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城监狱里的大佬|陈良宇:强闯邓小平住处 最具争议的“阶下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08年3月25日,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在天津市二中院出庭受审。(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导语: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兴寿镇秦城村的秦城监狱,由公安部监所管理局直管,是中国最为神秘的存在。在中国秦城监狱关押着的,都是曾经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政治人物。目前中国落马的省部级,及以上高级官员大多在此集中关押,例如周永康、薄熙来、孙政才、郭伯雄、令计划、王立军等人。他们的身份不单单是落马官员,背后的发迹、崛起以及坠落,不仅仅是他们个人政治人生的写照,更蕴藏着滚滚向前的时代车轮,是一个个时代的映照。在中共二十大前,多维新闻刊发系列文章,还原这些秦城监狱里的昔日大佬们的仕途起伏、贪腐细节、心路历程与外界评价等,以昭时代之变,以警为政之众。

陈良宇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二个入刑的政治局委员,也是中共建政以来唯一因贪腐落马的上海市委书记,在二十一世纪的最初几年,他可能还是中国最受瞩目的政治明星,承载着各界舆论和所有观察视线的最大期待。

围绕他的巨大争议性是显而易见的。尽管秦城监狱关押着数量众多的高级官员,但毫无疑问,即便置于今天,陈良宇可能仍是他们中最为特殊的一个。

陈良宇在狱中的编号是“0702”,07指入狱年份,02表示当年移交秦城监狱的重要嫌犯顺序,后来者如薄熙来、周永康等人,其狱中编号均照此规律。据报道,陈良宇在秦城监狱中被关押在一个接近20平方米的套间,内有独立卫生间、坐式马桶、脚踏式冲水等,牢门为铁皮包着的木门,门上方及厕所都有“窥孔”,供哨兵24小时监视。其监室内只有一张距地面一尺高的矮床,室内所有永久性设施都被去掉棱角,打磨成圆形,墙壁也经过特殊处理,以防止犯人自杀。

报道披露,陈良宇在狱中的生活较为规律,同其他重要犯人一样,可以不穿囚服,因此其多数时间还是穿西装,但不打领带,也不可穿皮鞋。每天9点到10点的单独放风时间,陈良宇通常会从监室门口开始打太极拳,打到放风地的门口再回去,或者散步,也可看报纸及内容受限的电视,或读读书、写材料。“服刑后,陈良宇曾提出用个人的资金改善伙食,并开列所需食品,如红酒、桃仁等,但遭到拒绝。”

喜喝红酒的习惯大概是陈良宇政坛生涯的生动写照,他是完全在上海成长起来的官员,并一路走向其仕途巅峰,也在上海遭“当头棒喝”,黯然迎来其结局。

2012年3月14日,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回答记者提问。(新华社)

1985年,陈良宇从上海电器公司往市委老干部局任职。当时该单位是新设部门,被多数人视为闲差,但陈良宇工作颇尽心。在任老干部局副局长期间,陈良宇主要分管基建,关于为高干部解决住房、建活动中心等,陈均竭尽全力,受到从中央各阵线退下来的老干部们的赞许。而后,也正是因这一股政治能量的坚实推荐,陈良宇被调往上海市黄浦区任区长,由此一路高升。

到2006年于市委书记任上落马,陈良宇在上海市政坛如鱼得水,堪称春风得意,他在中国经济最为活跃的改革前沿深度参与管理近20年,取得瞩目政绩的同时,也助其专横跋扈的个人特质进一步发展。据披露,陈良宇任职市委书记后,上海媒体经常接到其秘书秦裕或宣传部门指示,直接为各种关于陈的报道“定篇幅”、“定版位”;因私下较好,尽管时任黄浦区副区长的陈超贤已出现经济问题,陈良宇仍将其调任长宁区区长;而因其喜欢体育,主政上海后,陈良宇便将他原来的网球教练、一名区级学校的体育老师提拔到市政府办公厅任职;从1991年到2006年,陈良宇还先后与两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致其中一人三次怀孕,并要求对方做人工流产,且在此期间,又与其他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性关系。

甚有传言宣称,在2004年的某次政治局会议上,陈良宇就当时中共的宏观调控经济政策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发生激烈争论,坚持上海的情况要个别对待,并要后者承担“政治责任”。

彼时,锋芒毕露的陈良宇显然没有丝毫收敛,他的确也从未打算收敛过。早在1992年春,邓小平南巡到上海住在西郊宾馆,当时还是厅局级官员的陈良宇未经批准擅闯西郊宾馆打网球,遭中央警卫局人员阻拦后,当场大声吵闹起来,后遭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吴邦国怒斥才作罢。而到了陈良宇做市委书记,他毫不意外地“大胆”将目光转向规模庞大的上海社保基金,执意无视法律规定,挪用基金投资为其增值。

审判书显示,陈良宇为张荣坤获取10亿元社保贷款提供便利,以及低价收购上海城建投资公司持有的沪杭高速公路上海段经营权提供便利,造成国有资产损失3.21亿元。他还帮助中国华闻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闻控股)获得上海社保的10亿元委托贷款。

此外,陈良宇亦被控受贿罪与玩忽职守罪。包括接受港商杨崧才贿赂;安排其妻子黄毅玲挂职领空饷;帮助其弟陈良军从上海宝山区非法圈地783亩等。

最终,陈良宇以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2020年中,一度曾传陈良宇已经出狱,但随后又被辟谣。

2008年,上海市市长韩正做政府工作报告,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是十八大后升任全国政协主席的俞正声。韩正在报告中没有回避陈良宇和社保资金案,他直陈,“特别是陈良宇严重违纪问题和社保资金案影响极其恶劣、危害极其巨大、教训极其深刻,对党和国家的事业造成了巨大损害,对上海的改革发展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暴露出我们在制度上有缺失、管理上有漏洞、监督上有缺位。”

时过境迁,如今社保基金入市已是常态,养老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等入市也均有实质性进展,但这一行为在今天的出罪并不能被拿来彻底否定在过去的入罪,法律是演变发展的,虽然在不同时期的具体规定可能相互抵牾,但无碍其特定时空背景下合理性。而陈良宇之所以落罪,挪用社保基金当然是核心,却也并非全部肇因。

更重要的启示是,陈良宇的入罪经历足以警示官员们,如何在“大胆闯”和“守底线”间取得平衡,并克制自身的欲望,特别对于主政一方的高官,他们的过于激烈的闯劲和过于谨慎的保守,都可能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而至于陈良宇本人,围绕在他身上的种种是非对错,也许将永远“争议”下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