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会议无意取缔劏房 法案存留纵容漏洞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在2021年7月29日,香港立法会法案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讨论落实“劏房”租务管制措施的《2021年业主与租客(综合)(修订)条例草案》(下称《条例草案》)。虽然立法会于7月21日后已经进入夏季休假,不过法案委员会仍然安排了时间与港府当局举行相关会议。

《条例草案》在7月9日刊宪发布,7月14日于立法会会议进行首读、二读,内务委员会在7月16日决定有需要成立法案委员会,法案委员会则于7月23日举行选举主席、副主席的会议。由于第二次会议未进入逐条审议阶段,委员在听取港府官员报告后质询主要还是针对围绕两个原则问题:一是怀疑规管定义范围过阔偏离立法原意,二是对“劏房”住户的保障措施尚不足够。

“告别劏房”已经成为了北京与港府的新目标。(HK01)

会议无意取缔劏房

但就在成立法案委员会的同一天,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于“香港国安法实施一周年回顾与展望”专题研讨会发表讲话,内容却提到期盼香港于2049年“住房问题必将得到极大改善,将告别劏房、‘笼屋’”,而在法案委员会首场会议两天后,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亦发表了一篇以“共同努力 告别劏房”为题的网志。

显而易见,“告别劏房”已经成为了北京与港府的新目标,惟从法案委员会会议的讨论过程可见,出席官员、议员的看法都尚未一致,譬如香港运输及房屋局副局长苏伟文竟然形容想取缔“劏房”只属于个别“坊间意见”而已,个别议员更加直称香港不会没有租住分间单位的低收入家庭,言下之意等同是说香港没有可能“告别劏房”。

法案存留纵容漏洞

再看《条例草案》本身,其内容根本存留着许多纵容“劏房”继续存在且避过租管的空间,像是它不仅未直接堵塞租务管制研究工作小组报告留意到“劏房”可用“特许协议”(licence agreements)形式而非“租契”(leases)运作的漏洞,条文还进一步容许“将任何处所用作旅馆或旅舍(boarding or lodging house),即属并非用作住宅用途”,从而得以变得不受规管。

另一方面,《条例草案》规定由差估署负责接受“劏房”相关申报数据,但又直接禁止了法院就执行租管以外的原因传召差估署人员作证,而且相关申报资料也会设有“可获接纳为证据的限制”,不能用于与作假证供、虚假或误导性陈述控罪无关的其他法律程序,客观效果根本是在阻碍其他部门执法规管“劏房”。

“劏房”租管商议多年终于得见落实曙光,但这却容易令大家过度关注相关租务细节,从而因小失大忘记最终目标应该是让香港不再出现“劏房”。遗憾的是,许多官员、议员发言其实都是默认“劏房”存在有其必要,认定基层低收入家庭就不配入住完整单位,任由抱着这种态度的人主持朝堂,香港恐怕永远都不能够真正“告别劏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