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变天|塔利班能给予北京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塔利班尽管声名不好,但既然重返喀布尔,北京注定要与之进行接触。(Getty Images)

早在7月份,百度百科词条悄悄地更新了有关“塔利班”解释,并特别加黑“巴基斯坦塔利班和阿富汗塔利班两者不可混淆”。

当时,数十人乘坐的一辆大巴班车在巴基斯坦西北部省份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Khyber Pakhtunkhwa)达苏市(Dasu)附近遭遇汽车炸弹袭击,9名中国工程人员死亡,另有20多人受伤。

这次事件随后被证实为在阿富汗活跃的巴基斯坦塔利班斯瓦特分支组织所为。

而与此同时,一个由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Abdul Ghani Baradar)率领的访问团在7月28日造访了中国北部海滨城市天津,并与中国外长王毅进行了一场气氛融洽的会晤。

在这次会面前,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 Shaheen)在7月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塔利班将中国视为阿富汗的朋友,欢迎中国参与对阿富汗重建的投资,“塔利班不会允许任何人利用阿富汗,对包括中国、美国在内的各国发动攻击”。

这在当时引起中国国内舆论的轩然大波,人们质疑中国为什么会成为恐怖组织的朋友。

仅仅半个月,人们便知道了答案。

一方面,这是因为阿富汗塔利班不同于巴基斯坦塔利班(“巴塔”曾属于阿富汗塔利班的地方分支,但在2007年自立门户,效忠于基地组织,策划过多次针对中国人的恐怖袭击活动)。

另一方面,北京意识到,阿富汗塔利班即将重新夺回政权。

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进入首都喀布尔,并成立临时政府。尽管中国外交部当天并没有明确回应是否承认阿富汗塔利班政府的合法地位,但是华春莹表示尊重阿富汗人民的选择,这一切都已经足够。

新朝新气象。

时隔20年(当然,塔利班一直在控制着阿富汗相当部分地区),重新掌握政权的阿富汗塔利班刚刚上台,似乎的确在竭力改变国际形象,树立宽容和开明形象,甚至“大赦”前政府官员、军队人员,呼吁女性加入新政府等。

但是,笃信传统意识形态的阿富汗塔利班当真值得北京信任,满足北京的需要吗?

回顾北京与塔利班的接触。自1990年代阿富汗陷入“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内乱时期,中国便因为安全问题迅速撤回了中国驻阿富汗使馆人员,直到塔利班掌权也没有恢复。

2000年11月,时任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陆树林成为与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Muḥammad Umar)接触的首位非穆斯林国家高级代表。当时奥尔马拒绝驱逐藏匿在阿富汗的新疆分裂主义者,但是愿意做出承诺不允许他们在阿富汗策划对中国的攻击。作为交换,奥马尔同时要求中国承认塔利班政权的合法地位,并在解除国际制裁方面给予协助。

当然,双方缺乏信任,谁也未能兑现这些承诺。到“9·11”事件发生,中国表态支持美国反恐,那些承诺便不再具有任何意义。不过,北京与塔利班接触从来没有停止,据称私下的接触一直存在。当美军在阿富汗陷入泥潭时,务实的北京可能已经意识到,与塔利班的接触和合作将不可避免。

对于阿富汗,不管谁上台执政,北京的需要从来没有改变。

其一,继续要求塔利班等政治势力提供确实的保证,不要为反对中国的恐怖主义活动提供任何保障和便利。

自2014年以来,中国新疆的安全形势大为改观,但这并不意味着隐患彻底消失。由于阿富汗各方势力彼此独立隔绝,且与基地组织等恐怖主义组织都或多或少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针对中国的恐怖主义组织很容易藏匿其中乃至得到庇护。

中国一直寻求一个权威的谈判对象,但是在过去的20多年中,这一努力常常因为谈判对象不够权威或者对方无意做出这种保证而难有收获。

其二,与之息息相关,中资企业的利益能否得到保障。

作为古代丝绸之路和当下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枢纽,阿富汗的稳定对中国投资的意义至关重要。

正如塔利班所说,目前中国是阿富汗最大的投资国,但是真相是即使如此,中国的投资计划不容乐观,在最需要阿富汗当局合作和支持方面很难得到满足。

阿富汗矿藏资源丰富,但基本未开发,被称为“躺在金矿上的穷人”。据阿富汗政府估测,阿富汗的能矿资源价值超过3万亿美元(美国军方估测大约价值1万亿美元)。已发现1,400多处矿藏,包括铁、铬铁、铜、铅、锌、镍、锂、铍、金、银、白金、钯、滑石、大理石、重晶石、宝石和半宝石、盐、煤、铀、石油和天然气等。著名矿藏包括哈吉夹克铁矿、埃纳克铜矿、巴米扬煤矿、赫拉特锂矿、阿姆达利亚油气田、阿富汗—塔吉克盆地油气田等。
中国商务部,阿富汗国别投资指南(2020年版)

大约在2008年,中国中冶和江西铜业集团获得了阿富汗一个价值500亿美元的大铜矿开采权。艾娜克(Mes Aynak)位于阿富汗卢格尔省,距离首都喀布尔东南方向仅40公里,据估计蕴藏着4.5亿吨铜矿资源。

这对阿富汗政府来说是一个大合同,尤其是对于当地的采掘业来说,同时也是中国在阿富汗的最大投资项目。然而,直到今天,艾娜克仍一片荒凉。

早在2018年,《中外对话》的一篇实地勘察报道称,阿富汗政府答应提供的磷资源——铜矿深加工所需,但至今无法兑现,当地政府声称缺乏动迁矿区内居民的资金。而此外,艾娜克佛教古城遗址的意外发现推迟了工程进展,安全局势也那么不确定,也构成了中国方面不积极甚至要求重新签订协议的原因。

中国商务部提供的国别投资指南(2020年版)披露,中石油在阿富汗也有石油项目,当时瓦坦石油天然气阿富汗有限责任公司在2020年便无人员值守。此外,中铁十四局、中兴通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国十九冶、中国电力工程、新疆北新路桥建设、中国路桥工程、江苏省电力设计院等都有分支,运行情况不详。

塔利班上台,能否说服中国推进投资,可能不是其当务之急,却是其获得中国的支持并且确保执政的关键抓手——它要摆脱经济困局,寻求外国尤其是中国投资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