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城监狱里的大佬|张阳:唯一自杀的落马高官 他究竟在保护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导语: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兴寿镇秦城村的秦城监狱,由公安部监所管理局直管,是中国最为神秘的存在。在中国秦城监狱关押着的,都是曾经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政治人物。目前中国落马的省部级,及以上高级官员大多在此集中关押,例如周永康、薄熙来、孙政才、郭伯雄、令计划、王立军等人。他们的身份不单单是落马官员,背后的发迹、崛起以及坠落,不仅仅是他们个人政治人生的写照,更蕴藏着滚滚向前的时代车轮,是一个个时代的映照。在中共二十大前,多维新闻刊发系列文章,还原这些秦城监狱里的昔日大佬们的仕途起伏、贪腐细节、心路历程与外界评价等,以昭时代之变,以警为政之众。

2018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军委原委员、军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张阳(右二)被开除党籍。(VCG)

如果张阳没有选择自杀,相信他也会如他的同僚——郭伯雄、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等一样,在秦城监狱度过余生的大部分时间。

张阳于2017年11月自杀,成为近几十年来唯一自杀的上将。他是文革之后,首位官方公布自杀的解放军上将,打破了中共40多年的纪录。

张阳也是中共十八大(以及之前)反腐运动中,“唯二”因为亡故没有走上审判席,并进入秦城监狱服刑的高官。另一人是审判前病亡的中共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两人的“关系密切”,命运也紧密相连。

张阳最后的职务是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是中共军委委员和上将。

生命终止于66岁的张阳,工作履历几乎都在军队政工系统。1968年张阳进入军部原驻地山西太原的解放军63军服役,从战士到班长,再从指导员到教导员,然后政治处主任、团政委。一路走来,他从事的都是政治工作。

1951年8月出生于河北武强县孙庄乡北堤南村的张阳,勉强读完小学后,宁愿跟着母亲下地干农活,也不愿再去学校“受煎熬”,只有小学文化,成为彼时张阳仕途的羁绊。因此,他也开启了恶补学历的模式,1991年10月先进入国防大学,后又坐进中央党校的课堂。1996年,从中央党校完成镀金的张阳,仕途发生了改变。

这一年他从炮兵一师副政委的岗位上,调任隶属原广州军区的陆军第四十二集团军163师政委,从西北进入东南沿海。1999年9月,张阳升任第四十二集团军政治部主任,2001年1月晋升少将军衔。2002年,升任第四十二集团军政委。2004年12月,任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2006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2007年9月,任广州军区政治委员。

张阳作为“徐才厚的嫡系”,在徐才厚的帮衬下,仅用7年时间,就完成了从副军职到正大军区职的进阶。2012年10月中共十八大后,61岁的张阳进入中央军委,成为军委委员及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2015年11月,军改后任新组建的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首任主任。

张阳被指与同样因贪腐落马的中共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关系密切。(VCG)

有关张阳和徐才厚的关系,坊间流传着诸多逸闻。一次徐才厚观看话剧,张阳全程陪同。演出结束后,又紧跟在徐才厚身后,上台与演出人员挨个握手,一时传为笑谈。更神奇的是,在陪同观看演出仅仅4天之后,张阳就升任全军总政治部主任。有文章对此感叹:“人生就是这样,有人拼尽全力,有人轻而易举。不是你不努力,而是你没选对方向。”

坊间还流传,张阳外号“张麻袋”,意思是张阳收钱、送钱,都是用麻袋来装。港媒《亚洲周刊》曾披露,张阳为了能晋升,曾分别向时任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各送出2,500万人民币。用中国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的话说:张阳的问题比郭、徐都严重,涉案数额巨大,作为政治部主任,他“五毒俱全”。

刘源谈到军中几位大老虎时指出,张阳、房峰辉(中央军委原参谋长)的问题,都是郭伯雄、徐才厚遗毒的一部分,当时牵连出来很多人。但张阳的问题比郭伯雄、徐才厚还严重,张阳涉案数额巨大,作为政治部主任,他“五毒俱全”。刘源表示:“对张阳的处置是天大的好事,表明我们有问题敢于去抓,敢于抓出来,不怕丑,不遮遮掩掩。”

2017年8月,张阳接受中共中央军委的组织谈话,调查核实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问题线索。官方通报显示,经调查核实,张阳严重违纪违法,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经组织安排,张阳接受组织谈话期间一直在家居住。2017年11月23日上午,张阳在家中自缢死亡。2017年11月28日,中国官媒新华社对外公布了张阳死亡的消息。

据称,张阳的自缢,打乱了中共对案件的调查。对于张阳自杀的原因,有说法称,是他意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也有说张阳希望以死保护其他关系密切的“人”。事后中共军报狠批:以自杀手段逃避党纪军纪法律惩处,是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无疑就是背叛。显示中共军方对其自杀极为不满。

在官方通报中,张阳被指 “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生活腐化、品行低劣”。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多次指出:“两面人”本质是一种政治投机主义,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谋求私利最大化,但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又以美好形象示众。“两面人”不仅会危害当下,扰乱人心,而且还会危害社会,祸及长远。中共反腐必须加大力度,警惕党内的“两面人”,把他们辨别出来,从党内清除出去。张阳恰恰是习近平憎恶的政治投机者、“两面人”。

张阳自杀背后,还牵扯着以郭伯雄、徐才厚为代表的一批腐败的中共高级将领。据统计,自2012年以来,解放军系统内,落马的上将就有7人,包括副国级2人(郭伯雄、徐才厚),正大军区级将领5人。这表明,在胡锦涛时代,他们贪腐、结党,组建“山头”,建构了架空军委主席的政治事实。

2015年3月,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杨春长少将一句“他们架空了军委领导人”,一度给平静的舆论场投下一颗石子,掀起阵阵暗浪,可谓一针见血,直指人心。短短几个字,向外界揭示出一个政治现实:在胡锦涛时代,中共总书记、军委主席在“群狼环伺”下,已然被架空。

2008年5月12日,中国四川汶川地震时,“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奔赴地震灾区的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竟然调动不了军队,温家宝当时气得摔电话。以至于当时的中共总书记、军委主席胡锦涛在黄金救生时间的72小时之后,赶到成都为温家宝撑腰。

因此,习近平在上任之后,立刻从人事、制度、思想上全面树立“军委主席负责制”,整治过去几年中国军队治军乱象。中共强调“军委主席负责”,恰恰是因为在过去的十几、二十年中,中国军队的实际控制权,并未完全掌握在军委主席手中,而是被一众大大小小的“军头”所掌控,因此他们才能如此骄纵,无所顾忌地贪污腐败。这一切,需要进行全面“拨乱反正”。今天中共高层,似乎已完成对那个时代的“拨乱反正”。但显而易见,教训也极其深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