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元老|曾庆红:助江泽民坐稳中南海 号称“最会做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导言:中共政治局常委是中共最高权力机构的核心成员。在位时,他们的身影经常在电视上出现,他们的名字几乎天天见诸报端。退休后,他们深居简出,罕见的公开露面,一直被视作某种政治姿态,吸引众多媒体关注。中共退休常委共有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等18人,平均年龄超过82岁。他们已被写入中共党史。在中共建党百年之际,多维新闻刊发系列文章,还原这些中共元老的家庭出身、仕途起伏、执政经历与外界评价等,以飨读者。

红二代出身的曾庆红被视为江泽民任期核心幕僚,1997年11月2日,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和已是中办主任的曾庆红(右)在洛杉矶华人社团主办的欢迎晚宴上。(AFP)

他或许是中共退休常委中最具个性、最具争议,传闻最多的政治人物,至今舆论中关于他的资料可谓汗牛充栋。曾庆红,中共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的核心幕僚,仕途巅峰官拜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国家副主席。

这样的仕途顶点要从其红二代的家庭背景说起。

点击链接关注专题|台前与幕后:聚焦备受瞩目的中南海政坛老人

1939年7月,曾庆红出生于安徽泾县,这里并不是他的故乡,只因他的父亲曾山此时正在皖南中共中央东南分局任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曾庆红出生在一个传统的红色家庭,其父曾山1926年便加入中共,在中共中央苏区时与当时的毛泽东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也因此在后来的中共党内的数次路线斗争中都被毛力保。中共建政后,曾山曾任中国商业部部长,内务部部长等。而曾山的哥哥,也就是曾庆红的伯父曾延生,早年是江西吉安地区(曾庆红籍贯所在地)的马列主义传播者、武装暴动的领袖人物,1928年与爱人蒋竞英被国民党杀害。曾山弟弟,曾庆红叔父曾炳生则和曾山一起入党,1927年便被杀害。曾庆红的祖父曾彩芹曾担任中共地下联络工作,三次被捕入狱,后被打死狱中。1961年底,当时已出任中国内务部部长的曾山携妻回乡时曾感慨家族革命往事,并写下“家慈五男二女留独子,先父三难一死为人民”。

曾庆红出生后,因为革命斗争险恶,尤其是皖南事变后国共关系微妙,父母不得不将其送回江西吉安老家,直到1949年中共建政后才一家团聚。

+7
+6
+5

也正是这样的红色家庭为曾庆红步入仕途提供了最基本的跳板,更为他日后步步高升铺展了广阔的人脉。起初,曾庆红“文革”前像很多红二代一样参军,后进入国家部委成为技术员,“文革”期间广东、湖南等地,直到“文革”后才算是踏入仕途正轨。

1979年是曾庆红仕途崛起的关键一年。这一年曾庆红调任中国国家计委主任余秋里的秘书。余秋里是曾庆红的老乡,曾任石油工业部部长,是中共开国中将。2011年,曾庆红在《余秋里回忆录》序言中曾提到,“我和秋里同志都是江西省吉安县人,我的老家永和镇锦源村与他的老家敦厚镇坪里村相距不过10公里,我的父亲曾山与秋里同志,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一直是熟悉的革命战友,并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跟随这位老前辈、老乡,曾庆红转任中国国家能委办公厅副处长,直到1984年离开石油系统,出任中共上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并在这再次相逢其江西老乡,也是其父曾山老部下、时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陈国栋,以及他日后的政治密友江泽民,实现了仕途的快速升迁,在上海火速从组织部副部长一路升为市委副书记。

1989年的“六四”事件是包括曾庆红在内很多人的仕途转折点。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被“钦点”为中共总书记,彼时江泽民带了“一文一武”两个人入京,一个是其在上海的秘书贾廷安,另一个就是曾庆红。贾廷安入京后,便升格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秘书、办公室主任,中央军委主席秘书,而曾庆红则进入中共中枢机构任中办副主任,为当时中办主任温家宝的副手。

日后的事件也说明,江泽民并没有看错,在初入北京问鼎总书记一职后,这位拍档帮他控制局面,尤其是在处理“杨家将事件”中争取邓小平的力挺助其巩固权力基础,并稳坐中南海十余年。在外界看来,江泽民重用曾庆红当然一方面是其秘书出身,处事圆润,政治上成熟,更为重要的是倚重曾庆红家属的政治资源,与曾庆红本人在北京建立的广泛的人脉关系。

+2

在任中办主任之后,1999年至2002年,曾庆红进入中共另一实权部门中组部,全面主导中共十六大人事。其也在2002年从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一跃跻身“九常委”之一,成为建国后首位红二代政治局常委、正国级领导人。

曾庆红与江泽民的互相成就令前者达到了其政治巅峰,然而这种烜赫一时的权势也令他日后备受争议,比如江泽民时代片面重用上海政坛出身的官员,引发外界的任人唯亲和派系批评等。

曾庆红是少有的只做了一届的政治局常委。关于曾庆红退出权力决策层,普遍的说法是年龄原因。不过舆论中流传诸多版本。

退休后的曾庆红并不低调,而是时常占据舆论,尤其是习近平一上台便掀起的打虎风暴,令曾庆红家族时常置于舆论风口。2015年2月中纪委发文《大清“裸官”庆亲王的作风问题》,文章称,庆亲王奕劻工作能力很差,名声也不太好,官运却好得出奇,并直指庆亲王“细大不捐”,大钱不怕多,小钱不嫌少。虽然主流媒体仍较为克制,但一些习惯捕风捉影的声音却已指称中纪委所批的“庆亲王”奕劻就是曾庆红。但多维新闻曾对此发表文章分析,这些说法都太武断。

而曾庆红前秘书施芝鸿也出面澄清,但曾庆红侄女曾宝宝被中纪委“带走调查”,曾庆红儿子曾伟在澳大利亚的巨额财产,曾庆红一手安排的中国国安部副部长马建被查以及明天系被接管等等都让曾庆红一次次被聚焦。

2019年4月,曾庆红携家人回乡,一则曾庆红称赞中共历任一把手的视频广泛流传,视频中曾庆红称赞中共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主席领导得好”。不久前,中共百年党庆大会,曾庆红亦受邀登上天安门城楼,出席庆典。

尽管舆论中对这位高官颇有不同看法,甚至有一些负面的传闻围绕着他,但熟悉中共系统的人士称,曾庆红算得上“最会做人”的官。对于秘书出身,在中办、中组任职过,又归属红二代圈层的曾庆红来说,其早就了然“多栽花,少栽刺”的好处。

或许外界只是从舆论的激浪中看到曾庆红家族传闻的一些片段,其实台上的人,又有谁能避免被用显微镜观察的命运呢?那些毁誉是真是假,也许要经历过时间的沉淀方能更清晰地呈现出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