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城监狱里的大佬|房峰辉:苦孩子拼成上将 总指挥沦为囚徒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导语: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兴寿镇秦城村的秦城监狱,由公安部监所管理局直管,是中国最为神秘的存在。在中国秦城监狱关押着的,都是曾经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政治人物。目前中国落马的省部级,及以上高级官员大多在此集中关押,例如周永康、薄熙来、孙政才、郭伯雄、令计划、王立军等人。他们的身份不单单是落马官员,背后的发迹、崛起以及坠落,不仅仅是他们个人政治人生的写照,更蕴藏着滚滚向前的时代车轮,是一个个时代的映照。在中共二十大前,多维新闻刊发系列文章,还原这些秦城监狱里的昔日大佬们的仕途起伏、贪腐细节、心路历程与外界评价等,以昭时代之变,以警为政之众。

2009年中共建政60周年大阅兵,当时任中共领导人胡锦涛乘坐的检阅车驶出天安门,经金水桥驶上长安街时,阅兵总指挥、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驱车向前报告:“主席同志,受阅部队准备完毕,请您检阅!”这无疑是房峰辉50年军旅生涯中最为辉煌的一幕。然而,房峰辉当时恐怕没有想到的是,九年之后他会沦为囚徒,被关进位于北京北郊燕山脚下,距离天安门广场大约40公里的“中国第一监狱”秦城监狱。

房峰辉原名马咸阳,1951年4月出生,陕西旬邑人。生父马国选是一位中共老革命,官至正厅级,1960年在湖北省文化局党委书记任上病逝。当时,马咸阳才九岁,正上小学,跟随房姓母亲在西北农村生活。马国选病逝后,马咸阳的母亲先后改嫁两次,第一次改嫁到旬邑县城,第二次改嫁到与旬邑相邻的彬县(今彬州市)。母亲第二次改嫁时,马咸阳改名换姓,改随母姓房,取名峰辉。

从九岁开始,在不长的时间里,房峰辉就接连面对两个继父,那种寄人篱下的滋味,外人难以体会。幸运的是,房峰辉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这一半是因为天赋,另一半恐怕是希望通过好好学习然后摆脱眼前的生活。

高中毕业后,房峰辉开始主宰自己的命运。1968年,房峰辉应征入伍,长期在新疆军区下辖部队服役,历任排长,团、师、军、司令部作训参谋,军党委秘书、师司令部作训科科长,团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新疆军区副参谋长、师长。在基层的经历中,房峰辉大部分时间从事参谋工作。

1996年,房峰辉任兰州军区第21集团军参谋长,次年转任副军长。同样在1997年,房峰辉的陕西老乡、“西北狼”郭伯雄在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任上回到自己的发迹之地兰州军区任司令员。在部队,老乡观念本来就很重,郭房两人同在一个军区,自然有了亲近感,开始了真正的交集。

而房峰辉早年为了上位而巴结郭伯雄的故事,也一直在网络流传。2017年当外界盛传房峰辉被查时,一名自称被临时抽调担任郭伯雄秘书的作者匿名发表文章披露,1987年9月,他随时任兰州军区副参谋长的郭伯雄参加新疆军区战役集训,自称在七师当副参谋长的房峰辉曾庄重地向郭伯雄敬礼,并用陕西口音喊了声“姐夫!您好!”公开资料显示,郭伯雄老家陕西礼泉,与房峰辉祖籍陕西旬邑,同属咸阳市辖县。

有了“西北狼”的助力,房峰辉开始了人生的飞跃。在入伍整整30年后,房峰辉在1998年晋升少将军衔。1999年升任第21集团军军长。这是他军旅生涯的一个转折点。在担任第21集团军军长时,《解放军报》曾报道介绍说房峰辉是个电子发烧友,坚持订阅《无线电》杂志20多年,后来又订阅《电脑世界》。据说,房峰辉最大的乐趣就是钻进电脑室,研究开发军事指挥新软件,曾在《国防》杂志发表文章《信息化条件下民兵配合部队应急作战问题研究》,还主编过《科技练兵的聚集点》一书。

2002年,胡锦涛从江泽民手中接任中共总书记时,郭伯雄由中央军委委员、解放军常务副总参谋长晋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并连任十年之久。2003年,胡锦涛为了打破军中的山头主义,一度安排将领“交流换岗”。在郭伯雄的建议下,第21集团军军长房峰辉升任广州军区参谋长。在广州军区,房峰辉与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阳共事三年。

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请点击大图浏览)

+7
+6
+5

2005年,房峰辉晋升中将军衔。2007年,年仅56岁的房峰辉升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成为文革结束后北京军区最年轻的司令员,也是当时七大军区中最年轻的司令员。同年,房峰辉在中共十七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

按照国庆阅兵总指挥均由北京军区司令员担任的惯例,2009年,中共建政60周年大阅兵,房峰辉出任阅兵总指挥,迎来人生高光时刻。当时,他罕见地多次接受记者采访,介绍阅兵的筹备情况、特色亮点,也结合自身经历讲述解放军装备的发展轨迹,一时风光无俩。2010年,房峰辉晋升上将军衔。

2012年,在郭伯雄退休前夕,房峰辉由北京军区司令员升任解放军总参谋长,并在随后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上成为中央军委委员。在房峰辉之前的五任北京军区司令员,都在卸任后直接退役。不仅如此,此前的四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皆曾在两个大军区司令员职位上历练过,而房峰辉只担任过北京军区司令员。

房峰辉任解放军总参谋长时,张阳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他们在中央军委班子中再次共事,分别执掌总参谋部、总政治部。2016年中共军改后,房峰辉出任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首任参谋长,张阳则担任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首任主任。

2017年8月,联合参谋部参谋长职位突然易人。9月,房峰辉和张阳双双落选中共十九大代表。11月28日,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发布消息,张阳在接受调查期间自杀身亡。外界传闻房峰辉也在同一天接受调查。

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请点击大图浏览)

+7
+6
+5

在房峰辉最后一次公开露面过去141天后,新华社于2018年1月9日宣布,他因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处理。随后,房峰辉被开除军籍、党籍,取消上将军衔。同年10月15日,新华社又公布了房峰辉的新罪名:“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中央八项规定和军委十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情节极为严重,数额特别巨大,影响极其恶劣。”中共官方还指责房峰辉“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严重损害党的事业和军队形象”。2019年2月,房峰辉以受贿罪、行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

房峰辉落马的消息公布后,解放军军中即流传一首题为《问将军》的诗:“工人用下岗买断了工龄,他们用晋升买断了将军。气温正低,寒风正紧。问孙武问孙膑,问白起问韩信,问武穆问伯温,是谁让军队学会了经商?是谁培养将军更像商人?”

一名转业军官说:“可见军官士兵对郭伯雄、徐才厚和房峰辉、张阳这些人沆瀣一气的强烈不满。房峰辉行贿,向谁行贿?当然是向权力比他更大、位置比他更高、能提拔他的人行贿。他行贿的钱从哪里来?受贿来的,谁送钱给他他就提拔谁。上行下效,层层败坏军队风气。在郭、徐把持军队的时期,军队上某些单位,这种交易已经达到明码标价的程度。”

外界关注的是,房峰辉早已身居高位,还需要向谁行贿?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能从2018年1月《解放军报》评论员文章中找到线索:“对房峰辉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进行依法处理,是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中共官方并没有公布房峰辉到底有无向郭伯雄、徐才厚行贿,不过,中共官方均指责郭伯雄和徐才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职务晋升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