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解密|能否以“迫害致死”还原刘少奇的去世真相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刘少奇冤案是中共党史上最大的冤案,据中国最高人民法院1980年9月统计,因此案受株连被错判的案件多达22,053件,涉及2.8万多人。由于刘案案情复杂,直接关系到八届十二中全会通过的决议正确与否,关系到对“文革”的评价。直到1980年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给刘少奇予以彻底平反,恢复名誉。成为中共在后“文革”时代从指导思想上完成拨乱反正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时至今日,关于刘少奇的含冤逝世的往事早已为人熟知,但关于他文革时的各种传闻依然不少,甚至被“迫害致死”一说也甚嚣尘上,然而真相到底为何?或许只有从亲历者的回忆中,方能最大程度还原历史全貌。

根据关键当事人、当年陪护刘少奇一年零八个月的顾英奇在《文革中抢救刘少奇纪实》文中记述,从1968年2月到1969年10月,中南海门诊部的医务人员和全国知名各科专家,为刘少奇做了大量治疗护理工作,在他病重、病危期间进行了卓有成效地抢救,多次把他从死亡边缘抢救回来。

顾英奇,历任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保健处医生,北京医院主治医师,中央警卫团中南海门诊部副主任,文革期间,主要为住在中南海的中共领导人提供医疗服务。

他回忆,“1967年1月,我从医疗队回到北京医院总值班室上班。当时医院虽然混乱,但对刘少奇看病的问题,周总理和中央办公厅曾给北京医院下达一条原则:刘少奇需要看病时,经他的警卫人员与北京医院总值班室联系,由医院的医生、护士出诊;药品还是从保健药房(文革中编入中央警卫团后勤部)发给。北京医院那时虽发生造反、夺权的混乱,总值班室还是执行了这条规定。”

参考当时刘少奇的病例记载,此前曾有四位知名专家医生到他家出诊过,为解决疑难问题也曾在他家多次组织过会诊。

彼时,也正是文革风雨正盛的日子,刘少奇遭遇残酷迫害,精神受到巨大摧残之后;生活待遇和伙食标准也骤然降低,这一切无疑也都对他的健康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革命战争年代的刘少奇(请放大图片浏览):

《文革中抢救刘少奇纪实》文中还透露,少奇同志的活动范围仅限于那个庭院和室内。那时,他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他原来患有糖尿病、冠心病、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他情绪很低落,面色苍白,食欲下降,血压很高,糖尿病加重,身体消瘦,体力大为减弱。

1968年4月,刘少奇开始语言减少,有时糊涂,尿失禁,手抖,步子变小(碎步)。为了查明病因,请北京医院神经内科王新德主任会诊。虽未肯定脑部有局灶性病变,但肯定是脑供血不足引起的病态。

顾英奇回忆,“我们严格按照医患关系处理刘少奇的健康和医疗,没有任何轻视和懈怠。当时,刘少奇身边秘书、卫士、警卫战士、厨师、专家、医生、护士都是按领导交代的原则对待他,做到了公事公办。”

事实上,当时即便在一片政治打倒声中,毛泽东、周恩来均明确指示:“要千方百计地给刘少奇治病。”根据这一指示,特意请北京、上海知名专家会诊。陶桓乐、黄宛两教授和顾英奇、董长城住在刘少奇家,日夜值班。

自1968年至1969年,由于自身免疫力太低,刘少奇肺炎反复发作7次(1968年5次,1969年2次)。均经抢救、治疗得以转危为安。在这期间曾多次出现病危,都是由于医护人员奋力抢救才得以好转。

曾作为毛泽东接班人的刘少奇(请放大图片浏览):

+4
+3
+2

顾英奇说,“从1968年7月至1969年10月,医护人员天天守护在刘少奇床旁,从未发生过差错,完全是按医疗原则进行工作的。至于严重的精神创伤,免疫力低下,肺炎反复发作,脑组织软化,意识严重障碍等病情发展,实非当时医疗技术所能挽回的。”

不可否认,“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刘少奇受到错误的批判,并遭到林彪、江青集团的政治陷害和人身摧残,但对刘少奇的救治,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也并不能单凭一句“迫害致死”就概括了历史的全貌。

这一点,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对两案的审查已有结论,为刘少奇治疗和抢救,以及所写的病历,受到两案审查组的表扬。认为记录清楚、内容翔实、字迹工整;反映了治疗、抢救、护理、专家会诊、治疗处置和医嘱执行等各项工作的每一个细节,真实可信。审查组认为门诊部的工作是认真负责的。

而面对坊间流传的各种说法,顾英奇说,作为一名亲历者,我可以代表当时的医疗组负责任地说:我们所做的抢救少奇同志的工作,经得起组织的审查和历史的检验,自己也问心无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