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疫情扩大祸及多省 中国要打第三针疫苗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7月20日起中国江苏南京爆发新一轮疫情,截至7月28日24时南京共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71例,无症状感染者2例。27日中国共新增55例本土确诊病例,其中江苏本土确诊48例,四川3例,辽宁2例,云南2例。28日中国本土病例24例,其中江苏20例,四川3例,北京1例,辽宁、四川、北京的病例很可能与南京有关。

据了解,现在由南京机场而起的疫情已经扩展到辽宁、安徽、湖南、四川、广东、北京等六省市,十几个城市受到影响。与两三个月前的广东、云南疫情相比,此次南京的疫情似乎比较严重,扩散快,确诊人数多,更有爆发的趋势。

江苏省南京市于7月21日开始开展全员核酸检测。截至7月22日12时,全市共采集核酸标本500万份。(新华社)

不排除南京机场的疫情已经酝酿一段时间,不仅不少机场人员(主要是保洁人员)感染新冠病毒,连在南京转机只停留两三个小时的乘客也被病毒入侵,可见南京机场或已成为病毒聚集区,对过往乘客构成很大威胁。而南京禄口机场每天客流量数万人次,影响面很大。

更严峻的是,据南京疫情防控中心指出:从已完成基因测序的病例来看,目前引起南京疫情的毒株是德尔塔(Delta)毒株。钟南山院士表示,由于德尔塔变异株患者的病毒载量高,呼出病毒浓度大,传染性极强,所以过去的密接概念已不适用。现在密接者的概念是“在同一空间、同一单位、同一建筑,在发病前四天”,和病人相处在一起的,都是密切接触者。

而机场空间广、人流大,容易形成交叉接触感染。且7月正值旅游旺季,7月10日以后从南京禄口机场过境的旅客密集,很可能出现二次传播和远距离扩散。如7月26日南京市委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暨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扩大会议所指出,“本轮疫情发生的场所特殊、病毒传染性强、防控难度大,形势非常严峻。”

为什么南京禄口机场防疫失守?7月28日,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防疫漏洞尽快补》一文指出,在境外疫情形势依旧不容乐观的情况下,禄口机场存在监管缺位、管理不专业等问题,疫情防控的各项措施没有落细落实。在工作程序、流程上,机场没有将负责境外和境内的保洁人员区分开,日常监管严重缺位。更严重的是,机场还存在管理不专业的问题,把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导致疫情扩散。

防止病毒由海外传入中国,防疫不能有丝毫松懈。图为2020年6月15日,中国疫情防控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戴上口罩,对抵达北京的外国人进行体温检查和登记。(Getty)

显然南京机场对境外航班的防疫、消杀工作,出现了漏洞,导致不少机场保洁人员染疫,并传染给其他人。此一事件警示世人,防疫工作不能有任何松懈,否则将功亏一篑。现在的国际疫情仍十分严重,美国、印度等国家每天确诊的病例都有好几万例;中国国内防疫做得很成功,但不能忘记海外疫情仍处在爆发阶段,需特别对国际航班应采取最严格的防疫措施。

中国其他国际机场应该吸取南京机场的教训,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只要将国际的疫情挡在中国国门之外,中国国内的防疫成果就应该可以长久保持,以推动中国经济的复苏发展。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南京机场染疫的人员基本都已经接种过新冠疫苗,但他们还是出现了群体疫情,这说明疫苗的保护力仍有不足之处,需要想办法再补上这个短板。

面对已经多次变异的新型病毒,很多国家的疫苗保护力都在下降,中国也不例外。医学专家已经说明,接种疫苗不可能达到100%的保护力,它只能尽量减少感染人数,减少轻症转重症的比率。事实也是如此,虽然欧美国家在解封后爆发了新一轮疫情,感染人数大增,但入院治疗的重症患者增加很少,疫苗确实拯救了很多感染者的生命。

但面对病毒,我们不能满足于此,尽量减少感染人数,提高疫苗的保护力仍是各国要追求的目标。因此有些国家提出要打第三针疫苗,以应对传播力更强的病毒。中国科兴疫苗近日也已研究证明,“接种两剂科兴的新冠灭活疫苗后可产生良好的免疫记忆,在接种第二剂后的第28天至8个月接种第三剂后,中和抗体水平显著高于基线水平,不良事件均为1级或2级,未出现相关的严重不良反应。”

可见,打第三针疫苗能够显著提高保护力且安全。而现在短期内还看不到消灭新冠病毒的可能,人类或许要与病毒长期共存,因此中国的防疫前线人员或许应该尽快接种第三针新冠疫苗,以提高他们对抗新冠病毒的免疫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