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美国坐不住了?中国学者揭秘谁在承担加征关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不久前,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出人意料地宣称,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伤害了美国消费者,言下之意美国消费者承担了美国加征的关税。紧接着,来自美国零售商、芯片制造商、农民等近36个最具影响力的商业团体,呼吁美国政府重启对华谈判、削减进口关税,以免拖累美国经济。美国对华加征关税已经或即将拖累美国经济,美国消费者真的承担了美国对华加征的关税?中国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给出了答案。

特朗普一手挑起的中美贸易战至今仍没有停止的迹象。(Getty)

自2018年美国以所谓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偷窃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等为由,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挑起中美贸易战以来,至今美国先后4次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

2018年6月16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了第一批1,333个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税清单。7月6日,美国对第一批清单中818个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的额外关税,中美贸易战由此开打;8月23日,美国对第一批清单剩下的价值16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额外关税,是为美国对华第一轮加征关税。

2018年9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的关税,于9月24日实施,次年1月1日关税将进一步增加到25%。9月24日,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关税生效,是为第二轮美国对华加征关税。

美国对华加征第二批关税后,尽管中美之间举行了经贸谈判,美国也推迟了将于2019年1月1日施行的25%税率,但美国的漫天要价中国无论如何也难以答应。2019年5月10日,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税率由10%增加到25%,是为美国对华第三轮加征关税。随后,5月15美国将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纳入实体清单,前后实施了三轮制裁。

2019年8月1日,特朗普宣布对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的关税。9月1日,美国对价值1,12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12月13日,中美宣布达成一项初步协议,原定于12月15日生效的对1,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不再实施。据中国智库第一财经研究院统计,至2019年9月1日68.5%的中国输美商品被加征关税,12月15日加征关税实施后则将覆盖96.8%的中国输美商品。

2020年1月15日中美贸易协定在华盛顿白宫东厅签署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右)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左)出席记者会。(Reuters)

2020年1月15日,经过艰苦的谈判,中国以扩大购买美国商品为代价,与美国达成了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美国同意在30日内,将针对1,2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新征关税降低一半至7.5%”。2021年1月20日,特朗普卸任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台,中美贸易战持续至今。特朗普在总统任期倒数第七天,以强迫劳动为由对中国新疆出产的西红柿、棉花出手,拜登时期进一步扩大为“新疆棉花风波”。

2018年,美国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当年美国关税收入为413亿美元,相比2017财年增加约19%,进口额增长8.2%。中国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由此推算,2018年美国关税增量比2017年多67亿美元,其中约39亿美元来自对华加征关税。

2019年,美国对价值3,62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当年美国关税收入暴涨105%至708亿美元,进口额增长了10.2%。张岸元由此推算,美国2019年关税增量比2018年多362亿美元,其中约327亿美元来自对华加征关税。

2020年,美国对华加征关税商品的总额仍为3,620亿美元,但因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其中1,12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由15%降低为7.5%。当年美国关税收入降至686亿美元,相比2017年增长98%,进口却负增长1.1%。张岸元由此推算,2020年相比2017年增加的340亿美元关税几乎全部来自对华加征。

新冠肺炎疫情为中美贸易战增加了变数。图为2021年1月11日美国达拉斯民众排队接种新冠疫苗。(AP)

2021年美国对华加征关税没有变化,截至2021年5月的2021财年前八个月,美国当年关税增量比2017年多295亿美元,其中约271亿美元来自对华加征。至此,从2018年7月美国对华加征关税至2021年5月,美国对华共计加征关税约977亿美元。那么,这些关税都是由谁承担的呢?

张岸元通过“对数差分面板数据回归”方法计算认为,“中国和美国共同承担了加征关税的成本;随着疫情演进、时间推延,美方承担的比例开始上升”。以中国商品到岸价(美元计价)为参照,第一阶段为价格下降阶段(2018年7月至2020年初),中美分别承担52%、48%的关税成本;第二阶段为价格低位徘徊阶段(2020年初至2020年末),中美分别承担64%、36%的关税成本;第三阶段为价格恢复上涨阶段(2020年末至2021年3月),中美分别承担53%、47%的关税成本。并且,人民币越是升值,以美元计价的中国商品到岸价越是上涨,美方承担的比例越大。

也就是说,在张岸元看来,美国消费者承担关税始终都是存在的,但中方承担的比重始终都高于美方。只不过,随着滥发美元导致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涨的传导,以及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响,美元因滥发走弱导致人民币等其他货币相对升值,中美承担加征关税的比例在此消彼长。2021年3月中美已经是53%比47%,至今恐怕已经逆转,中国商品出口价格的不断上涨也印证了这一点,耶伦及美国商业团体的呼吁就源于此。

但中国似乎并不急于与美方谈判,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Wendy Sherman)7月访华时,中国开出了一份改进清单,将一系列美国制造的所谓筹码作为中美重启谈判的前置条件,然后就没有了然后。中美似乎是在比耐心,比谁更撑得下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