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危机|没有“大而不能倒” 恒大和许家印的三条退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恒大者,恒者愈恒,大者越大!古往今来连绵不绝,曰恒;天地万物增益发展,曰大。可以恒大,何必其他。”这是恒大广告语。但许家印的亿万房地产帝国,恐怕已经做不到“恒者愈恒,大者越大”了。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恒大无法兑付员工购买的内部理财产品的本息,已然要成为压垮恒大和许家印亿万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称,恒大财富总经理杜亮,提前兑付了自己一千多万的理财,引发了挤兑风潮。杜亮的理由是:家里有急事。

有内部员工直接曝光了恒大理财的内部流水,大家发现,一位和杜亮同名的先生早在5月底就把自己的理财金提前兑付了。在杜亮的高端理财产品流水中,只有一笔2020年11月的投资是在6个月后完成了本息兑付。其他投资产品,杜亮都在1个月内完成兑付。

最大的一笔730万,投资期只有4天时间。投资期最短的一次,杜亮投入了216万,赚了一天544.43元的利息,就把本金兑付了,而恒大理财产品最短的周期也要四个月。

吊诡的是,一位和许家印太太同名的女士丁玉梅,理财产品到期日本应是2021年7月14日,但7月8日时,丁玉梅将自己2,300万的投资本金全部提前兑现。

与恒大财富另一高管同名的唐法俊先生,100万的投资产品本该在2022年6月9日到期,但今年7月28日,唐法俊将其投资本金提前兑现。

到目前为止,上述人士都没有出面回应和澄清。

危机时刻,比黄金更重要的是信心。信任危机,恐怕才是恒大最大的危机所在。

如果连自己的高管都对自己的公司失去信心,那么普通员工、投资者、购房者,乃至整个行业、社会还会对恒大有信心吗?

现实,已经给出了答案。

2.3万亿总资产的恒大,兑付不了400亿理财款,这彻底撕开了恒大的遮羞布。

9月10日,恒大财富专题会上,许家印承认目前恒大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但表示恒大的“基本面没有改变”。他亲口承诺:确保所有到期的财富产品尽早全部兑付,一分钱都不能少。

“恒大还是原来那个恒大”,许家印说。“我可以一无所有,但恒大财富的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这是许家印截至目前最新的公开表态。

关于这场大会,网络上流传这样一个说法:

9月10日,许家印开了个全体大会,说自己得知买恒大财富的员工有几万人,很多都是家里亲戚朋友一起买,他听到后压力很大,要求必须集全恒大之力来解决。

我可以一无所有,但不能让财富的投资者一无所有。许家印还解释了恒大今年为什么会突然崩盘。

他说2017年是恒大最辉煌的一年,当时恒大负债才5,000多亿,但账面上现金3,000多亿,加上全国未售货值,那时恒大荷包满满。

许家印说,如果那一年不搞多元化,停下来减负债,那恒大现在非常有钱。但那一年,他最终选择了多元化、加大杠杆、大肆扩张。

从那一年起,每一年的利息支出就超过了1,000亿。许家印回忆到这事,非常伤感。

他最后说,恒大的楼恒大的物业都在卖,甚至打折卖,但是我们的很多土地储备不能卖。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更可悲的是,即便恒大很多房子都在打折,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但似乎已经没人敢买了。

更更可悲的是,许家印声称不能卖的土地储备,即便他想出手,估计不“打骨折”也没人愿意接盘。

过去几个月,恒大的重资产出售没有任何进展,随着负面消息的发酵,已经越来越没有议价权了。

从商业的角度,这似乎很难理解,但是从大政治、大气候的角度,能够清晰地看出来。

正如恒大在最新的公告中所写:持续的负面报道,严重影响了恒大经营。

本来恒大每月700多亿销售额,上半年解决了上千亿的债务,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其实有机会平稳落地。

但是,残酷的现实没有给恒大和许家印,任何“但是”的机会。

2021年7月1日,许家印受邀参加中共建党百年大会。(恒大集团官网)

关于恒大,人们最为关心的必然是它最终走向,无外乎有三:

第一,断臂求生,自救成功,成为下一个万达。这是恒大最好的出路。

相信,现在许家印断臂求生的决心和意愿,不亚于当年的王健林。

但是,许家印的今天,注定难以复刻王健林的昨天。

最残酷的现实是,许家印已经找不到当年王健林慷慨多金,且愿意接盘的“朋友”。

这并非许家印的人缘有多差,做人有多失败。关键在于,各位大佬自己日子也不好过,比如马老师,这个时候谁还愿意冒险往火坑里跳。但在局势不够明朗的现在,没有人愿意拿身家性命来赌。

这不,和许家印有“十多年的友谊”的香港富商刘銮雄,也紧急“割肉”超近5,000万股。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也。

要知道,12年前,因为遭遇金融危机恒大欠款上百亿,正是刘銮雄5,000万美元帮助其顺利渡过危机。

许家印自救的大门,似乎已经被彻底关闭。

那么,恒大和许家印最好的出路,可能就是国资出手,一如之前的苏宁。

2017年,志得意满的许家印搞到了1,300亿战投,张近东的苏宁豪掷200亿元。没成想,最后他们成了难兄难弟,而且还得了一个病——流动性危机。

苏宁负债高达1,500亿,今年上半年几近破产清盘,连张近东自己也卸任了苏宁董事长一职。最终,江苏国资牵头的资本联合体入局,苏宁困局得解。

现在许家印的窟窿可比张近东大得多,截至2020年底,恒大总负债为1.95万亿元。

1.95万亿什么概念呢?

2020年,广东省GDP是11万亿,深圳GDP为2.7万亿,广州GDP是2.5万亿。是不是足够的惊人?

但掰开来看,这1.95万亿主要是两部分组成的,其中包括了5,717亿的有息负债,另外还有6,669亿的应付贸易账款。这6,669亿的应付贸易账款,就包括了最近很多人常常提到的商票。

那么剩下的是什么呢?房子,恒大商卖掉了房子,但是房子还没交楼,那么这部分收入是算在负债的。这是房地产行业的规则。

实际上,这个负债并不是有息负债,另外包括应付贸易账款这些也几乎都是无息负债的。因此,恒大真正有息负债是5,000多亿。这个数据比去年已经降低了3,000亿元。

如果恒大没有爆发信任危机,恒大的负债看起来也就并没有那么夸张。恒大并非完全病入膏肓,没得救。

目前来看,考虑到恒大破产可能引发的连锁反应,国资出手让其“软着陆”的可能性很大。这可能是许家印唯一的指望了。当然,许家印因此要付出的代价,大概率是:出局。

破产,是恒大的另一种可能。虽然事实证明没有任何企业能够“大而不能倒”,但这个结局太过惨烈。

比如:广西一家园林企业被恒大拖欠了400多万元,公司发不出工资,陷入困境。像这样的企业在全国还有很多,据说微信群里有被恒大拖欠工程款的数百人。

恒大拥有20万名员工,在全国各地提供380万个就业机会。恒大上下游合作企业达到8,000多家,涉及130多个行业,这之中也包括数量庞大的中小微企业。恒大在全国还有数百个未完工的项目,停工的楼盘不在少数。这背后可能是数十万个,甚至更多的家庭。

恒大的公告显示,恒大已聘任华利安诺基(Houlihan lokey,HLI)及钟港资本为联席财务顾问,研究一切可能的流动性解决和债务重组方案。

其中HLI是全球最大的财务咨询和债务问题顾问公司,此前经典的案例包括2008年的雷曼和2001年的安然。雷曼和安然以破产告终,最终变卖资产偿债。

钟港资本则是中国本土的中介机构,参与过华夏幸福海外债、蓝光发展等相关债务问题化解。

福兮,祸兮!许家印可能得自求多福了。现实和理智告诉我们:让恒大活着,比“死”了更好一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