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惠宁喊话香港︱“慢进也是退” 香港该往何处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23日,由国务院港澳办、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中国人民银行等多个部门组成的国家“十四五”规划宣讲团在香港举行系列宣讲活动,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作开幕致辞时表示,香港发展的最大机遇在内地,“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这既是中央对香港的警示,也是香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修例风波后“由乱及治”的香港,在新的历史阶段,是时候思考自身定位和未来发展的着力点了。

在讲话中,骆惠宁提了三点:认清国家规划要求,全面把握香港的发展方向;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不断提升香港的竞争优势;善用国家政策支持,努力开创香港发展新未来。从“认清”到“融入”再到“善用”,从认识论到方法论,言简意赅,表明了中央对香港的要求和期待。认识是行动的先导,对今天的香港来说,尤其迫切地需要认识到,发展是硬道理,香港的发展离不开内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并善用国家政策支持,香港才能重整旗鼓再出发。

骆惠宁在会上致辞。(香港中联办)

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便是最好的例子。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桥头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试验场,从1980年设立经济特区到今天,已经由最初毗邻香港的一个两万人的小渔村,发展成为人口超过2,000万的现代化国际都市,与北(京)上(海)广(州)并列为中国“一线城市”,经济规模超越香港,仅次于北京、上海。

2020年深圳市地区生产总值(GDP)超过2.76万亿元人民币,居亚洲城市前五位,进出口总额突破万亿元,其中出口额实现内地城市“二十八连冠”;人均、地均地区生产总值居内地城市前列。反观香港,整个2020年,香港完成的名义GDP为2.71万亿港元,按平均汇率换算为2.41万亿元人民币,不仅低于深圳市,也低于大湾区三大核心城市的另一城市广州市。

深圳之所以能够后来居上,除了国家的政策支持,更重要的是深圳读懂了国家的发展方向,抓住了改革开放赋予的历史机遇,其中的关键更在于自身的主动——利用好自身的条件,主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回顾历史,改革开放初期,深圳凭借区位优势和特区政策优势,率先参与国际循环。深圳依托毗邻香港的区位优势以及经济特区的政策、税收等方面优势,积极承接香港的加工装配订单,吸引大量“三来一补”企业到深圳落户。1979年底,兴办了200多个“三来一补”企业,与香港形成了“前店后厂”的合作模式。同时,承接台湾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一大批台企纷纷在深圳设厂开展加工贸易。这一时期为深圳的腾飞奠定了基础。

20世纪90年代,随着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中国改革开放进入新阶段,加大对高新技术的引进,深圳开始从“深圳加工”向“深圳制造”迈进。至2000年末,深圳已有161家先进技术型企业。这一阶段,“深圳制造”享誉全球,1993至2000年,深圳连续8年进出口总额位居全国大中城市第一位,电讯器材、家电、玩具、箱包、鞋帽等远销海外。

深圳环卫工人从邓小平画像广场经过。(视觉中国)

进入21世纪,深圳借助加入WTO的契机,加大力度引进头部跨国公司在深圳投资高新技术产业,同时加强对本土高新技术产业的支持,“深圳制造”逐步进化为“深圳创造”。2001年,《福布斯》杂志列出的世界500强公司中,有70多家落户深圳,其中IBM、日立、飞利浦、杜邦、惠普、三星、施乐、康柏、三洋、理光、西屋电气、东芝等15家在深圳投资高新技术产业。

深圳通过倾斜性产业政策、新办高新技术园区、支持民营企业建立研发机构等措施,加强对本土高新技术产业的支持。这一阶段深圳以创新科技作为经济增长龙头,孕育出华为、中兴、大疆等本土高科技企业,不仅蜕变成为一个国际化城市,同时还成为可持续发展的典范,无论速度与幅度,都创造了世界奇迹。2020年,深圳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首次突破了1万亿元,成为引领深圳经济发展的领头羊。可以看到,深圳的每一步发展,都踏中了国家发展大局的鼓点。

深圳的发展奇迹和崛起,对一度陷入政治意识形态陷阱,社会撕裂,发展乏力香港,无疑具有启示意义。为香港未来计,为百万民生计,香港从政府到民间,都需要正视现实,积极融入国家发展战略,主动找到自己的定位,并充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香港应该自信,因为迄今为止,“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仍有自己无可替代的优势和作为特别行政区的政治价值。香港作为一个自由港、独立关税区和经济体,它的国际化与开放程度,能为中国经济发展、人民币国际化、对外政治与经济交往、法治与城市治理等提供独特支持。而且这个城市拥有比深圳更稳固的基础建设、发展及管理经验,香港市民亦具备各种推动现代发展的专业素质。

“香港之所以拥有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和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等经济地位,根本在于拥有连接内地的区位优势和自身良好的投资营商环境。”骆惠宁说。直至今天,这依然是香港的独特优势和经济发展依托。如果,香港以其独特的自身优势,读懂国家发展方向,积极主动融入国家发展战略,港深两地,乃至整个粤港澳大湾区无疑也可优势互补,香港自然能够实现自我的同步发展,在国家发展格局中发挥独一无二的作用。

事实上,“十四五”规划有关香港的内容,被认为具有很强的前瞻性和指导性,也给香港释放了很多有利发展信号:一是明确继续支持香港提升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地位,巩固自身传统优势产业;二是支持香港发展国际创新科技中心、中外文化艺术交流中心,提升国际航空枢纽地位,进一步完善香港产业结构,培育新竞争优势;三是支持香港参与、助力国家全面开放和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以香港所长对接国家所需,充分发挥中国经济内循环与外循环重要节点的独特优势。

国家政策是“风向”,扬帆起航,如何迎“风”扬帆,香港需要捕捉到风向。比如,“十四五”规划中“支持香港提升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地位”,这一句中的“提升”是什么意思?香港如何做到“提升”?显然需要香港更积极、主动地去谋划、去实施。“政策不能等喂到嘴边,自己应该了解自己发展需要怎么样”,这方面香港显然需要加强。因为说到底,国家只是引路人,真正走路的还是700多万港人。香港究竟能否抓住历史发展机遇,能否不再重蹈重大利好政策前“跳车”的覆辙,读懂骆惠宁的谆谆告诫,认清国家规划要求是第一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