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联合军演|放弃不结盟?中俄联合作战指挥系统曝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与俄罗斯近年来最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同时也是俄罗斯首次参加的中国战略级别军事演习,正在中国西部省份宁夏隶属于西部战区陆军的青铜峡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举行,代号“西部·联合-2021”。在美军即将全部撤离阿富汗,阿富汗内战愈演愈烈之下,有媒体称中国与俄罗斯军演是针对阿富汗局势,同时也是为了显示中俄团结以应对美国的打压。巧合的是,号称美国近40年来最大规模军事演习“大规模演习-2021”,正在全球范围内举行,横跨大西洋、印度洋、太平洋17个时区,倒也真有些互别苗头的意味。

中国重型合成旅装甲集群现身俄罗斯(点击查看大图):

+10
+9
+8

中国与俄罗斯之间的联合军事演习,大体上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上海合作组织(SCO)框架下的多国联合军事演习,即“和平使命”系列军事演习,自2005年以来已经举行7次——俄罗斯举办5次、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各1次,2014年以来每两年举办一次成为惯例,演习的核心是反对威胁地区安全的“三股势力”——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

一是中俄两国联合军事演习,比如2012年至2017年轮流在中俄举行、每年一次的“海上联合”军事演习,其中2015年、2017年的“海上联合”军事演习还分为两个阶段,分别在俄罗斯西部的波罗的海、地中海与东部的日本海、鄂霍次克海举行。而自2016年起,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开始升级,两国首次举行了“反导系统的首长司令部计算机模拟演习”,即“连线双方的导弹指挥系统形成一个共同的防空网”。

2017年“海上联合-2017”中俄联合军演举行后,“海上联合”军事演习再未举行,取而代之的是中国派遣合成部队前往俄罗斯,参加俄罗斯每年在各个战略方向轮流举行的战略级别演习。2018年举行的“东方-2018”演习,是俄罗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战略性演习,参演人员超过30万,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Sergey Shoygu)甚至将其与苏联时代震惊欧美的“西方-81”军演相提并论。主演习场位于俄罗斯东部军区后贝加尔边疆区楚戈尔训练场,中国北部战区派遣了一支约3,200人、装备99A主战坦克的重型合成旅级别的战斗群参加演习,这是中国迄今参与境外军演人数最多的一次。

“高加索-2020”中国使用俄军现役装备参加联合军演(点击查看大图):

+5
+4
+3

2019年的俄罗斯“中部-2019”战略性演习,主演习场位于俄罗斯中部军区奥伦堡州,在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设有分演习场。中国西部战区派遣了一支以陆军合成营为基础组建的战斗群约1,600余人参加演习,包括1个陆上作战群、1个空中作战群、1个特战突击群及1个指挥保障队。俄中部军区由原伏尔加-乌拉尔军区与西伯利亚军区合并而成,负责伏尔加河、乌拉尔山以东西伯利亚地区及中亚地区防务。2020年的中俄联合军事演习轮到了负责高加索方向的俄罗斯南部军区,代号“高加索-2020”,约200余名中国军人参加了演习。

2021年在中国举行的“西部·联合-2021”演习,则是中俄联合军事演习首次在中国境内举行,“西部”代表了此次演习在中国负责西部战略方向的西部战区举行,也显示出这次演习的战略级别属性,“联合”则传承了此前的“海上联合”军事演习。从“海上联合”到“西部·联合-2021”,从战术演习到战略演习,一路走来,中俄两国军事演习的层级与融合程度、军事互信的程度不断提升。从中国多次到俄罗斯参加演习,到俄罗斯首次前往中国参加演习,也显示出中俄军事合作开始从俄罗斯主导向中俄平等合作转变。

“高加索-2020”时,中国参演军队仅携带步兵轻武器和轮式轻型装甲车,其他主战装备全部由俄罗斯提供,包括T-72B3主战坦克、BMP-3步兵战车、BTR-82A装甲输送车、巴松管反坦克导弹和伊格拉S防空导弹等多型武器装备。此次“西部·联合-2021”演习,俄罗斯参演军队也只携带轻型装备,包括步兵战车、装甲突击车在内的重型装备由中国提供。相比主战装备的开放,更为重要的是指挥控制系统的打通。

中俄联合指挥信息系统亮相军演(点击查看大图):

+6
+5
+4

此前的中俄联合军事演习,虽名为联合军演但仍是各自独立执行作战任务,所谓联合仅在战役指挥层级,而此次“西方·联合-2021”则打破了这一界限,不仅是战役指挥层级的联合,更有战术层级的联合作战,即中俄参演部队混合编组联合执行作战任务。为达成联合作战,中方还专门研发了“中俄专用版指挥信息系统”,“可内联各个指控分中心,下接各个作战群(队)指挥所,必要时还可直达两军单兵平台末端,既解决了语言不通问题,又提升了指挥控制实效”。中俄联合指挥部侦察情报要素主任田军称,通过这个系统,构建了“纵向到底、横向到边、全网互通、全时互联、全域可视、全程可控”的指挥链路。

指挥控制链路的打通,往小了说可以提高联合作战指挥控制效率提升战力,往大了说则是中俄两军真正意义上的联合作战成为可能,两国的军事互信提升到了新高度,不是军事同盟胜似军事同盟。在美国的持续对抗下,中俄两国以实际行动向美国说不。此次演习结束时,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与俄罗斯国防部部长绍伊古都将亲临演习场,届时两人将向外界传递何种信息可以想见。而中国之所以能够研制联合指挥系统,得益于中国曾大量采购俄制装备,尤其是防空导弹系统与战斗机,让这些俄制武器融入中国作战系统本就是应有之义,联合指挥系统顺理成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