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元老|刘云山:“红色卫道士” 执掌“笔杆子”难逃非议宿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刘云山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第一任期政治局常委中的重要成员。图为2015年3月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习近平手拿报告侧身与刘云山交谈。 (Reuters)

“从北疆边陲到首都北京,从新华社记者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一路走来,始终给人谦和务实稳健的印象。‘接地气才能有底气、长灵气’,这既是他常用来要求下属的话,也是他多年主管中国意识形态和文化发展工作的心得写照。”2012年12月,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国官媒推出的介绍中共政治局新任七常委的人物特稿,如此介绍刘云山。宣传系统出身的刘云山,在中共十八大上晋升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识形态领域工作,这是他政治生涯最为高光的时段。

在胡锦涛时代,他就作为当时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副手,主抓中国的宣传工作。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被视为“党内外非议最大”的刘云山,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九变七”的大政治格局下入常,在七常委中排位第五,担任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主管中共意识形态工作,后接任中共中央党校校长、中央宣传思想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等职务,分管中共党建、组织人事。他成为中共意识形态领域的最高主官,不仅掌控有“笔杆子”之谓的宣传系统,更掌控党务、组织中共的两大要务。

点击链接关注专题|台前与幕后:聚焦备受瞩目的中南海政坛老人

记者出身 旧作至今仍是范文

生于1947年7月的刘云山,17岁时进入内蒙古自治区集宁师范学校——这一学校后升格为大学学习,1968年毕业。从内蒙古自治区集宁师范毕业后,当过教师,做过记者,1982年刘云山从新华社调入共青团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任副书记。早在1985年,刘云山即已经被作为“省部级干部第三梯队人选”,成为最年轻的十二届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时年38岁,中共十五大时刘晋升为中央委员。

刘云山政治生涯的高光瞬间(点击浏览大图):

+43
+42
+41

1984年刘云山调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两年后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长。1992年至1993年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兼赤峰市委书记,1992年,他被选为中共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1993年,刘云山离开内蒙古,出任中宣部副部长、常务副部长,主持日常工作,2002年出任中宣部部长。此后,在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上,均被选为中央委员。同时,他也是中共十六届、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在同时代的中共领导人里,刘云山资历可谓深厚。

刘云山在中共党内最高职务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时卸任。

可以说,刘云山是中共党内精专舆论宣传,而从无主政地方经验的文宣专才。新闻记者起家的他,堪称新闻舆论阵地上的老兵,其政治生涯一直在宣传系统打拼,他担任记者时的一篇旧作——《夜宿车马店》,至今仍被中国新闻界视为范文。回顾其政治生涯,22岁时,刘云山在内蒙古土默特右旗担任旗委宣传部干事,一干就是6年。28岁开始,刘云山成为新华社内蒙古分社的一名记者,当了7年“农牧口”记者,所写的新闻通讯《夜宿车马店》,写作手法被当时的新闻界争相模仿,还被作为名篇收入新闻院校教材。而早期在内蒙古履职的经历,还让刘云山养成了在非正式场合穿皮夹克的个人生活习惯,这在中共高层领导人中别具一格。

据称,刘云山认为“新闻记者应该经常在路上、在基层、在现场,说短话、说新话、说老百姓的话。”他倡导和推动全国新闻界开展“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要求记者“把新闻写在大地上,写在人民心坎上”。2012年12月,在北京召开的宣传座谈会上,刘云山用中共前政治局委员李瑞环文集里的一个故事,指“唱高调、说空话连野猪都骗不了”。

执掌“笔杆子” 饱受非议

在海外舆论场,刘云山一直被认为是一位保守的左派人物,有“红色卫道士”之称,被指“有一个标准的中共宣传官僚的形象”。在胡锦涛时代,他作为当时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副手,主抓中国的宣传工作。从2002年10月起担任中宣部部长,其任内十年间,被广泛认为以保守著称,加强舆论控制,推出一系列控制传统媒体和互联网的措施。他领导下的中宣部,多年来在舆论导向、舆论控制等方面受到外界非议。以致有海外舆论称他为中国的“新闻自由杀手、舆论监督公敌”,甚至还有更为激烈的称谓。但今天回头看,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尤其是博客、微博的相继崛起并盛极一时,这十年恰恰是中国言论空间最为宽松、思想市场最为活跃的一个阶段。

刘云山在中共党际外交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当年的朝鲜之行备受关注(点击浏览大图):

+32
+31
+30

舆论场的非议并未阻挡刘云山上升的脚步,中共十八大后他成为7常委之一,主管意识形态。这一时期,习近平等新一届领导层刚刚执政,中国未来走势不明,左右争论分歧严重,反腐行动刚刚拉开,正所谓“重典治乱世”,面临中国社会对未来的方向不明,习近平中央确立了重塑中央权威,坚定政治偏左的方向,集中精力进行偏右的经济改革,可谓是继承了邓小平“政左经右”的战略路线。中共文宣系统的转变首当其冲,比如习近平上台之初抛出的“八项注意”,而意识形态领域则尤其值得关注,著名的“8·19”讲话(海外舆论场所传的“七不讲”)便是中南海意志的展现。2013年8月19日,中共召开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在讲话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表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宣传思想部门必须守土有责”。

作为中共意识形态的领域工作的“操盘手”,掌控宣传机器的刘云山自然站在风口浪尖。中共历来重视宣传工作,毛泽东曾言“笔杆子”同“枪杆子”一样重要。但问题在于,中共庞大的宣传机器,教条、僵化的问题已经深入骨髓,“宁左勿右”早已被奉为圭臬,即便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依然如此。比如,在中共要求舆论工作坚持正确导向,以正面宣传为主,但又要求舆论监督,这在政治正确的压力下,宣传部门很容易忽略甚至压制“舆论监督”,忽略批评性报道。2003年《新京报》获准在北京成立,为中国国内首家获正式批准的跨地区联合办报试点,也是中国首家股份制结构的时政类报纸。但在2011年,该报被划归北京市委宣传部管辖。被不少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推崇,视其为中国大陆最坦率和敢说话的报纸《南方周末》,2013年《新年献词》事件之后光环不再。这被视为中国舆论生态变化的转折点。

在与民间舆论场的激烈变化和对撞下,因为文宣僵化甚至是粉饰太平,宣传体系遭遇非议几乎是难以避免的。“坐在火药桶”上的刘云山,注定饱受争议,接受外界的蜚短流长,一如他的前任李长春、丁关根等,即便他多低调内敛。李长春、丁关根也与刘云山一样,也曾担任中宣部部长。多维新闻曾有文章指出,在中国,为官难,做宣传官员更难,要在意识形态、中央决策、时代发展和管理手法中达到一个平衡,让朝野各方满意,难上加难。“中宣部的本能就是引导、控制舆论的,这是它的本质。所以不论你换了刘云山,还是别的什么人,其实都一样,他们的工作职能,就是来控制舆论的。”中国自由作家昝爱宗对此评论说。因此,外界对刘云山持续不断的种种非议也是云里雾里,而随着刘云山的卸任,有关刘云山的一切非议,似乎也停留在了过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