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十大改革认识之四|这是全新的“一国两制2.0”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近日借《港区国安法》颁布一周年活动的机会,就香港政治提出了中央政府多年来最详尽的说明和要求。《香港01》认为,夏宝龙的讲话是号召香港实施改革,香港社会若转换一下思维去解读,相信会在其中找到香港政治的出路。

本系列文章合共十篇,每日一篇连续刊出,从十个方面分享对夏宝龙讲话的认识,思考香港面对的挑战。本文为第四篇。

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在最近的讲话中强调,“中央实行‘一国两制’方针不会变、不动摇,确保‘一国两制’实践不变形、不走样。”然而,这个“一国两制”是否依然是香港人之前认识的那个?老实讲,它不会是同样的“一国两制”,更不是我们过去二十四年习惯的“一国两制”。

为什么?根据夏宝龙的说法,新的“一国两制”将会是“新形势下”的“一国两制”,香港人将与全体中国人“共担民族复兴的历史责任、共享祖国繁荣富强的伟大荣光”,这种说法至少是否定了过往区隔的、被动的、消极的“一国两制”。区隔的“一国两制”不会“共担责任”,被动的“一国两制”不会重视“民族复兴”,消极的“一国两制”怎会将注意力放到“伟大荣光”之上。

精英与草根阶层的隔阂愈发严重,香港政府却认为自己对社会公平正义不需要承担责任。(Getty)

“井水不犯河水”令香港蹉跎了二十四年

从过往的经验看,不少香港人对这种转变感到抗拒,既因为不习惯,更因为对内地的偏见。夏宝龙的说法正是要改变这种习惯和偏见。更关键的是,“一国两制”不可能是区隔的、被动的、消极的,这种“一国两制”很容易培养出分离主义,最终必然使同一国家中两种制度之间发生冲突,造成伤害,而成功的“一国两制”必然是融合的、主动的、积极的,如果“一国两制”不成功,中国共产党将会失去自己非常重视的核心优势,难以想像香港的繁荣稳定可以实现和保持。

回归之后的香港和中央政府有着错误的共识——香港非常先进,在治理的各个方面都比内地优越,既然如此,香港人应该根据自己的想法管治香港,结果是“井水不犯河水”,相敬如宾,甚至可以说是若即若离。很可惜,时间不是静止的,内地以惊人的速度发展,超越香港,香港这个“二世祖”却因为傲慢而止步不前,从新加坡如何超越香港就可以知道香港是怎样成为龟兔赛跑的失败者,更何况内地不是乌龟。

只有井底蛙才会在一小片天空下幻想。过往的香港社会毫无进取心,更看不见自己的不足之处,甚至在“一国”议题上摆出爱理不理的态度,不少自以为是的精英认为香港虽然属于中国一部分,但事实上是西方文明阵营的盟友,这种心态当然为后来的港独提供了心理指引。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公民党,作为“大状党”,它当然知道“自决”是指向“独立”的政治术语,但它一方面强烈表达自己绝不支持“港独”,同时却宣布自己认同“自决”的立场,这种矛盾怎能不在情绪高涨一刻轻松转化为分离主义?

我深信包括公民党在内的大多数社会精英在过往某个时刻会心存侥幸,认为如果中央政府认可,“独立”对香港肯定是好事。这种想像愚不可及,毫无客观基础,如同纽约居民想像既然自己的税收大多数贡献给联邦政府,为什么不应该独立。其实,这些香港精英看见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尝试自决时欧盟采取什么态度,就应该想像到自己的窘况,更何况在这个层次的问题上,香港相对于中国内地根本毫无影响力。

香港精英之所以有这种想象,主要是因为中西方之间曾经存在极大财富差距,加上殖民地教育和文化薰陶,自以为可以分享西方文明的“伟大荣光”。普通人有着这种想像无可厚非,更何况香港人长时期受到自由主义的培养,对于集体和民族的意识已经逐步消磨掉,独立思考也只存在于某个狭小领域中,对历史和国家的意识变得虚无,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在傲慢的支持下怀念英国的殖民统治,甚至睁眼说着港英时期的香港曾经享有民主自由、人权获得尊重之类的瞎话,就有点像患上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显得愚昧可怜。

部分香港人怀念英国的殖民统治,认为港英时期的香港曾经享有民主自由、人权获得尊重。但这并非事实。(香港01)

融合、主动、积极才是成功基础

事实上,港英殖民地统治时期的香港也是“一国两制”,政治上是英国属土,制度上却与英国本土毫无相似性,没有选举,缺乏政治自由,基本人权不受尊重,而且绝对不是“港人治港”。其实,今天香港存在的各种深层次问题都是源自港英时期,回归之后,中央政府为了迎合香港官僚体系的惯性,维持政局稳定,并未要求港府作出过多改革,更没有推动去殖民地化政策。结果是殖民地时期的积极放任经济政策持续,精英与草根阶层之间的隔阂愈发严重,政府认为自己对社会公平正义不需要承担责任的立场依旧。港英时期的“一国两制”,香港毫无发言权,而且是以低等人的身份生活着;回归后的“一国两制”由香港主导,这既是因为“港人治港”,更是因为香港不再是殖民地,我们可以全身心参与到社会治理,作为这片土地的主人生活着。

香港精英们对前后两种“一国两制”毫无分辨能力,想像不到融合、主动、积极的“一国两制”是分享内地经济崛起的最佳路径。(Getty)

回归后的“一国两制”是香港发展的大机遇,是香港人发挥自身专长的平台,很可惜,过去二十多年的经历告诉我们香港走了不少弯路。如果中国内地的发展依然停留在四十年前的水准,香港埋怨或许还有些道理。相反,中国内地是世界上最耀目的经济体,香港各种财富的积累不少是源自内地发展的溢出效应,如果缺少了内地的支撑,难以想像香港能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既然“天时、地利”都在,为什么如此优厚的政策环境却换来了混乱与冲突?很可能香港精英们对前后两种“一国两制”毫无分辨能力,意识不到回归后的“一国两制”为自己提供的空间和养分,更想像不到融合、主动、积极的“一国两制”是分享内地经济崛起的最佳路径,是参与到“民族复兴、祖国繁荣富强”的捷径。“人和”之道,贵在相互尊重,但傲慢冲淡了人的智慧,愚昧遮蔽了人的理性,白白让香港蹉跎了二十余年。

当然,形势比人强,更何况中国无可比拟的发展势头连欧美各国都避其锋芒,作为中国特别行政区的香港又如何可能螳臂当车。“颜色革命”在香港毫无政治和社会基础,即使有人想要煽动,结果也只能是撞得头破血流。一部分人对这种局面难以接受,问题是,大家为什么会让瞎子引领着过马路,除非你比瞎子更看不见未来。在群体觉醒过程中,自然会有一部分人选择逃避,但真正的觉醒者必然为社会引荐一批勇于闯荡、慎于思考的领袖,就让他们带领那些患得患失的“和理非”重新认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

【香港十大改革认识系列文章】

一|止暴制乱是起点 改革不能停下来

二|香港必须用新视角重新认识中国共产党

三|香港的“国际”究竟是指什么

四|这是全新的“一国两制2.0”

五|改革是香港社会的十年主题

六|政府的改革是香港所有改革的起点

七|政治精英必须重新找到定位

八|拒绝博弈政治 重构香港的政治生态

九|公平正义必须是社会新共识 改革才有动力

十|教育、舆论、公民社会的意识形态转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