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精神殖民期盼中国复兴 南洋大叔从反共到挺共的独白与彻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当天,毛泽东与周恩来在天安门城楼的主席台上出席庆典。(Getty)

1992年,台湾歌手张洪量发行了专辑《有种》,由于前卫、奇幻的音乐风格,在当时的华语乐坛显得格格不入。

张洪量在歌中唱道,“我的家乡在台北、北京、上海、香港、广州、拉萨、青岛、长春、重庆、吉林、高雄、伊犁、西安、桂林,终究我们都是一个样儿”。

作为一张探索黄种人生命起源并对中华民族前途寄予无限厚望的作品,专辑承载的意义早已超越音乐本身。但《有种》的星火未能燎原,在一个四处宣扬台湾经验的年代,很少有人能像张洪量具备如此前瞻性的眼光,真正将目光投向彼时的中国大陆。

直到三十年后,当一批从小生活在反共,防共,恐共,甚至仇共氛围的海外华人发现,他们半生戮力向往的西方自由民主,带来的是硝烟四起的殖民与掠夺,当标榜文明价值的美国为维系全球霸主地位,不惜穷尽各种手段摧毁一个和平崛起的中国大陆,而曾经被他们带着傲慢与偏见看不起的一批人,经历火的洗礼,让这片古老土地完成了从一穷二白到繁荣富强的涅槃。

时代在变,中国在变,他们当中一些人也开始反求诸己,中国大陆的崛起与震撼,让他们(海外华人)愈发洞悉民主的弊病以及假民主之名去摧毁他人的阴谋手段,也让他们愈发相信,只有循着民族复兴的道路,才能够扭转百年来东方人被西方人压着来打的劣势。从而使这个世界走向人类共存共荣的荣景。带着这样的思考,最近一篇马来西亚华人撰写的“反思”文章,引起了很多海外华人的共鸣。

这位自称南洋大叔的作者在文章开篇写道,“我们反共(中共)都几乎反了一辈子了。我相信这是和我同辈分的人的一个集体经验。在这样的时代环境成长。我们一直以来都对中共没有好感。以我个人的经验来说,六四发生的时候我刚好在台湾,地理位置更靠近中国(大陆),有更深刻的体验,对当时在电视上播出的视频画面有更大的冲击和震撼。……六四使我们这一代人悲愤,对中共愤恨难平,使我们这些从来没有接触过中共甚至当时没有到过中国的海外华人由于这样的历史事件而得到具体体验并因此成为反共(中共)的'先锋'(相对时下的这些年轻人)。这是我们那一代人的集体经验和集体记忆。”

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作者年轻的时候,也曾对当年国民党败走台湾使中国无法成为国际民主国家的一员而耿耿于怀,惋惜不已。他回忆,“当时我多么希望国民党当年可以打败中共而在中国立国。”(现在我明白如果当年国民党赢了,中国就完蛋了。)

作者并不讳言,由于中国的多年积弱,成为“东亚病夫”,所以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海外华人,一直以来都有一种我们永远比不上西方人的民族自卑感。所以,当时的中国人有很多都是崇洋媚外的(包括现在的中国人仍然是非常崇洋的),至于海外华人,即使不媚外至少也崇洋。

他提出一个“脑死理论”,就是大部份的人其实到了30 岁就“脑死”,这是因为大部份人到了那个年纪基本上对所有事情的认知已经定型,也就是在思想和理念上的僵化,基本上你很难去改变他的思想和偏见,那已经成为一种意识形态。

台湾的蒋记“中华民国”当年因为流行文化对外输出,曾一度是很多海外华人的精神祖国,图为2020年7月26日,台湾前领导人马英九前往金门大胆岛、二胆岛纪念“大二胆战役70周年”。(Facebook@马英九)

究其原因,几十年前南洋华人在所在国家的反共背景下迎来了台湾流行文化和香港流行文化的输入,而红色中国在这方面缺席。尤其当台湾的流行文化大行其道,面对彼时遭遇外交横逆,却创造了经济奇迹国民党政府,在蒋记中华民国宣扬四海归心的年代,自然对新马地区的华人进行了成功的心灵“统战”。由于新马地区的统考文凭被台湾承认,使当地有很多的留台生,因此新马华人和台湾之间一路来都保持了非常亲密的关系,也为台湾的南向政策大开方便之门,甚至延续到现在的民进党时代。而直到1990年代,中国大陆摇滚音乐的崛起,中国流行文化才真正进入东南亚市场,可以说在此之前,这些南洋华人某种程度是被港台文化“精神殖民”的一代。

谈到如何从昔日反共到底开始改变对中国大陆的刻板印象,作者分享了自己的亲身经验:

“以我个人为例,即便我去了美国长期居留而接触了各种各样的中国人也对中国有了更多的了解,而在回到大马之后,在 2014 年香港发生了所谓'雨伞革命'的示威运动时,在一开始时我也参与了大马声援香港的活动,后来则在这场民运开始荒腔走板时不再认同他们。现在回顾起来,我当时对中国大陆对香港(包括对台湾)当地的政治状况和社会生态还是非常缺乏了解的,以至于多年来先入为主的'中共是坏人'的刻板概念令我一厢情愿的支持香港那一边。而我当时并没有实际掌握到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实。一直到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成为美国总统跟中国展开贸易战和科技战时我自然站在中国这一边,也在这个时候香港发生了以'反送中'示威开头的叛乱暴动事件,就是这一次,美国终于露出了很大的破绽,也终于使我彻底看清了一些事情。”

这位南洋大叔说,“这是美国继上次在六四事件企图搞垮中国不果之后,最倾尽全力试图为中国制造分裂危机的一次颠覆行动,事实证明,美国一直在试图祸害和分裂中国,从西藏,新疆到台湾和香港,都只是美国在利用这些课题企图去搞垮中国而已,中国是一个独裁国家还是民主国家对美国来说一点都不重要,美国搞他的欧洲盟国都从不手软,搞他的傀儡日本也从不手软,面对足以威胁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的中国,更是无所不用其极。从美国策动的香港叛乱暴动事件中,我终于彻底地清醒了。”

对于部分海外华人所谓的“反共不反中”,他更一针见血地点破了当中的迷思,谈道:

“我以前也是那种'我是反中共,不是反中国'的人,不同的是,我是反共亲中,但是后来我也开始发现了问题。首先,不管我们多么不喜欢共产党(中共),但是到了今时今日,中共确实用它的能力和成就狠狠地刮了我们这些资深反共人士一巴掌,这是我们必须承认的,没有中共就没有今天的中国,所以到现在我们必须反问自己一句,我们是在反什么?……因此我们无须拘泥于中共跟我们在某些方面理念上的不合,因为这个问题在现阶段是无法解决的。以上这些道理,是那些认为我们在为中共的独裁背书的人所不能了解或者根本不愿意去了解的,而我们显然无法对别人的智商有所要求。当我能够对中国的发展推演到一百年后,你是跟不上我的。夏虫不可语冰。”

2021年3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左二)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左一)于阿拉斯加同美国会谈时,有力回击美国的姿态,振奋了海内外的炎黄子孙。(Reuters)

以上所述记录了一个南洋华人重新认识中国的心路历程,当曾经坚决反共的一代人,开始彻悟,中国的前途,是掌舵在昔日他们眼中的仇敌手中,而这种自动自发的“觉醒”,不受任何势力的控制,这种转折,这种彻悟,无疑是动人且发人深省的,因为背后代表了千千万万的海外华人,肯定中国崛起带给世界的划时代的意义,因为她打破了蒙在西方发展奇迹上外表光鲜的“皇帝新装”,证明不靠军事掠夺、殖民主义、奴隶贸易,也能走出一条民族复兴的康庄大道。

在这篇文章的最后,对于中国的未来,作者留下了一段深刻的思考:

人类来到了一个临界点。这是一个东方和西方的对决。只有中国能够与西方霸权抗衡,一决雌雄,一比高下,只有中国可以。只有中国能够扭转局势,只有中国能够改变这个世界,只有中国才能够改变东方人的命运,只有中国才能够扭转百年来东方人被西方人压着来打的劣势而使到这个世界朝一个更正确的方向发展,走向人类共存共荣的荣景。只有中国可以做到。连上帝都阻止不了中国。中国只是王者归来,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因为中国人不吃这一套。西方不再可以为所欲为,奴役整个世界,只有中国可以告诉西方 ,not anymore。这就是今天我们所面对的国际形势。而你其实没有不选边站的权利。当然你也可以无视。毕竟中国才刚开始。先知先觉的人知道该选哪一边。后知后觉的选错边的人不出二十年已经开始后悔,不知不觉的人就继续不知不觉好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