层次的结构问题。

今时今日港人对于香港前景出现“信心危机”的原因固然是错综复杂;然而香港长期以来积累的社会、经济、土地问题却都是众所周知的推动因素。近日,电视台以香港愈住愈细的居住环境,配以导演谷德超以“无明火”为每个夹缝中生存的家庭煮一顿菜,都教无数父母、年轻夫妇或年轻人“无名火三丈起”。几多父母为了帮助孩子两小口子觅一居所而奉上毕生的积蓄;几多家庭又因为租金上升,楼价高企,而推迟那些只是但求恬静生活的人生计划;然而又有几多对情侣因为供楼交租金,日忙夜忙,最终聚少离多,而分手收场。每个香港家庭的日常生活,都竟然可以是赚人热泪、争札求存的故事。如施的社会状况,香港人又怎会不在政治挫折后,打算移民求去?

中国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于7月16日,在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研讨会上,虽以港版国安法一周年为题,却直接地提及香港社会应该是“孩子都能健康快乐成长,学生都能接受良好的教育,青年都有广阔的就业创业舞台、都能去追逐自己的梦想,长者都能颐养天年,全体市民都享有更加幸福安康的生活”。面对港人的“信心危机”,继续把一切理解成普通对环境的焦虑,港府会不会只是仍然活在自欺欺人的谎言中,而未有切实地思考香港未来的蓝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