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西段边境角力 习近平由军方陪同现身西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时隔10年,习近平在中印边境对峙敏感时刻,与军方领导人张又侠赴西藏考察。(微博@新华社)

在中印迟迟无法结束在西段边界拉达克地区的紧张对峙时,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于7月21日突然现身西藏考察,令外界猜测其中动机和传递的信号。

这是习近平时隔10年,也是其上台以来首次踏足西藏。2011年7月份,习近平曾经以中国国家副主席的身份率领中央代表团赴拉萨出席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庆祝活动。当时,习近平参加多场活动,并造访了拉萨、日喀则以及林芝等地。

彼时,西藏面临政局不稳定的不稳定局面,深受流亡藏人和达赖喇嘛的影响,藏区自焚事件也时有发生。而此次,习近平再赴西藏,则面临绝然不同的境况。

西藏战略地位不言而喻,其所包括的藏南地区至今被印度实际控制,并改称“阿鲁纳恰尔邦”。历史上,包括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和1987年的密集军事调动危机,莫不集中于这段争议边界地区。

自2020年中印关系紧张,甚至爆发了多年未见的流血冲突。至今,中印虽然在西段边界争议地段班公错南北岸脱离了军事接触,但中印边界全线吃紧的氛围总体没有改变。最新消息称,印度在西段边界集结重兵,甚至抽调了原来部署于锡金、印巴边境地带的力量,以防止中印在今夏再次发生冲突。在此气氛下,为解决西段边界完全脱离军事接触问题的军长级谈判已经超过100天没有举行,双方在外交斡旋层面也似乎陷入一场僵局。(参见《百日接触无效 中印二十万重兵能安度今夏吗?》

在此背景下,习近平突然现身西藏,尤其是在中共即将进入北戴河休假的时间节点下现身西藏,本身便十分敏感。按照惯例,北戴河休假前夕,中共最高领导层通常会进行一次地方考察以备休假期间小范围内就重大问题进行沟通,这种非正式的沟通非常重要,甚至是作出一系列内政外交重大战略安排的依据。

根据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的报道,7月21日,习近平乘飞机抵达林芝米林机场,第一站即是登上尼洋河大桥,第二站则是参观林芝城建规划,次日接续第三站来到拉林铁路林芝火车站并亲身尝试拉林铁路,乘坐火车前往拉萨。

这显然并非随意安排。事实上,在此之前,中共宣布了有关西藏的大规模建设。2020年8月底,在中印刚刚发生冲突不久对峙局面尚未结束的背景下,中共举行了高规格的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提出“确保国家安全和长治久安,确保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确保生态环境良好,确保边防巩固和边境安全”。

在2021年3月份“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中,北京表态支持西藏打造面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并提出“实施川藏铁路、西部陆海新通道、国家水网、雅鲁藏布江下游水电开发”等一系列战略项目,尤其是预料“相当于3个三峡”的雅鲁藏布江下游水电开发项目即处于林芝地区的墨脱境内,其规模之大、地点之敏感在当时一度引起印度朝野的紧张。

同时,作为西藏东南部军政重镇,连接内地和西藏腹地的桥头堡,林芝的战略地位极为重要。自2014年拉林铁路开建,到2021年6月25日建成通车,一举成为进入西藏的第二大战略通道,在大大强化内地与西藏联系、稳定西藏局势的同时,也必然大大强化北京在中印边境东段的力量投送能力。

此外,更为明显的是,新华社提供的现场照片显示,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陪同考察。张又侠亦为红二代出身,不仅早年参加过两次对越作战(包括1984年的“两山作战”),更在其后长期驻扎西南,并担任“山中猛虎”军第十三集团军军长(现已整编为陆军第七十七集团军,驻成都崇州)长达5年之久。十三集团战功赫赫,其一部原为第五十军第一四九师,1950年以第十八军第五十二师番号参加昌都战役,打开西藏门户,1959年又参与平息西藏骚乱和1962年的对印作战。

张又侠此次以军方高层身份和曾经的前线野战部队首长现身西藏,陪同习近平视察,不仅仅是了解西藏当地建设问题那么简单。

料接下来,习近平等人停留西藏期间,将召集重要会议,研判西藏乃至中印边境安全形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