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可改革警察投诉机制替社会疗伤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在2019年7月21日,元朗有大批白衣人袭击港铁乘客,事件至今仍是众多香港人的心结。除了袭击起因依旧各执一词之外,受害者追讨补偿之路亦崎岖非常。若要为这场社会创伤添上积极意义,那就是加快司法程序步伐,或者改革投诉警察机制,令受袭者尽快讨回公道。

部分白衣人被控暴动罪,现正进入审讯阶段。另一边厢,有被袭者组成团队,早前向案发时任香港警务处长邓炳强民事索偿,指控警方在事发当晚没有履行保护市民的责任,还原事件真相。团队在2021年5月终止索偿,主要是因为团队当中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和何俊仁现正还柙,加上自团队成立至解散一刻,与讼双方仍留在审前处理法律文件阶段。

港府要逐步替撕裂了的社会疗伤。(HK01)

民事诉讼路崎岖

不论政治立场,任何人如此受袭,欲索偿也是可理解的做法。但据团队早前说法,辩方的资深大律师多次申请延期,花了一年多才完成答辩书,之后香港律政司又申请撤销控方索偿。难怪何俊仁曾经引述林卓廷说话,指“如果这样花费,争取公义太贵”。

对民事司法制度的批评一早存在,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于2000年曾成立工作小组,专责检讨高等法院民事诉讼规则和程序,当中就指出香港的讼费昂贵且难以预料,过程缓慢,与讼一方不难利用程序拖延诉讼,而且偏重对抗形式。后来司法机构落实多项改革建议,但从此宗民间追讨警方责任的官司看来,民事诉讼的老问题似乎固态复萌。

当然,受袭者循打官司追讨,本身也未必成事。例如法官可能认为过失足以令受袭者获得赔偿,或者赔偿低于他们入禀要求的金额,甚至裁决伤势不是警察直接造成,控告不成立。有没有警员在“721事件”中失职,较好的做法相信是警察投诉机制。

改革警察投诉机制替社会疗伤

惟香港监警会没有独立调查权,在去年就修例风波发表的调查报告主要亦只采纳警方说法。若然监警会有此权力,就可以主动索取警务处数据,避免隐瞒和选择性提交数据。就元朗袭击案而言,公众能期望监警会能要求警方交代部署细节,例如为何不及早预备警力应对网上流传的示威活动,以及为何未应及时到场处理及处理众多报案等。

正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721事件”袭击案已是香港一道伤痕,但它能否带来积极意义,促进改革目前不足的机制?不只是受袭者伤痕需要早日复原,港府也要逐步替撕裂了的社会疗伤。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