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第八批志愿军遗骸归国背后 中国志愿军首次惨败韩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不久前,韩国向中国移交了第八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自2013年至今已经向中国移交了825具志愿军遗骸。2020年第七批117具遗骸的全部、2021年第八批109具遗骸中的98具均来源于朝韩非军事区的箭头山,即1952年中国志愿军与韩国国军白马山战役交战地域,中国志愿军首次败于韩国国军之手,参战的韩国陆军第9师因此获称“白马部队”一战成名。

中国以最高规格迎接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家”(点击查看大图):

+11
+10
+9

韩国江原道铁原郡位于朝鲜半岛中部山地丘陵间的铁原平原上,日据时期修建的由韩国首都汉城至今朝鲜东部元山港的京元铁路由此北上,由铁原沿西南而下经涟川、议政府可直抵汉城,战略位置极为重要。按照美苏划定的三八线,铁原位于三八线以北属于朝鲜,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时,朝鲜人民军中路部队就是以铁原为基地向西南直插汉城,与开城方向的西路朝鲜人民军一同攻克了汉城。

中国志愿军入朝参战并越过三八线后,铁原成为志愿军在中部的后勤中枢。第五次战役中,当志愿军的“礼拜攻势”结束修整时,美军乘机集中4个师的兵力进攻涟川、铁原,意图摧毁志愿军的后勤基地与交通线、围歼志愿军于铁原以南,新入朝的63军配属65军194师远程奔袭展开阻击史称铁原阻击战,令美军意图未能得逞,物资及人员成功撤到铁原以北,依托山地组织防御,大体形成了今天的军事分界线。

也正是由于铁原的重要性,美军将铁原与其东部的金化(今韩国江原道铁原郡金化邑)、北部的平康(今朝鲜江原道平康郡)三地称为“三角地带”,时任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James Van Fleet)就提出,“一定要把敌人当作生命线死守的‘铁三角地区’拿下来”,有名的上甘岭战役、金城战役等都发生在这一地区,系朝鲜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双方争夺的焦点,直到停战前最后一刻双方都还为在这一地区获得更好的态势而战。

朝鲜半岛中部由铁原(今韩国江原道铁原郡)、金化(今韩国江原道铁原郡金化邑)、平康(今朝鲜江原道平康郡)组成的以平康为顶点、铁原与金化为底边的“铁三角地带”战略位置极为重要,朝鲜战争相持阶段双方在此发生上甘岭战役、金城战役、白马山战役等多次大战。(谷歌地图截图)

相比位于铁三角底边东部曾发生上甘岭战役、金城战役的金化,位于铁三角底边西部的铁原战略位置要重要许多,距离铁原北部山地拉锯地区不过几公里就是通往韩国首都汉城的山口,即曾经的京元铁路线所在。一旦铁原以北山地失守,整个铁原平原将暴露在志愿军攻势之下无险可守,联合国军将不得不后撤数公里乃至十几公里,形成突出地带。但这一地区除白马山战役外,在相持阶段并未发生大的战斗,白马山战役也属于偶然。

时间进入1952年9月,朝鲜战场已经维持了10个月之久的低烈度“保持接触”的胶着状态。9月的来临,预示着朝鲜半岛泥泞的雨季已经结束,适合展开军事行动的季节到了。为打破战俘问题导致的谈判僵局,粉碎联合国军可能发起的局部进攻,同时为锻炼新入朝部队的作战经验,中朝两军决定对联合国军进行战术性反击,并于9月14日下达了战术反击作战命令。随后,自五次战役以来中朝军队最大的一次反击开始,攻击目标仅限于前沿易打的阵地。

白马山即395高地位于铁原西北侧,中方称之为394.8高地,因山体貌似白马伏卧而得名白马高地。一旦占领该地,不仅可以俯瞰铁原平原,从而压制铁原、金化,迫使美第9军将主要战线后撤至高台山一线,还可以令沿高台山和宝盖山西侧南下汉城的联合国军补给线陷于瘫痪,有利于以后的作战与在停战谈判中讨价还价。

+4
+3
+2

白马山当面原本由中国志愿军第42军防守,1952年由在后方修整完毕的38军换防。38军以114师负责右翼即西部、113师负责左翼即东部、112师为军预备队,白马山方向之右翼114师以341团为右翼、340团为左翼、342团为师预备队。隶属于美第9军的韩国陆军第9师负责铁原北部防务,白马山位于其防线中央。

白马山之战原本是中国志愿军1952年秋季战术反击战第二阶段作战中一次规模不大的战斗,38军原计划用2个团的兵力进攻白马山,进而在白马山大量杀伤韩军有生力量,白马山能战则战不能战则退。以2个团的兵力进攻1个团防守的白马山也没什么大问题。不曾想,却因一名志愿军军官的叛逃,不仅令白马山之战演变成战役规模,也让38军饮恨白马山,成为反击作战中志愿军7个参战军中唯一没能攻克并巩固阵地的军,志愿军面对韩国军队首尝败绩。

第二阶段反击作战计划于10月6日开始,战斗爆发前第三天的10月3日,中国志愿军白马山作战突击队成员、38军114师340团3营7连文化教员谷中蛟,以到前沿查看道路为名向韩第9师投诚,将所知道的一切向韩军和盘托出。当然,由于谷中蛟层级太低,韩军唯一获得的有效信息是38军将对白马山发起进攻。随后,美第9军将美第3师调往韩第9师后方以防不测,同时将第51团配属韩第9师,在韩第9师4个炮兵营1个重迫击炮连的基础上加强美第9军所属3个重炮营,以及2个坦克连,并不限量供应炮弹,美空军第5航空队、第9军军属炮兵提供火力支援。

+2

10月3日当天,韩第9师紧急召开会议调整部署:负责白马山方向防务的第30团,将预备队第3营调至白马山,并指挥2个坦克连;预备队28团将两个营调至255高地待命;51团随时做好派遣两个营向附近机动的准备。至战斗爆发前,白马山守军已增加至两个营,28团3个营已经前移至255高地集结待命,白马山敌情已经发生剧变。与此同时,自3日起至战斗发起前,联合国军炮兵及空军对志愿军可能的集结地、炮兵阵地、交通线等实施多次炮击、轰炸。

谷中蛟叛逃后,38军当天就发现了。战前出现人员叛逃,对志愿军来说也是大事,消息报到时任38军军长江拥辉那里,江拥辉不禁犹豫起来。一方面,38军进攻白马山的消息大概率已经被韩军获知,战斗发起的突然性已经没了,韩军必定加强了戒备,仍然发起战斗将面临巨大的困难;另一方面,进攻战已经准备许久,在后方修整多时的38军,作为王牌军正士气高涨,志在必得;且第二轮攻击跟第一轮一样,都是多点同时出击,相互呼应,以达最佳效果,贸然因为一个叛徒取消战斗颇为不妥。

难以决断之下,江拥辉请示志愿军司令部与直属上级第3兵团,但它们都让38军自己定,而时任第3兵团司令王近山则是同意打的,他鼓励江拥辉:“你拿那么大一把牛刀,杀只鸡还哆嗦啥?”最终,江拥辉权衡利弊决断打,一方面以38军王牌军的实力打白马山没有问题,就算打不下也能牵制敌军,有利于友邻部队的反击作战。江拥辉决定继续进攻,可能也有轻视韩军的成分,在中国志愿军眼里韩国军队战斗力非常一般,甚至连国民党的军队都不如。

从1952年10月6日至14日,短短9天之内38军对白马山发起了12轮进攻,白马山阵地24次易手,参战兵力也由最初的2个团逐渐增加到4个团,累计投入兵力高达约15,000人,高峰时期韩第9师仅在白马山阵地上就有7个营以上的兵力,前后投入兵力约18,000人,为补充兵员甚至通过飞机从后方空运新兵到韩第9师。10月14日,联合国军在铁原以东金化地区发起“摊牌行动”即上甘岭战役,38军这才在停止了在白马山的作战,并于15日凌晨前撤出了白马山地区,中国志愿军面对韩军首次遭遇败绩。

一名被联合国军俘虏的中国志愿军士兵。(Getty)

至此,韩第9师一战成名,宣称击毙中国志愿军14,000余人,自身仅伤亡3,000余人,但美第9军报告认为志愿军伤4,000余人、亡5,000余人,中方公开报告称自身伤亡6,700余人、韩军伤亡9,400余人。韩第9师因此被称为“白马部队”,时任韩第9师师长金钟五,战后调任韩国陆军官校校长,似乎是要金钟五向韩国军官传授击败中国志愿军的方法,后金钟五官至韩国陆军参谋长、韩国最高军职联合参谋本部议长(相当于美军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韩第9师战胜中国志愿军令美韩颇为惊喜,随后被调往金化参加上甘岭战役,但奇迹没有再次出现。

巧合的是,在美军发动“金化攻势”进攻上甘岭前的10月5日,也有一位来自韩第2师的参谋向志愿军投诚,报告了美军将要对上甘岭发起攻势的消息,负责上甘岭一线防务的志愿军第15军45师135团随即加强了上甘岭两阵地的兵力与火力,15军44师也加强了西方山方向的守备。在随后长达45天的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顶住了联合国军的进攻,以至于美国新闻界称“这次战役实际上却变成了朝鲜战争中的‘凡尔登’”。

从上甘岭战役来看,联合国军共计投入11个团2个营共计60,000余人也未能攻下志愿军3个师1个团共计40,000余人防守的阵地,白马山志愿军以4个团的兵力进攻韩军1个加强了炮兵、坦克、空军的步兵师防守的阵地,不仅兵力不占优,火力更不占优,失败并不冤。

1952年9月14日,中国志愿军在下达战术反击作战命令时,强调“要做到攻必克、攻必歼,并力争打阵地前的歼灭战,即攻占敌阵地后,要准备抗击敌人的连续反扑,在同敌人进行反复争夺中歼灭敌人;如一旦攻击受挫,则要迅速撤离,不应恋战(在实施过程中又及时指出,对于攻克的阵地能守则守,不能守则放弃)”,38军在反复争夺中确实也大量歼灭了韩军,但未能及时结束战斗,反而打成了添油战术,酿成重大伤亡,颇不应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