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媒嘲笑辽宁舰及山东舰甲板“坑坑洼洼”翻车[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印媒近期发表文章对中印两国航空母舰作出评价:中国海军的辽宁舰、山东舰使用的飞行甲板看起来“坑坑洼洼”,像是被“刮花”了一样。相比之下,印度海军正在试航的“维克兰特”号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就相当光滑,看起来简直是“光可鉴人”。两相对比,中国海军的两艘航空母舰相比印度海军的“维克兰特”号,设计和制造上的“拉胯”可见一斑。

中国大陆微信公众号军武速递对此称,甲板越亮越好?从明面上看,印度海军拿出去的这个“维克兰特”号的飞行甲板,看起来就像是大块钢板,虽然这工艺和油光水滑、光可鉴人还有点距离,但确实看起来十分平整光滑。再看中国海军的两艘航空母舰,甚至再看中国海军的其它水面舰艇,这舰面甲板乍一看过去确实有点“灰不溜秋”,不反光就算了,有些放大的镜头看起来就像是飞行甲板上铺了柏油路一样。那么,印度海军“维克兰特”号航空母舰使用的飞行甲板真的比中国海军航空母舰先进一代吗?中国海军“辽宁”、“山东”舰的飞行甲板真的是单纯的“涂了一层柏油”吗?

+23
+22
+21

文章对此表示,绝对不是!甚至恰恰相反,中国海军航空母舰、包括水面舰艇使用的、看起来像是“柏油”的特种涂层在性能上要远远强于印度海军“维克兰特”号上的钢制飞行甲板,与美国海军航空母舰上使用的涂层算是同代装备,相比印度海军“维克兰特”号的钢甲板,中国的应该已经算作是第四代飞行甲板材料了。

文章分析称,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各主要军事强国将航空母舰投入战场以来,人类建造的航空母舰已经前后发展出了木制飞行甲板、钢木混合飞行甲板、钢制飞行甲板、钢制涂覆特种材料涂层飞行甲板四代产品。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美国海军、旧日本海军航母上,木制飞行甲板均得到了成功的运用,木制甲板一般使用高质量的橡木、杉木或柚木制造,且需要经过复杂的防腐处理工序。航母使用的木制飞行甲板有着重量轻、防滑性能好、摩擦力高、隔热效果较好等优点。

相比之下,钢制飞行甲板在热带海区运作时,往往会导致舰面温度过高,给航空作业造成困难,且热传导到舱内后,还会对机库的舰载机作业造成危险。因此,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除了英国皇家海军在温带、寒温带海区运作的部分护航航母,美日两国海军的大型舰队航空母舰不约而同地都使用了高质量的木制飞行甲板,运用效果也很好。

不过,木制飞行甲板尽管具备诸多优点,但它的缺点也是很明显的:防护性能非常差,尤其是面对美日两国海军普遍装备的500磅、250磅航弹,木制飞行甲板几乎都难以防御,有大量的击穿与摧毁战例。

因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期开始,美国、日本海军的航空母舰开始使用钢木混合飞行甲板,这一飞行甲板的基本技术特点是采用了早期的“复合装甲飞行甲板”,也就是表层依然使用木制甲板以确保飞行甲板的摩擦力、隔热性等技术性能,而在甲板下方则附加安装一层装甲钢板以确保飞行甲板的防护能力。

以美国海军二战后期装备的“埃塞克斯”级舰队航母为例,该型航空母舰在木制飞行甲板的下方安装有一层76毫米厚的水平装甲板,用来保护机库的安全,同时在木制飞行甲板的面层上还安装有一层比较薄的钢板,靠这三层“夹心饼干”式的复合装甲板来保护机库的安全,这套飞行甲板在随后的海战中多次经受住了考验。

尽管钢木混合飞行甲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越来越被诸多国家接受,但伴随着新一代喷气式舰载战斗机在二战后的快速出现,钢木混合飞行甲板也以极快的速度退出了历史舞台:毕竟,以木质结构的强度,已经很难承受喷气式舰载机在起飞和着舰时的冲击了。

以美军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研制的新型舰队航母来看,均使用了全钢制飞行甲板,英军研制的舰队航母、苏联红海军制造的反潜巡洋舰等也均使用了全钢制造的飞行甲板,且由于航空母舰的舱室设计进行了更新,在飞行甲板下方并非直接安排机库,因此钢制甲板的热传导问题在加装了舱室空调系统之后,在一定程度上也得到了解决。

但是,钢制飞行甲板相比木制飞行甲板,它摩擦力较小、在寒带海区表层结冰后容易打滑、在热带海区运作时表层温度过高的问题依然存在,且在沾染海水、航油、其它有机溶剂后有可能被盐蚀或腐蚀,虽然多国海军在钢制飞行甲板上往往会涂覆清漆、面漆、防锈漆,但没有从本质上解决问题。

正是基于这种考虑,首先由美国海军带头,在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运用了钢制飞行甲板涂覆特种材料涂层,从而形成了第四代航母飞行甲板。

相比纯钢制造的飞行甲板,第四代飞行甲板依然以高强度钢板作为甲板基层,但在面层上并没有采用常规的清漆、防锈漆涂层,而是在清漆的基础上涂一层树脂基防滑涂层,在防滑涂层上再覆盖一层面漆,形成总共四层的“夹心饼干”式的飞行甲板。

在这四层中,最关键的一层是由特种材料制成的有机硅树脂和金属粉末混合的涂层。

根据美国海军公开的相关信息,当前美军运用在“尼米兹”级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的特种涂料,是由AST中心生产的EPOXO300C环氧聚酰胺甲板涂料,用于配比的金属粉末则选用了金刚石硬度的氧化铝颗粒。

在施工时需要热熔喷涂,也就是首先将成模粒料在高温下熔化,而后再喷涂到航空母舰的甲板上,施工方式和柏油马路的施工方式有些类似,但该型材料的技术含量与施工难度毫无疑问要远远高于柏油马路。

很简单,相比能跑几十吨的载重大卡车就行的柏油马路,涂覆在航母飞行甲板上的这层特种材料层需要承受的是着陆重量可能在20吨以上的飞机以200多公里/时的速度“砸”在甲板上,在如此巨大的冲击力之下,要求涂覆上去的材料不能有丝毫剥离。

哪怕是直接被战机的着舰尾钩砸到的地方也不能出现较大的剥离,只能有少量的粉末状碎屑存在,否则一旦涂覆层脱落,就有可能被战机的发动机吸入引发飞行事故。

除了这一基本要求,这种特种涂料还必须在高温、高湿、高盐的海区,在雨水冲刷、战机航油与润滑油浸润、战机热尾流冲刷、各种可能溅落的化学品腐蚀的情况下保持化学性质不变,从而确保该型涂层的附着力、摩擦力、防热性能等几乎不会波动。

从以上的分析可看出,第四代航空母舰使用的飞行甲板的科技含量到底有多高、这层看起来其貌不扬有点儿像柏油的特种材料涂层的性能有多厉害了。

还有另一个基本常识,就是甲板的摩擦系数,摩擦系数越大,防滑性就越好,才能有效的防止海浪颠簸造成飞机侧滑和人员摔伤。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