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犯刑法还是私德败坏 吴亦凡事件都不能“软着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无论是否触犯法律,吴亦凡的演艺生涯已经不适合继续了。(爱奇艺视频截图)

流量明星吴亦凡与都美竹的纠纷无疑是近几天中国大陆网络上最大的流量,其衍生出的各种段子让“全民吃瓜”的景象又一次出现,也有声音在对饭圈文化进行反思,但最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如同很多大陆官媒所说,事情闹到如此地步,已不是单纯的娱乐八卦,而是一起影响重大的法律案件和公共事件。

都美竹对吴亦凡的指控,核心是“迷奸、诱奸”与“未成年人”。这两条都是很重的刑事指控,吴亦凡想必也非常清楚自己面临的绝非明星中并不少见的人设崩塌和退出娱乐圈的问题,所以才在回应中说“如果有这类行为,我会自己进监狱”。但事实究竟如何,还需要法律来判定。

吴亦凡事件中最令人细思极恐的地方在于,“迷奸”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如果事情不仅仅停留在大量饮酒的层面,涉及到神经兴奋或抑制类药物,那就是罪加一等。

就在吴亦凡事件在舆论场上传播最为广泛的7月18日,内媒《新京报》发布文章《“听话水”可随意网购,当纳入“新型毒品”严管》,其中指出,最近几年因为“听话水”“乖乖水”“诱惑水”而引发性侵案件有上升趋势,全国各地都破获了不少类似案件。

所谓“听话水”,是GHB(全名Gamma-Hydroxybutyate)的俗称,具有强烈镇静作用,是一类或者二类精神管制药物,其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都有严格管控。而目前这种药的一种“常见用途”,则是被用来实施性犯罪,女性与未成年群体是主要受害对象。

都美竹“迷奸”的指控,官媒“巧合般”的发文,是否意味吴亦凡涉嫌“新型毒品”?此事的进一步发酵已然令多方密切关注。

即便吴亦凡与“新型毒品”无关,都美竹“迷奸”所指仅仅是以酒精为引,那么吴亦凡通过大量酒精使女性意识丧失,然后再与其发生性行为,只要能有充分证据,极大概率可以坐实强奸罪名。按照中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还包括“强奸妇女多人”等情形,甚至可以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30
+29
+28

都美竹的指控中还提到有“粉头”为吴亦凡物色受侵害对象,如若属实,且“粉头”明知物色对象的目的是供吴亦凡奸淫,甚至如都美竹所说,存在多名未成年人,那么整个链条上的人都逃不脱从重从严的刑事追责。

无论如何,吴亦凡都面临需要严惩的刑责。在事关重大这个意义上,出于对当事人权益的保护,特别是维护法治的严肃性,以及保障社会大众知情权,检察机关等相关部门甚至可以考虑主动介入,进行详尽而全面的调查。

当然,如果都美竹所述的刑事指控最终被证明不成立,甚至涉嫌构成诬陷诽谤,她自己同样罪责难逃。但同时需要指出的是,即便吴亦凡不涉及刑事犯罪,根据事件发酵以来多名演艺界女性的爆料,他在私生活方面无疑已经挑战了大众认知的下限,与社会对公众人物“理应成为公共道德的有力维护者和社会价值的积极引领者”的期望背道而驰。作为粉丝数量庞大的艺人,吴亦凡不仅没有给青少年群体形成示范,反而在社会责任一项背上了天价的“赤字”,他需要付出的代价已经不是解除各种商业合约,而是演艺生涯、公众人物的身份均不宜存续。

中国大陆的一些官方组织对此的态度似乎已有这样的倾向。社交媒体上的图片显示,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日前发布通知,要求与吴亦凡合作的委员要及时止损,正在与吴亦凡洽谈合作的委员要暂停接触;同时,严格执行中国广电总局要求,不为失德演员提供“冒头”机会,对劣迹艺人“零容忍”,“不给歪风邪气以可乘之机”。

上述通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后又被秒删,但分析人士认为,存在这份通知的可能性较大,毕竟伪造“红头文件”是违法行为,不管是否对外公开,“在批号上盖了章就是生效的”。

与吴亦凡类似的例子,可以参考多年前因为“裸照门”而退出娱乐圈的陈冠希。陈冠希当年所涉事件纯属私德问题,与法律不相关(裸照的泄露与传播并非他本人所为),但依然永远消失在中国大陆的演艺界。哪怕时间来到2019年,娄烨导演的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在大陆上映时,陈冠希在片中出演的片段依然会被删的干干净净。这是陈冠希需要为自己当年的行为买的单。而对于吴亦凡来说,他不应该也不配得到比陈冠希更好的命运。

总之,对于吴亦凡事件,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如果涉及的法律问题属实,毫无疑问需要从严论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