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天津会谈 | 美媒淡化两份清单 遭批没勇气面对现实[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7月26日的中美“天津会谈”备受世界瞩目。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在与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Wendy Sherman)的会谈中先向美方提出了“两份清单”,王毅外长紧接着在会见舍曼时明确了中方对中美关系的“三条底线”。然而,美媒在报道中在尽量淡化中方的严厉批评,甚至有报道中用文字游戏回避中方提出的两份“清单”。

对此,上海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沈逸7月27日对大陆媒体观察者网表示,这次“天津会谈”某种程度上是中美关系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中国这两份清单打的美国媒体和政府“措手不及”,就目前美方以及欧美媒体的反应看,大概率在此之前,他们没有没有任何思想上的准备。

沈逸认为,多数美主流媒体,以《纽约时报》为典型,有在报道中淡化“中国对美国划线”的倾向,因为他们在心理上不接受,他们在抗拒,从用词,清单的选择性翻译来看,似乎“他们没有勇气面对这个现实,就是现在中国的底气已经可以向美国提出纠错清单了。他们连把这个事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据悉,舍曼在26日的会谈后接受了美媒的电话采访。从《美联社》和《纽约时报》的报道来看,舍曼在电话采访中似乎避重就轻,未特别提及“两份清单”和“三条底线”。

舍曼称:“这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又迈出了新的一步。我们对双方进行的这些对话,没有期待任何具体的结果。”

她称,美国欢迎和中国进行激烈的经济竞争,但并不希望这种竞争转向冲突。“事实上,我们想看看是否会有后续行动,我们是否能够再迈出一步。在建立这种关系的早期阶段,我们无法知道能否达到我们所希望的目标。”

舍曼表态称,“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很复杂,所以我们的政策也很复杂。我们相信,我们的关系(中美关系)可以容忍这种细微的差别。”

“在那些存在巨大分歧的领域,我们彼此非常直接。在我们有共同利益和重大全球利益的领域,我们进行了非常实质性的讨论,分享了一些想法。”

同样回避中方“两份清单”和“三条底线”的还有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普莱斯称,舍曼和王毅的会面是一次“坦诚而开放的讨论”,“双方就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探讨,显示出两国之间保持开放的沟通渠道的重要性”。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主流媒体对此次“天津会谈”的报道和舍曼、普莱斯等美国政客如出一辙,尽量淡化中国对美国的指责和划线。

从美联社、《纽约时报》、《国会山报》的标题中可见一斑。

为了回避中方提出的“两份清单”,《纽约时报》直接在行文中写成谢锋副部长向舍曼提出两套所谓“要求”(demands)。

对此,沈逸评论称,这两份清单显示美国政府和媒体,应对这种意料之外变化的应变能力有限,似乎准备采取“装糊涂“的方式,拖延一下。

中美天津会谈内景(点击大图浏览):

他认为,心理上的抗拒和调试,可能是影响相关报道和反应的一个重要因素,“一直都是我(美国)给你划线的,什么时候我(美国)沦落到你们给我划线的地步了。他们没有勇气面对一个现实,就是现在中国的底气已经可以向美国提出纠错清单了。他们连把这个事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纽约时报》并没有一一列举两份清单上的具体内容,只是模糊地写道,“内容包括撤销对中共党员的签证限制、取消对中方官员的制裁,以及撤销将主要的中国新闻机构登记为‘外国代理’等等。”

沈逸表示,这里的“清单”内容翻译含糊不清,只挑选了其中意识形态的部分,没有提关于停止打压企业的部分,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等其他部分内容。“这反应了美国在中美关系上表现出来的错误政策和举动,在整个美西方世界是有深层的心理和思想认知原因的。”

“他们不是由于被错误信息误导而导致错误行动,他们的这些举动是基于一种陈旧的认知结构和过时的知识体系,其中隐含的是‘白人至上、西方中心主义’的世界观。”沈逸补充道。

“这次如果是美国来给中国划线,那么欧美媒体肯定会压倒性的报道这个消息。但是现在反过来了,他们就不敢报道,甚至没有勇气去列清楚这些要求的细节。从新闻价值来看,有什么比中国给美国列清单更具轰动效应的新闻呢?美媒为啥不报道呢,不就是他们在心理上比美国政府更受不了嘛,反映了西方媒体精英和知识精英对整个世界居高临下的傲慢。”

此外,在“天津会谈”结束后,不少媒体将这次会谈和中美3月份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举行的会谈做对比。

继阿拉斯加会晤后,美方紫发翻译再度引关注(点击大图浏览):

+3
+2

《纽约时报》称,“天津会谈”和“阿拉斯加会谈”如出一辙。但美联社和路透社的看法和《纽约时报》并不十分一致。

美联社认为,“天津会谈”中双方尽管凸显出巨大分歧,但总体基调似乎没有上次会谈那么有争议。路透社则称,“天津会谈”没有“阿拉斯加会谈”那么剑拔弩张,但双方似乎没有就任何实质性问题进行谈判,而是继续坚持既定要求。

就在2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及如何评价舍曼的天津之行时称,舍曼此次天津之行是继安克雷奇对话后中美间又一次重要外交沟通。尽管舍曼女士只停留了24个小时,但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与其会见、谢锋副部长与其会谈的时间加起来有6个小时。“应当说,双方谈得很深很透增进了相互了解。”

赵立坚指出,在会见会谈中,中方清晰地表明了对当前中美关系的看法,认为中美关系目前面临严重困难和挑战,下步是走向冲突对抗还是得到改善发展,这是一个巨大的问号,美方需要认真思考和作出正确选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