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城监狱里的大佬|谷俊山:胡锦涛称其“祸害” 将女儿献给徐才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谷俊山的“将军府”,修建耗时三年有余。(VCG)

导语: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兴寿镇秦城村的秦城监狱,由公安部监所管理局直管,是中国最为神秘的存在。在中国秦城监狱关押着的,都是曾经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政治人物。目前中国落马的省部级,及以上高级官员大多在此集中关押,例如周永康、薄熙来、孙政才、郭伯雄、令计划、王立军等人。他们的身份不单单是落马官员,背后的发迹、崛起以及坠落,不仅仅是他们个人政治人生的写照,更蕴藏着滚滚向前的时代车轮,是一个个时代的映照。在中共二十大前,多维新闻刊发系列文章,还原这些秦城监狱里的昔日大佬们的仕途起伏、贪腐细节、心路历程与外界评价等,以昭时代之变,以警为政之众。

2015年8月,解放军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被判处死刑,因其“归案后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具有重大立功表现,且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宽处罚情节”,故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谷俊山的“重大立功表现”,正是揪出徐才厚。

这位爱走“上层路线”的中共前高级将领,所以在军中连年蹿升大肆贪腐,其最“坚实”的后台,也正是主掌军队政治工作十余年之久的徐才厚。2018年刘少奇之子刘源出书《梦回万里 卫黄保华:漫忆父亲刘少奇与国防、军事、军队》,回忆其充当“反腐先锋”的岁月。

刘源在书中称,他在2011年11月向中共中央反映了谷俊山的问题,当年徐才厚即找其谈话,“暗示我,还不一定谁整谁呢?刘源你告谷俊山,还没准谷俊山把你整倒了呢?”“徐才厚掌管政治工作十年期间,对选人用人造成的污染和危害是全局性的、致命性的,对党和军队事业损害破坏极大。”

在官方通报之外,有关谷俊山案的多数惊人内幕,大多来源于国防大学前政委刘亚洲及该校教授公方彬的演讲与文章。

谷俊山被立案审查后不久,公方彬在博客发文《谷俊山贪腐案证明了什么》,称其“不信马列,笃信鬼神,把一些‘大师’、‘仙姑’奉为上宾,经常请到家里算卦看命。为了乞求神灵保佑,在濮阳老家大兴土木,在所谓‘风水’最旺的地段为其父亲建造豪华墓园。被免职后,仍对‘年关一过,立马复职’的算命先生的鬼话深信不疑。被‘双规’时,还在裤兜里藏一块小桃木,妄图以‘桃’代‘逃’,躲过法律惩处。”“开会时谷俊山很少能讲出几句有见识有思想的话,但到了酒桌上,哥们义气、江湖气全出来了,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匪气霸气十足。”

郭伯雄(右)与徐才厚同为中央军委副主席,被指架空了军委主席负责制。(VCG)

公方彬在文中披露,对于谷俊山的行径,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胡锦涛是清楚的,“总后领导第一次向胡主席汇报情况,讲了两个多小时,原来向胡主席建议把谷俊山调离总后,胡主席不同意,认为这样的人调到什么地方都是祸害,是胡主席下决心惩处谷俊山,才将其绳之以法。

更令人咋舌的内幕来自刘亚洲的一次非公开演讲。谷俊山归案后,刘在一场面向国防大学师生的座谈会上称,徐才厚到济南军区做政委时,谷俊山时任军区生产部部长,“谷俊山提着东西来见他,被拒之门外。第二天早晨,太阳从东边升起了,徐才厚打开门一看,谷俊山居然还提着东西在门口站着……徐才厚是在谷俊山暴风骤雨般的打击下投降啊。”

“比方说,他给徐才厚献了女歌星、献了女演员、献了女服务员,这还不算,他居然把自己的女儿献给了徐才厚。更令我感到‘敬佩’的是,徐才厚和他女儿在里面巫山云雨的时候,谷俊山就在外屋坐着。”

刘亚洲称谷俊山具有中国农民一切恶劣的特点,“谷俊山最后一次找徐才厚帮忙,徐才厚说:你把我在全军的威信都搞没了。谷俊山恶狠狠地说:你还有什么威信!摔门而去。”

如此类突破人伦的行为,足显谷俊山案之恶劣。之后的相关公开报道印证了这一点,如纪检部门到谷俊山家乡一处地下室起获没有审出的大量茅台酒;谷俊山染指北京黄金地段军队地产达数十块,拥有30套房,每套面积都在170平米左右;在上海,一块军产地皮卖了20多亿元高价,其中大约有6%属于谷俊山的回扣;其家中有一艘寓意“一帆风顺”的大金船,一个寓意“金玉满盆”的金脸盆,以及一尊纯金毛泽东像,贪污财物足足装满4辆卡车……

+5
+4
+3

谷俊山的上升之路,完美展现了其“上层路线”的“成功”。

据报道,谷俊山1971年参军入伍后,被分配到沈阳军区航空兵16师48团服役,因能力一般,在党员评议中多次获得“差评”,更遭到时任团副政委张龙海的公开批评。但随后谷俊山开始追求张龙海之女张素燕,不久二人结婚。

1985年适逢裁军,曾经公开批评谷俊山的张龙海,此时已是其岳父。通过在济南军区的关系,张龙海将谷俊山调到河南濮阳陆军军分区,靠着到处送礼,谷俊山亦赢得军分区领导赏识。

1996年,徐才厚从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调往济南军区任政委,遂发生前述刘亚洲所讲故事,谷俊山再次成功走通“上层路线”,牢牢同徐才厚绑定。不出所料,不久后徐才厚重返中央军委,谷俊山亦随之进京且连年蹿升——2001年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副部长;2003年晋升少将军衔;2007年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全军房改办公室主任;2009年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晋升中将军衔。

即便在被正式宣布调查前,尽管谷俊山自知大势已去,仍多次送给徐才厚贿金,共计达4,000多万元。不过此时的徐才厚,也已然是自身难保。

被“双规”之后,随着挖出的问题越来越多,谷俊山越来越感觉“没人能像承诺的那样保自己,开始如实交代问题,包括几次行贿徐才厚上千万元的情况”——在最后关头,靠送礼行贿无往不利多年的谷俊山,终于不得不面对其“上层路线”的失败,与其后台徐才厚一道,成为军队腐败最不堪的一个注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