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多名解放军上将遭雪藏 中央军委提前布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整整两个月间,中共最高领导人两度晋升上将。而作为正大战区将领的“标配”军衔,这也意味着解放军正大战区岗位出现了最剧烈的人事变动——虽非换届年份,却胜似换届年份。

两度晋升上将:第一次是7月5日,包括南部战区司令员王秀斌、西部战区司令员徐起零、陆军司令员刘振立、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巨乾生,且4人均为首次以新身份亮相。

而第二次即9月6日,包括西部战区司令员汪海江、中部战区司令员林向阳、海军司令员董军、空军司令员常丁求、国防大学校长许学强,且5人也均为首次以新身份亮相。

点击链接关注专栏【观察站】观中国政经变局 察高墙内外冷暖

这也意味着,在刚刚过去解放军夏季人事大换血中,陆、海、空、战略支援部队,以及五大战区中的南部、西部、中部,以及唯一的正大战区军事院校国防大学,齐齐换帅。

以此力度衡量,这让2021年成为解放军非换届年份动作最大的年份。

北京时间9月6日,习近平在北京举行军衔晋升仪式,共有5位将领获升上将,这是两个月以来的第二次上将晋升。(中国央视截图)

更重要的是,这虽然是一次正常的新陈代谢,但是又埋下太多不正常的“伏笔”,或隐含着更上层的人事布局。

比如各军兵种的换帅,陆军司令员刘振立接棒韩卫国,海军司令员董军接棒沈金龙,自然均是后者到龄退役的问题,韩卫国、沈金龙都已年满65周岁。

但是,新任空军司令员常丁求接棒丁来杭,却并非如此。丁来杭生于1957年9月,距离退休年龄尚有一年时间,不知是否另有任用。同理,早间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巨乾生(1962年5月出生)接棒“明星将领”李凤彪(1959年10月出生),而随后李凤彪突然从军事主官转政治主官,调任西部战区政委,令人大感意外。

五大战区与之类似。

此轮调整,南部战区司令员王秀斌接棒袁誉柏也属于到龄换人性质,然而西部战区司令员汪海江接棒徐起零,中部战区司令员林向阳接棒乙晓光,以及国防大学许学强接棒郑和,却全然不属于这类情况。

徐起零出生于1962年7月,6月份刚刚接替2020年12月才任西部战区司令员的张旭东,此番履新两个月便下台,引起外界诸多解读。消息称,徐起零短暂主政西部战区迅速下台,并非如张旭东那样是因为身体原因,而是另有一种可能。张旭东在也同样出生于1962年,官方至今未公布其下落,而徐起零的下一步是哪里呢?

同样,原中部战区司令员乙晓光(1958年6月出生)、原国防大学校长郑和(1958年11月),也远没有到正大战区将领退役年龄。这其中,乙晓光是可以驾驶多款战机的特级飞行员,军改后成为五大战区中唯一出身空军的战区主官,中共建政70年时担任天安门阅兵总指挥;而同样是1958年出生的郑和背景也不简单,早年在南京军区下辖陆军31集团军服役,又曾到赴俄罗斯就读伏龙芝军事学院,军改后受到提拔,历任首任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部长、军事科学院院长等要职,拥有军事学硕士头衔的郑和此次“提前”卸任国防大学校长,是否另有进阶可能,惹人关注。

概而言之,此番大规模的正大战区将领调整,势必牵动更高层的联动。刚刚卸任重要岗位的4员明星上将丁来杭、徐起零(甚至包括张旭东)、乙晓光、郑和在距离中共二十大前近一年时间“提前下课”,料与中央军委可能的提前改组有直接关系。

目前,中央军委中年龄最小的为1958年出生军委纪委书记张升民,或可在二十大留任军委委员,而其他构成人员则面临大范围换血。

为了衔接,北京并不是没有提前调整军委委员个别人员构成的可能。早在2012年中共十七届七中全会,中共即破例增补范长龙、许其亮进入中央军委,形成4名中央军委副主席并存的罕见局面。

而2021年3月份,新修订的《全国人大组织法》又进一步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调整中国中央军委委员构成的权力,这让中央军委委员的“提前”调整变得更加顺理成章。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