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奥运会上的毛泽东像章与中国澎湃的民族主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8月2日,中国组合鲍珊菊和钟天使夺得东京奥运会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金牌后,戴着毛泽东像章参加颁奖典礼,引起争议。(Reuters)

中国运动员钟天使、鲍珊菊在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中夺得金牌后,因在颁奖礼上佩戴毛泽东像章受到普遍关注。中国左翼网民齐声称赞与喝彩之外,也受到舆论的质疑,被指可能违反了《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规定。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简称国际奥委会),甚至要求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就此事提交一份报告。

国际奥委会发言人马克·亚当斯(Mark Adams)说:“我们联系了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要求他们就此情况提供一份报告。我们目前正在了解此事。”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中国奥委会承诺尽快就两名中国自行车运动员戴着毛泽东像章站上东京奥运颁奖台一事提交报告,并保证“这事情不会再发生”。

+5
+4
+3

根据《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规定,“在任何奥运场馆、或其他区域,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示威或政治、宗教、及种族宣传。”细则中进一步注明,任何形式的宣传也不得出现在运动服、配饰、装备上。若违反规则,可能导致相关人员或代表团被取消比赛资格、吊销大会通行证等。 

毛泽东像章,在1966至1976年间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是中国社会人人佩戴的政治宣示品。在毛泽东于1966年8月在北京第一次接见过红卫兵后,中国各地兴起了佩戴毛泽东像章的热潮。文革结束后,这一热潮曾在中国政府的引导下一度淡出公众视野。

据中国共产党党报《人民日报》报道,1980年7月30日发布的《关于坚持“少宣传个人”的几个问题的指示》中规定:“毛泽东像章要大量回收利用,以免浪费大量金属材料。”此后,毛泽东像章在1982年举行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5次会议通过的《文物保护法》中被列为现代文物。

近年来,中国民众仍可在网络购物平台淘宝等上购买到这一曾经带有政治色彩的像章,很多中国年轻人也购买并佩戴毛泽东像章,以示对中国这位领导人的崇敬。在包括运动员在内的很多中国年轻人看来,毛泽东像章带给他们可能更多是一种类似于偶像或情感寄托,而不是政治表态。

对于鲍珊菊和钟天使戴着毛泽东像章的行为,中国网络上诸多网友纷纷表示赞赏——“注意到这个细节,没有毛主席(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这就是民心所向!为两位冠军点赞!”“运动健儿,为国争光,告慰伟大领袖毛主席。毛主席,人民永远怀念您!”“看了确实很感动,这就是中国未来的力量!”

与此同时,中国央视在报道的镜头中,将像毛泽东章抹掉引发了网民不满。有网友表示,“中国媒体完全没有国家情怀和对自身国家政治文化的自信和认同,要么就是所谓‘怕事’上身而选择在新闻报道和舆论工作中‘尽可能地不作为’,不替国家发声,不做民之所愿,不解外事所困,这是很多‘官媒’的一贯特色。”而在微博上,原本“鲍珊菊钟天使颁奖时佩戴了毛主席像章”的热搜话题也纷纷被撤下。

事实上,毛泽东像章并非第一次出现在奥运会上。2008年8月17日,北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决赛中,中国运动员林丹球衣国旗的上方,就别着一个小小的毛主席像章,当时中国央视体育频道的直播镜头还给了一个特写。据中国媒体报道,这中间还有一段插曲:

2008年,羽毛球选手林丹赢得北京奥运男子单打金牌时,球衣中国国旗上方别上了一枚毛泽东像章。(AFP)

林丹透露,四年前(即2004年),国家队到湖南进行奥运前的集训,临回北京前,队里组织大家前往韶山毛主席的故居走一趟。他因为嫌天气热,躲在了大巴车上没有上山,还冲着主席像开起玩笑,“结果,好像主席真显灵了似的,我去雅典奥运会第一轮就被淘汰了。”

今年(2008年)集训结束后,国家羽毛球队的成员又特意带着大家前往韶山祭拜主席。这次,林丹可当回事了。当到了山顶,林丹陈金他们,认认真真祭拜了主席,不但将酒绕着主席像倒了一圈,还有心地买了像章带回来作为护身符佩戴。在单打决赛上,林丹如愿取得了冠军。

林丹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参赛时曾说:“我今天希望主席(毛泽东)也给自己带来一些力量,非常感谢主席,希望接下来有时间回去再好好的拜一下。”

当时,中国媒体当时将此作为体坛佳话进行报道。

与本届奥运会不同的是,当时的羽毛球世界冠军林丹所佩戴的毛泽东像章,没有像今天自行车女子团体赛冠军这般被聚焦,甚至惊动国际奥委会,要求中国奥委会就此事提交报告,其背后,是美国同盟体系持续对中国打压下中国与美西方对抗现实的折射。2008 年时,西方爆发了金融危机,而中国举办了举世瞩目的奥运会,被看作是“中国崛起”的标志。但当时中国的GDP尚排在美日之后,彼时的中国并未对美国形成直接威胁。2007年,哈佛教授尼尔·弗格森甚至创造“中美国”(Chimerica)一词,称中美已走入共生时代。

进入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得出“对华接触战略失败”的结论,2018 年,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发起贸易战,这标志着中美关系的根本性改变,中美关系跌入20年来的最低谷——虽然没有恶化到全面脱钩,但事实上,中美的全面对抗已经是既成事实。拜登的上台,延续了特朗普对华强硬打压和遏制的态势,建立对华统一战线,是拜登遏制中国的核心政策。

美国对中国的持续遏制和打压,激发了中国社会的反抗情绪,这是中国社会民族主义澎湃的源头。“中国人民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谁妄想这样干,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2021年7月1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站在中国地标性建筑天安门城楼上,在中共百年党庆大会上的讲话,引起了天安门广场上数以万计的人的热烈欢呼和掌声。

英国广播公司(BBC)澳籍记者斯蒂芬·麦克唐纳(Stephen Mcdonell)6月3日在推特(Twitter)感叹中国的民族主义:“今晚我去北京的一家烧烤店吃饭,这家店位于一个有外国使馆的区域,所有的店员都穿着这些T恤衫。上面写着:‘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对中国人说话。’”这句话源于中美阿拉斯加对话,在美方强硬语气指责和批评被中国之后,中国的外交官强硬反驳:“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面前说,你们从实力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

回到东京奥运会,中国社会的民族主义的情绪,一次次澎湃于中国选手对阵的奥运项目之中,特别是当中国运动员面对的是美国、日本以及台湾选手时,中国社会这种民族主义情绪更为强烈的释放。

在乒乓球混双比赛中,日本运动员战胜中国选手,夺得本届奥运会乒乓球混双的金牌。比赛期间,微博上的反日情绪高涨,用户们用各种各样的名字称呼日本选手水谷隼和伊藤美诚。伊藤美诚的“微笑”表情和激情动作,也引发中国网友反感,一些中国大陆网民跑到伊藤美诚的Instagram(照片墙)刷屏,怒批“你们没资格拿金牌”等语。虽然中日两国运动员私下关系并不糟糕,但在很多网民眼中,他们俨然成为必须被打倒的“敌人”。

+6
+5
+4

在另一项目——女篮比赛分组抽取时,一位体育评论员甚至称日本为“小日本”——中国对于日本带有仇视色彩的称谓。有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社会这种民族主义情绪在以往的竞技体育比赛中并非没有,但似乎没有本届奥运会如此让人感受强烈。

台海两岸间对立情绪,也投射到奥运会的赛场之上。7月31日晚间,台湾羽毛球男双选手李洋和王齐麟战胜了中国选手刘雨辰和李俊慧,获得台湾羽毛球首金,一度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中国大陆网民与台湾网民的激烈对峙,其中不乏激进用语。

2021年7月31日,台湾羽毛球男双选手李洋和王齐麟,战胜了中国选手刘雨辰和李俊慧夺得金牌。(美联社)

日本《雅虎体育》报道分析称,没有人会真的相信奥运会是和平的庆典,奥运会是每个民族和种族的身体和精神力量的竞争,关乎其国家荣誉和爱国主义。在美国媒体报道美国选手时,除了报道美国选手赢得了几枚金牌,另外最大的担忧总是中国今天又得了几块金牌。而中国网友则对美国媒体奖牌榜排名方式嗤之以鼻。

美国的好几个大媒体——甚至包括美国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USOPC)——都使用了一种有争议性的奖牌榜排序方式——以总奖牌数量为优先计算依据,而不是国际奥委会(IOC)的所谓“黄金标准”,即先计算金牌。在这个奖牌榜上,美国排在中国前面。而事实上,截至8月6日上午10时,中国在东京奥运上以34枚金牌排在第一位,美国以29枚金牌居于次席。

中国社会这种民族主义情绪的释放有着十分强烈的针对性,这显而易见。比如如丹麦羽毛球运动员安赛龙(Viktor Axelsen),击败中国运动员谌龙夺得羽毛球男单金牌,他也并未被中国网友视为“仇寇”,中国运动员的失金也未被视作是中国的耻辱。安塞龙从小“学中文”且“以林丹为偶像”,中共官媒新华社还特别发出长稿《安赛龙,会成为谁的李宗伟?》,大幅度报道决赛战胜中国队的他国选手。

2021年8月2日,日本东京奥运会,男子羽毛球单打决赛,丹麦选手安赛龙(左)击败中国选手谌龙后,两人在赛后交换球衣。(Getty )

正所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中国社会民族主义情绪在奥运会相关赛事上的情感释放,并非没有缘由,前文所述的美西方的打压之外,从中国社会的角度,西方媒体对中国无处不在的偏见和丑化,是中国民族主义情绪澎湃的又一源头。

以本届奥运会为例,路透社在发布运动员照片时,对中国运动员的“丑照”情有独钟,这在社交网络上也引发了谴责和声讨。8月1日,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推特(Twitter)账号发文狠批路透社失格行为。“那些‘西方媒体无偏见’的捍卫者和‘中国战狼’的批评者,现在在哪里?”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的推文,加上了批评“双重标准”的标签。

此前,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在报道中国选手杨倩夺得东京奥运会首金时,标题“内涵中国”——中国获得(首枚)金牌…还有更多的新冠确诊病例,但实际上,CNN所说的是东京奥运会又出现了更多的新冠确诊病例。有网友把路透社的操作与CNN在报道标题上“内涵中国”的事情联系起来,批评道:“这些有偏见的媒体是幼稚的、不专业的。”

《纽约时报》连续数天,重点推荐了一篇文章——《不惜一切代价:奥运金牌背后的中国体育举国体制》,该文称“中国为培养运动员设定的目标只有一个:为国家的荣耀赢得金牌。银牌和铜牌几乎都不算数。”“中国派出413名运动员参加东京奥运会,目标是金牌榜的前列位置,尽管中国公众正越来越留意运动员个人做出的牺牲。”对中国的傲慢与偏见,溢于言表。

中国人讲究“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你对我好,我要对你更好”,这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朴素善良的想法。但另一方面,也恩怨分明,中国近代以来所遭受的欺辱、压迫,让中国社会对于外来的打压和攻击,充满警惕和反抗意识,似乎已经成为中国人的本能,面对美西方的打压中国社会民族主义澎湃自然也不难理解,无可厚非。“只许你做初一,不许我做十五,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一位民族主义情绪浓烈的中国青年如是说。

可以理解,并不代表就不存在问题。中国大陆选手李俊晖和刘雨辰输给台湾后,也成为网上的被攻击目标。“你们没睡醒吗?你们根本没有努力。什么东西!”一位具有强烈民族主义情绪的微博用户说。其他被攻击的运动员包括神枪手杨倩,即便她为中国队获得了本届东京奥运会的首枚金牌。原因是她之前曾在微博上展示自己收藏的耐克鞋。“作为一名中国运动员,你为什么要收藏耐克鞋?”难道你不应该带头抵制耐克吗?”杨后来删除了这条微博……

中国网络上这种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显然已经“走得太远”,观察人士指出,这种在复杂历史与现实空间中毫无政治头脑的非黑即白的二元意识,绝对不利于中国现代社会治理建构,不利于中国崛起与民族复兴。“当民族主义走得太远,对国家来说是危险的。”

当然,这些愤怒的民族主义者并不代表多数中国人,这种极端的、愤怒的民族主义者被批判为“网络喷子”。微博上除了有愤怒声音,也有对中国队的广泛支持,包括在奥运赛场上的失利者。中国官方媒体也呼吁公众更加“理性”。“希望屏幕前的所有人都能理性地看待金牌、胜利和失败,去享受奥林匹克精神”,新华社的一篇评论写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