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后知后觉 解决贫富悬殊是鼓励生育的最佳良方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在2021年7月20日,中国国务院发布《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下称《决定》),作出实施三孩生育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的重大决策,到7月27日又在北京召开了中国全国优化生育政策会议讨论相关问题,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副总理孙春兰以及各地省、市官员均有出席。

李克强在会上批示指出,国家实施三孩生育政策需要“切实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加快普惠托育服务体系建设,促进相关经济社会政策与生育政策配套衔接,减轻群众生育、养育、教育负担”,而孙春兰的讲话亦强调人口工作应该“以实施三孩生育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为重点,以完善生育服务体系为支撑,以降低婚嫁、生育、养育、教育成本为保障”,这些言论对于香港无疑也有重要参考价值。

港府忽略贫富悬殊与生育意愿的关系。 (HK01)

改善生育可与楼价挂钩

三孩政策及其配套措施,是国家为了应付老龄化加深、出生率低下现象推出的举措。《决定》订立的目标是于2025年让“生育、养育、教育成本显著降低,生育水平适当提高”,再在2035年达成“优生优育、幼有所育服务水平与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相适应”,具体措施包括建议地方政府“研究制定根据养育未成年子女负担情况实施差异化租赁和购买房屋的优惠政策”,连租金与楼价都可能容许跟子女数目挂钩。

按理在情况更为严重的香港,港府起码也要考虑推出同样积极的措施来应付问题才对。今年5月中国国家统计局发表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总和生育率仅得1.3,然而香港同年数字却是更低的0.87,说明香港生育趋势确实远较内地失衡。无奈港府至今都未肯承认居住成本高昂是阻碍成家立室主要原因,并且始终借故拖延一手楼空置税等有助压仰楼价的方案,根本看不出有替港人减低生育子女负担的决心。

地方同步建设共同富裕

必须指出的是,同步做好经济民生来改善生育不足问题绝非北京高层的“离地”幻想,而是得到地方官员具体响应。以浙江省为例,北京6月初发布《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后,要求该区在完善收入分配制度、创新社会治理等方面着力发展,而地方政府随即亦通过具体实施方案,其内容包括“率先构建育儿友好型社会”一项;省长郑栅洁在出席前述会议期间,更明言会努力让示范区实现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相关做法已经表明,“共同富裕”、人口均衡两者息息相关,反观香港高官对此似乎还是浑然不觉,像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虽懂得引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关于“共同富裕”的说法,另一边又只知道将人口增加放缓和老龄化视作开支压力来源,而香港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更多番强调自己“不是负责人口政策”。正是这一种先入为主的想法,导致他们仅会利用增加产假、幼儿服务一类直接方式应付问题,却忽略了解决贫富悬殊才是鼓励生育意愿最佳良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