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暴雨|灾情报道被指行动迟缓 中国官媒集体失位了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河南暴雨灾害造成至少33人死亡,洪灾背后应急预案和行动遭外界质疑外,中国部分官方媒体的有关灾情的报道也被广泛聚焦。

7月20日,河南省会城市郑州遭遇千年一遇的暴雨,短时间内的强降雨——一个小时降雨量达到201.9毫米,单日降雨量达552.5毫米,让郑州这座黄河沿岸拥有1,000万人口的城市,成为一片汪洋,大片区域浸泡在洪水之中,酿成有人员伤亡的灾难。

+4
+3
+2

伴随着灾情的发生,社交媒体传出令人揪心的视频画面:洪水涌入了地铁车厢,车厢内的水位一度达到人的胸膛;街头抛锚的汽车不断被洪水冲走;民众眼看着有人被洪水冲走只能惊呼而束手无策;有民众为了救助落难同胞连同自己也被洪水冲走……在一段视频中,可以听到一名被困在地铁车厢里的男子说,“像不像拍恐怖片,我的天哪!”

网络流传的视频记录的一幕幕惨剧,触目惊心,成为这场让人猝不及防的灾难的“一手报道”,人们通过社交网络了解河南暴雨,特别是郑州的灾情,中国的媒体,特别是部分官方媒体,被指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陷入了失位的境地。它们因此也遭到广泛的质疑和非议。

在中国聊天平台和社交媒体网站上,一些人质疑郑州市和河南省的官方媒体起初是否淡化了洪水的严重程度。灾情发生后,新闻学教授展江7月20日深夜在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发表了一条评论,抱怨河南省电视台继续播放其常规节目——他称之为“抗日神剧”——而非提供公共安全信息。他发布于7月20日23时05分的微博内容说:“如果各路消息准确,郑州和河南一些地方遭受可能是有史以来难得一见的暴雨灾害。河南省外许多人在关注、揪心。请河南卫视停播抗日神剧,而转为紧急状态,滚动播放救灾新闻。”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河南卫视的官方微博回应称:“收到,已经在协调了,河南卫视马上开始直播,感谢关注。”而此时距郑州暴雨成灾,已经过去3个多小时。对此,有网友跟评质疑称:“你说你一个省级电视台,还要靠网友提醒才想起这个时候应该干什么,还收到,唉。”也有网友称:“你们抓紧!赶紧全屏播消息啊!发挥你们的作用!你们是国家的电视台、人民的电视台!”网友的遗憾、无奈和恨铁不成钢,跃然于言辞间。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以及它旗下的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环球时报》,有关灾情的报道也引发了争议。7月21日,也就是河南暴雨灾情的第二天,有关灾情的消息并未出现在《人民日报》的头版,而是以《抢险救援 各方全力以赴》为标题,看法与第七版,但并未聚焦灾情,而是将报道重点投向救援人员的努力上。对此,有声音指,郑州暴雨大灾未上《人民日报》头版令人遗憾,认为即使从政治方面解读,将“民生”放在核心重要位置是中共的执政理念,郑州灾情与民生息息相关,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人的生活受暴雨影响,《人民日报》作为中国政治的风向标,更应该将重大的民生新闻放在更突出的位置。

更多详情请点击:专题|河南暴雨致全城瘫痪 习近平紧急批示火箭军出动

《环球时报》7月21日虽然头版中出现了《暴雨罕见袭击河南》新闻的图片,但内容则下转第六版。此前一天该报头版大篇幅的《欧洲洪灾肆虐引发深度反思》的报道,也被网友拿来作比较和揶揄。甚至有声音戏谑指:“《环球时报》对欧洲关心程度,要远远超出河南。”

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指,灾难发生时,中国官媒往往重点报道包括军队在内的救援人员的努力,而对灾难发生的原因和造成的破坏轻描淡写。在河南暴雨灾情上,上述媒体同样延续了这样的报道模式,比如郑州地铁车厢被淹,500多名乘客身陷险境,就没有出现在上述官媒的报道中。有媒体专业人士指,作为正规的、专业的新闻媒体,这种有选择性,或者说不够全面的报道,无疑是不合适和不够专业的。

中国另一官方媒体中国新闻社有关河南暴雨的报道:“近日,河南遭遇持续强降雨,暴雨洪水预警连发,成为中国强降雨的中心,多地进入‘看海模式’。”“看海模式”的说法也遭到质疑,有论者指,“死这么多人,还XXX(粗口)看海模式”,“你们会不会写新闻啊?!”“就是这‘说好中国故事’的吗?!”

此外,郑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账号“郑州发布”的操纵,也被网友广泛诟病。7月20日19时,该账号向千万郑州人发声称:“暴雨虽然很大,但坚强乐观的郑州人民不怨天尤人,万众一心积极抗洪。我们坚信,这场历史罕见的大雨过后,城市会更干净,草木会更加翠绿旺盛!千万郑州人民有信心,有能力战胜突如其来的、超过历史峰值的暴雨灾害!”而当时郑州很多人因为暴雨正处于危难,也有人因为暴雨灾害失去生命,上述官微的“豪言壮语”被指不合时宜。在“郑州发布”诸多微博内容中,有公布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将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I级的通告,也有提醒“广大市民注意出行安全”,但对于民众受困地铁车厢内容,并未出现在上述官微之中,未知是没有获得相关信息,还是其他原因。

也有声音为上述媒体辩解,比如,针对《环球时报》的报道,有声音指,《环球时报》就是一个媒体,纸质报纸跟不上时事再正常不过了,“死抓着这个人为的失误攻击政府,却无视政府和社会对抗灾做出的努力,废话一堆,于事无补”。但无论如何,上述部分媒体或官方宣传机构有关河南和郑州的灾情报道,与民众的期待显然还有一定差距,民众的一些质疑并非没有道理,它们至少也应该对此作出反思。

当然,并非所有的官媒“行动迟缓”,或陷入“失位境地”。中国官方电视台央视新闻,从7月20日17时左右开始通过电视、社交媒体账号直播持续报道河南暴雨,特别是郑州暴雨成灾的新闻,包括郑州道路大面积积水、大批车辆被淹、民众洪水中遇险与自救、乘客被困地铁隧道内等灾情内容和画面,都出现在了直播以及视频内容之中。对此,分析人士指出,中国部分官媒在灾情报道上确实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但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还需要理性、客观地看待,不能人云亦云。

+14
+13
+12

中国河南连日暴雨成灾,造成多地道路、地铁等被淹,发生人员伤亡。官方消息显示,截至当地时间22日上午,全省因灾死亡33人,失踪8人,总计300.4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12.2亿元。其中。最严重的伤亡发生在郑州地铁5号线水浸车厢的3个多小时里,困在车厢的500多名乘客中12人经抢救后不治死亡,多人受伤。

灾情发生后,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命令有关部门“始终把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这显示了这场灾难的潜在严峻程度。习近平“防汛形势十分严峻”,并警告称,一些河流出现超警水位,个别水库溃坝,要求“领导干部”身先士卒、靠前指挥,抓紧抓实各项防汛救灾措施,并要防止因灾返贫和“大灾之后有大疫”。

针对此次河南暴雨灾情,中国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防洪减灾研究所原所长程晓陶,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这次在预报大雨时,一开始气象部门预测降雨中心会在焦作,但最后实际是在郑州,稍有一些偏离。这是现有的气象科学技术上无法避免的误差。但即使如此,在郑州“千年一遇”大雨这三天,气象部门并非没有给出预警。

程晓陶表示,从目前汇总的情况来看,主要原因是这次的降雨“实在太大了”“千年一遇!”面对这种特别极端的突发天气,郑州面临的考验,其实是一个省会城市在防洪、应急、救灾、多部门协调等方面的综合管理能力。程晓陶认为,气象部门连续发布了最高级别的预警——红色预警,但问题在于,中国目前还没有形成一套针对气象预警的应急机制。预警之后,怎样的情况要停工停产?应该怎么协调各部门?怎样调度各种救灾资源?对应要采取的真正应急行动是什么?目前“没有成熟的做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