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郑州旷世暴雨早有预警 但为何仍让人猝不及防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时间7月20日,中国中部城市河南郑州遭遇千年一遇的暴雨,短时间内的强降雨让郑州成为一片汪洋,地铁洪水倒灌导致500多乘客陷入险境,街头抛锚的汽车被洪水冲走,更有民众在洪水中不幸丧生,网络流传的视频记录的一幕幕惨剧,触目惊心。

截至多维新闻发稿时,当地政府通告显示,暴雨引发城市洪涝已经导致12人死亡、5人受伤,而这仅仅是地铁洪水倒灌所致。据信,随着统计数据的更新,伤亡人数可能不止17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必然也数以亿计。

面对突如其来的“旷世暴雨”所造成的灾难和伤亡,有声音开始聚焦郑州的城市治理,以及政府应对危机存在的短板;有人开始质疑,为什么郑州面对预期的灾害,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

暴雨之后,河南郑州一片汪洋(点击浏览大图):

+6
+5
+4

点击链接关注专题|河南暴雨致郑州全城瘫痪

对于此次暴雨,郑州气象局数据显示,该市20日16时至17时一个小时的降雨量达到201.9毫米。19日20时至20日20时,单日降雨量达552.5毫米。17日20时至20日20时,三天的降雨量达617.1毫米。而郑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为640.8mm,相当于这3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量。

有分析指,从气候学的角度来看,郑州暴雨小时降水、日降水的概率,重现期通过分布曲线拟合来看,都是超千年一遇的。

气象部门规定:24小时内降水量超过50毫米为暴雨,24小时内降水量超过100毫米为大暴雨,24小时内降水量超过250毫米为特大暴雨。世界上任何城市,24小时内降雨接近200毫米都会严重积水,而郑州市内19日20时至20日20时24小时降水量超过550毫米,最大降水量出现在郑州尖岗,为696.9毫米。

而德国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的欧洲国家,在自然灾害预防方面经验丰富,但在14日至15日,有气象记载75年以来的最大暴雨中引发德国史上最大洪灾,已造成至少171人死亡,近千人受伤,初步评估损失达20亿欧元。郑州单日降雨量比德国降水量最多的科隆——24小时降水量151毫米——的3倍还多。

事实上,一周前开始,从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到河南省市层面,就开始研判黄淮流域汛情和布置抗洪抢险。7月13日,河南省早早宣布防汛进入“战时状态”。诸多信息显示,从7月17日开始河南省从上到下都已经动员起来,准备迎接汛情的到来。

以省会郑州为例,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此前下发紧急通知称,当前防汛抗灾形势“十分严峻”,决定自即日17时起将防汛二级应急响应提升至一级。根据中国官方信息,洪涝灾害事件按严重程度和影响范围可分为一般四个级别,一级最严重。启动一级响应,意味着当地政府可依法宣布该地区进入紧急防汛期。

郑州地铁遭遇洪水倒灌,有12人因此丧生(点击浏览大图):

+9
+8
+7

但问题在于,此次郑州暴雨是超千年一遇的,一个小时超过200毫米的降雨量更是突然而至,显然不能够苛责当地的应对举措能够做到万无一失,因为这并不是人力所能完全应对的。面对千年不遇的突发暴雨,人类的脆弱性再次暴露无遗。在这种超出人力应对能力的旷世灾害面前,当务之急是各尽其责,尽最大能力救助灾民,减少因灾害造成的各项损失,尽快重建家园并总结经验,而不是苛责于任何人。

不可否认,面对随时可能到来的洪涝灾害,如果在城市治理上有更长远的防洪设计,以及更及时准确地预警,比如地铁在暴雨来临之前停运,或者全市放假一天以应对可能的暴雨,可能暴雨带来的损失,特别是人员伤亡情况会好一点。

在暴雨预警这一点上,曾经在2012年经历过“7·21”特大暴雨的北京,已经调低了暴雨预警的阈值,北京不久前的一场暴雨之前,几乎每个市民都接到了暴雨预警短信,虽然事后证明并非所有区域出现暴雨险情,但这种让全民知晓的预警机制,无疑能够有效降低灾害风险,防患于未然。

但愿河南暴雨之后,中国所有省市都能重视和建立这样的预警机制。

但愿河南灾区不再有人伤亡,尽快渡过难关,重建家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