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为商鞅潸然泪下 以改革家载入历史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编者按:2003年退休后深居简出的朱镕基,过去多年以来,从未淡出世人的脑海中。每次他的露面,或者本该露面却未露面,比如今年中共建党百年庆典上他未露面,都会引发世人的关注和怀念。究其原因,是由于朱镕基在担任中国副总理、总理期间的施政,给世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极其有力地改变了中国经济面貌,奠定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的基础。朱镕基的改革家形象,勇于担当的精神,以严厉、高效、清廉著称的从政风格,依旧是今天中国乃至世界各地所需要的。为此,多维新闻刊发系列文章,重新审视朱镕基的崛起和施政。本文为第四篇。

在朱镕基担任中国主管经济的国务院副总理和国务院总理的十二年间,中国发生了改革开放进入90年代以来最波澜壮阔的经济变革,从清理三角债、治理通货膨胀,到分税制改革,应对金融危机、金融体制改革、国有企业改制,加入世贸组织(WTO),朱镕基是这场宏大改革的"总操刀者",正是朱的铁腕治理和卓越的经济管理智慧使得中国创造了连续十二年没有发生恶性通货膨胀的纪录,每年的年均GDP增长高达9%之高,在这期间,中国的经济总量相继超过了法国、英国和德国,跃居世界第三。而正是在朱奠定的经济框架下,中国经济在之后的10年高速增长,并于2011年前后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朱镕基推行的一系列改革让人不禁想起历史上的那些伟大改革家。战国时期的商鞅变法,涉及经济政治军事方方面面,为秦国奠定了强大的财力和制度基础,正是在此基础上,秦国实力不断壮大,最终实现了统一六国的伟业。中国西汉武帝时期的财政改革家桑弘羊,为解决汉武帝时期的财政困难,他主持推行了盐、铁、酒的专卖制度,由此为汉朝中央政府奠定了雄厚的财政基础,使得汉武帝时代成为汉朝最强盛的时期,而盐铁专卖制度一直被后代延续,成为中国传统帝国的经济命脉。

朱镕基推行的改革让人联想起历史上的那些伟大改革家。(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官网)

唐朝代宗时期的刘晏,曾通过疏通大运河,改善漕运,整顿盐务,控制货币,以常平法平抑物价,使唐朝在安史之乱后能够迅速恢复,唐朝也依赖这些改革成果奠定的经济基础又支撑了100多年。北宋时的王安石,为消除北宋建国以来的积弊,解决财政困难,在宋神宗的支持下推行新政,新法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国库的收入,但是在施行过程中对人民造成了很多额外负担,并因遭到保守派旧党的激烈反对,最终一度被废除,但一些好的措施最终还是保留了下来,直至宋朝灭亡。

而朱镕基的改革,与中国历史上那些伟大改革家相比,不论从广度和深度以及对中国的长远影响上都毫不逊色。甚至说,因为时代的不同,今天中国早已摆脱君主专制,与古代那些改革家身家性命和政治命运几乎系于君主一人不同,朱镕基作为副总理、总理,本身就能独当一面,有远超古代多数改革家的主动权和制度权威,又加上自邓小平决定改革开放以来所开创的良好改革形势,以及邓小平本人对于朱镕基的重用和支持,这使得朱镕基的经济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比古人幸运很多。

朱镕基任内,中国经济在产业结构、国有经济模式、制造业格局、地方财政收入模式以及国民财富分配等诸多方面,均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中国的产业结构实现了从轻型化向重型化的战略转型。随着公路交通投资以及房地产市场的升温,中国从此进入城市化建设的新时期,进而刺激了钢铁、水泥以及上游产业的大规模投资。

而国有企业在"抓大放小"的战略下,实现了策略性地向产业上游发展,占据了石油、钢铁、金融、通讯等传统垄断性产业的主导权。2003年前后,国有经济的面貌已焕然一新,绝地复苏,资产规模最大的189家超大型 "中央国有企业",资产总额达7.13万亿元人民币,成为国有经济的"基本盘"。在产业的中下游,由民营企业集团控制的服装、食品及机械、电子制造产业则成为了外贸政策放松的获益者,广东、浙江以及江苏等省的中小企业纷纷转战国际市场,制造能力得到了极大的释放,中国一跃而成为"世界制造业中心",为中国奠定了经济崛起的深厚基石。

2019年12月10日,杭州,因望江新城的建设位于秋涛路旁曾经大名鼎鼎的国营杭州罐头食品厂已成废墟,曾在改革浪潮中被私营企业娃哈哈兼并。(视觉中国)

当然,任何改革都不可能是完美的。正如历史上的多数改革一样,总是针对特定时期的特殊任务,也会遗留下改革之初所意想不到的问题。朱镕基的改革也无法避免"有所得,必有所失"的遗憾。比如,在分税制改革中,因为地方政府丧失了绝大多数税源,而只能以出让土地作为主要增收手段,于是各地为增加地方财政收入,大肆以"城市化建设"为名,疯狂地炒作地价。土地收入开始不断扩大,到2021年以后,甚至占据了地方财政收入的50%以上,有个别地方甚至占据了70%。而房地产业也开始大规模发展,一时间房地产业替代了制造业,成为中国最赚钱的产业。而更多的资金和资源纷纷涌入房地产,尽管房地产拉动了经济的快速增长,但也造成了对制造业的严重挤压,泡沫化严重,恶化了中国的产业结构。

自朱镕基2003年以来,虽然中国中央政府屡屡调控房地产业,但却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始终未能有效解决房地产问题。高企的债务和重复建设加剧了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造成了当今中国经济在相当程度上被房地产业绑架。而对于普通大众来说,随着房价持续20多年的攀升,越来越多的城市居民将购买房产作为财富增值的方式。而由于房价成倍甚至十倍的增长,导致普通农民、城市低收入阶层以及刚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在这轮财富暴涨期中几无所得,尤其是80后、90后一代,用一生的收入几乎都负担不起一套大城市的房子,加剧了阶层的固化。

当然,这一切并非朱镕基改革的初衷。当年朱镕基的改革,面临的是1998年大洪水和东亚金融危机的叠加冲击,经济发展存在大萧条的严峻风险,故他不惧争议,铁腕改革,以解决当时的主要矛盾。应该说,朱镕基的改革解决了中国中央财政困难的问题,为中国的中央集权奠定了雄厚的财力基础,他还解决了金融危机、通货膨胀和国企困境,带领中国经济走上了高速发展通道,而随后出现的一些问题,有待后来的改革者们继续努力解决。

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主要矛盾,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任务。正如历史上所有的改革家也都争议不断一样,朱镕基的功过是非,自然也会留给后人去评说。1996年12月,朱镕基观看话剧《商鞅》,当演至商鞅被车裂而死时,据说向来不苟言笑的他"为剧情所动,潸然泪下"。相信朱镕基不仅是为自己的处境落泪,更是为历代及未来的改革者而落泪。恰恰因为改革家的处境不易,每个时代都需要有胆有识、勇往直前的人去承担这个角色。而朱镕基当可列为历史上的伟大改革家之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