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城监狱里的大佬|周永康:曾与薄熙来密谋大事 狱中拥专属菜园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5年6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对周永康进行一审宣判。(VCG)

导语: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兴寿镇秦城村的秦城监狱,由公安部监所管理局直管,是中国最为神秘的存在。在中国秦城监狱关押着的,都是曾经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政治人物。目前中国落马的省部级,及以上高级官员大多在此集中关押,例如周永康、薄熙来、孙政才、郭伯雄、令计划、王立军等人。他们的身份不单单是落马官员,背后的发迹、崛起以及坠落,不仅仅是他们个人政治人生的写照,更蕴藏着滚滚向前的时代车轮,是一个个时代的映照。在中共二十大前,多维新闻刊发系列文章,还原这些秦城监狱里的昔日大佬们的仕途起伏、贪腐细节、心路历程与外界评价等,以昭时代之变,以警为政之众。

未知周永康与薄熙来在秦城监狱有无聚首机会,若二人碰面,从一度叱咤政坛到转眼索居囹圄,这两位曾经的国家级高官是否相对无言,还是巅峰同跌落望你如望我,顿生感慨。

从2014年12月5日被移送秦城监狱,周永康已在位于北京市昌平区的这所监狱中度过近7年时间。但同他的漫长刑期相比,7年时间并不算长,如果不发生严重的健康问题,如过去的陈希同,周永康很难获得保外就医的机会,他将在狱中度过余生,几乎不可能再看到秦城之外的世界。

但据一些未经官方证实的报道,比起其他监狱或者其他级别的犯人,虽然周永康不大能获得减刑假释或者保外就医,但他的确被给予某些“优待”。

报道称,秦城监狱的高级犯人们每周都有1次至6次单独放风的机会,每次20分钟至60分钟,牢房外的平地上,有一个个用高墙隔成的方格,放风时,一名犯人在一个方格里活动,看守则在高处监视。此外,高级监区的住宿与伙食待遇也较好,可住单人牢房,能吃到两荤一素一汤的一天三餐,且开门送饭而非通过牢门上的窗口,每周一还能得到牛奶、水果之类的补品。

《南华早报》曾说,周永康甚至还在他的牢房附近,拥有一个小小的菜园,可种植水果、南瓜等。当然较于普通监室,周永康的居住环境也好些,不仅牢房较大,配有坐式马桶、洗衣机、写字台等,还可读书看报,看一些内容受限的电视,亦可穿自己的衣服而不必总是着囚衣。他们的房间内甚至还被允许多一扇窗户,得以窥见更多天空。

曾任公安部部长和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必然对秦城监狱的情况知之甚详。但时移世易,“政治局常委”不再是护身符,若周能提前料到,也许就不致同薄熙来如此“密不可分”了。

曾有港媒披露,周永康和薄熙来有过一次密谈,内容主要是彻底否定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理论和实践,两人共同认为毛泽东晚年提出的关于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仍然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的论述和实践依然是正确的,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需要调整。

周永康和薄熙来被指“结党营私、篡党夺权”。(多维新闻)

薄熙来则表态,这个问题他已思考很久,并引用《共产党宣言》中“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来回应周永康。二人政治立场、价值观念一拍即合,表示要“大干一场”。回京后,周永康并未将薄熙来的言行向中央汇报,而是对“铁杆们”说,“我们要干成‘大事’,像薄这样的人应该利用,他可以帮我们冲一冲。”另有舆论猜测,周永康可能将十八大人事机密对外泄露,据此布局其人事安排,并且将2012年王立军逃往美国驻成都总领馆的消息告知薄熙来。

这件“大事”究竟是什么,中共官方始终未给出确凿答案,不过2016年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曾严厉批评“党内出现了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人,他们结党营私、篡党夺权,骄奢淫逸、贪赃枉法,严重污染了党内政治生态,造成了极为恶劣的政治影响。”

薄、周二人在十八大前后落马,且公开的利益输送网络也无甚交叉,据称周永康曾想在卸任政法委书记后做全国人大委员长,薄熙来剑指何方更不难想见,可知他们所谋的“大事”是什么了。

进入图集浏览周永康的“关系网”

+6
+5
+4

在中共党史中,周永康是唯一一位因腐败落马的政治局常委,铲平其山头也像一场浩大的战役。

有媒体曾梳理,围绕“周永康腐败共同体”,中纪委主要发起“五大外围战”,被形象概括为“剪裙边”——先是“‘川军’嫡系最先被查”。从1999年到2002年,周永康曾任四川省委书记,中共十八大召开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四川就有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原副省长郭永祥、原省政协主席李崇禧3名省级高官被查。随后,该省40多名厅级干部也先后落马。

第二步是“石油帮轰然坍塌”。2013年8月以来,查处的高官包括升任国资委主任,此前任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的蒋洁敏;中石油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永春;中石油副总经理李华林;中石油副总裁兼大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冉新权;中石油总地质师王道富、总会计师温青山等。

三是“公安系统党羽被查”。如原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原北京市国安局局长梁克;原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原河南省公安厅厅长秦玉海;原湖北省政法委书记吴永文等落马官员,均与周永康关系匪浅。

“秘书帮土崩瓦解”是第四步。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公安部警卫局原正师职参谋谈红、原四川省副省长郭永祥、原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李华林和原中石油国际事业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沈定成,均做过周永康的秘书。

最后一步是“多名亲属先他落网”。如周永康的长子周滨、儿媳黄婉、亲家黄渝生、亲家母詹敏利、三弟周元青、三弟媳周玲英、侄子周峰等人,或被查或被免,或失去联系,也是整体沦陷。

周永康能拥有这样根系庞大的腐败帝国,郭伯雄、徐才厚等人自然也不遑多让,他们也许共同组成了中共历史上的最丑陋一页。不过也正是随着周的倒台,中共反腐步入一个新的阶段,那件他曾处心积虑谋划的“大事”,恐怕很难再重现了。

执掌政法委期间,周永康任人唯亲权倾一时,彼时公检法系统积弊丛生,冤假错案频发,已经长成中共肌体上的巨大毒瘤,而十八大后针对政法系统掀起的三场运动——扫黑运动、清理遗毒,以及政法系统的整风运动,某种程度上都是对周永康“劣质遗产”的拨乱反正。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为何一定要打破所谓“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彻底查处周永康。惩前毖后,周永康的惊天大案,将在中共党史上永远留下特殊一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