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疫情|“失守”一周后 现任市长去了哪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从7月20日南京机场新冠疫情爆发开始,截至7月27日24时,南京全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共155例(含无症状),并且也扩散到湖南省张家界等其他五个省份。疫情防控迫在眉睫,所幸民间反应冷静,毕竟已经有一定经验。

而在其中,南京市的管理,被放在风口浪尖上,尤其是与之前疫情管控相对得当的广州市相比。

首先是机场防疫破口,比如负责境内及境外航班的保洁人员没有分开。再比如疫情爆发之后应有的隔离没有做到位,安排核酸检测也没有依照过去其他城市的经验,疫区或相关接触者统一安排,结果变成有风险者和无风险者几乎混在一起的尴尬局面。南京政府更没有如同那时广州、佛山火速的“半封城”(健康码绿码、且持四十八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才可离开),更没有统一安排在家办公。

结果“涝疫结合”成为这两日的热门词,意思是南京人民在淹水和疫情结合中认命去公司上班。

在网上对于南京政府一片怒火的时候,有一个名字也突然上了微博热门,那就是“季建业”。

2015年4月,前南京市长季建业受贿案宣判,认定被告人季建业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新浪微博@公正烟台)

“全南京都在呼唤季建业,这是有多绝望”、“要不要把季建业先放出来,管完了再放回牢里”、“百姓不怕贪官,怕庸官”。

季建业,曾任南京市委副书记、南京市长,任内大搞南京基础建设,人称“季挖挖”,但许多老百姓至今都记得他的“雨污分流”(雨水通过雨水管道直接排到河道,污水收集后统一污水处理,可提高水的使用效益)。2015年季建业受贿罪名成立,受贿金额超过人民币一千万元,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未上诉,那时不少网民愤怒表示“这么轻,几年不就出来了”。

六年多过后,他又成为社交媒体的热门词,只是居然是“现在一想,季挖挖也不错”。世上最讽刺的事莫过于此。

甚至,连同样在2015年因为违纪违法被免去职务、且受到调查的前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也同样“被怀念”。一场疫情,两大贪官的存在感竟然超过“当前的清官”。

那南京现任市长是谁?2020年1月南京市委副书记韩立明就任南京市长,2021年4月再进一步就任南京市委书记,6月29日南京市人大常委会决定,南京市委副书记夏心旻成为代理市长。

也就是说,新官上任刚一个月左右,就碰上了这个大事。

7月23日,由于机场防疫破口,南京机场集团的党委书记、董事长冯军已经被停职。然而目前民怨不小,是否后续会有部分官员的免职或调动,取决于几点。

其一,当前南京市委书记韩立明和南京市长等都在疯狂开会,端看往后一周南京疫情控制得如何。需要知道“确诊人数过百”在近期的中国已经算是大事,且这次有明显漏洞,若往后一周每天仍三十多人、四十多人的新增确诊,且民意持续不满,则疫情最严重地区的相关官员都可能面临问责。

其二,当前民意虽然不满,但还不到多沸腾,目前四例重症,但幸好尚未有死亡案例。若往后几天确诊人数下降,政府应对速度跟上,则民意不满的声音也会急速下降。

其三,整体而言,大陆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对待民意,不会“完全按照民意来做决策”,但在应对疫情或是灾难时对民意无疑是重视的。这从过去“湖北F4”的落马、或是近期郑州地铁相关事件,都可以看出来。

民意与政府,有时“和谐一致”,有时前者受到后者打压,有时前者的声浪反而压过后者,无法用西方民主国家常说的“打压”或“听从”来一以贯之。

但不论如何,疫情当下出现了如此多“不怕贪官,就怕庸官”的声音,南京政府,是该捏把冷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