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卷入毛泽东彭德怀之争?抗战“隐形人”徐向前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抗日战争中,中共十大开国元帅排名第七的徐向前担任八路军129师副师长,在中共官方拍摄的影视作品比如电影《太行山上》等中都只是陪衬,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徐向前在抗战中就是一个“隐形人”,存在感不高。事实上,1939年徐向前就出任八路军第一纵队司令员,统一指挥进入山东的八路军115师部队、山东纵队。但仅仅短短一年时间就被调回延安,徐向前似乎陷入了一场毛泽东与彭德怀的争执之中,甚至还出现了要求徐向前取代林彪出任115师师长的声音。

抗战初期,1938年12月八路军115师代师长陈光、政委罗荣桓率师部及343旅686团杨勇部从山西出发,挺进山东。与此同时,中共山东省委整合地方抗日武装为八路军山东纵队。也就说,一个战略区内存在八路军115师、山东纵队两大指挥体系并互不统属,必然存在指挥协调问题。更何况山东纵队作为地方武装,缺乏红军老底子,战斗力与政治素养都不足,却是土生土长具有“地主”之便;115师有红军的老底子,军事政治素养高,战斗力强,却是外来户。建立统一指挥机构,优势互补,壮大山东抗日根据地迫在眉睫。

彼时正在临近山东的河北南部领导抗日工作的徐向前进入视野。1938年4月,中共命令129师进军河北山东等地,4月下旬129师兵分两路开进,徐向前率129师陈锡联769团、115师韩先楚689团及曾国华支队组成的左纵队进军河北南部,创建了冀南抗日根据地,提出了“以人为山”的平原地区游击作战理念。1939年5月,冀南根据地取得“冀南1939年春季反扫荡战役”胜利后,徐向前奉命前往山东工作,出任八路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在冀南徐向前也仅待了一年时间。

中共军方拍摄的“大决战”系列电影第一部《辽沈战役》中登场的时任华北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徐向前(左)。(电影《大决战》截图)

徐向前到山东后,将在冀南的经验复制到山东,使山东抗日根据地焕然一新。为加强山东地区的统一领导,中共成立了由郭洪涛、徐向前、朱瑞、罗荣桓、黎玉、张经武、陈光、彭雪枫组成的山东分局,原山东省委书记郭洪涛任分局书记;由朱瑞、徐向前、郭洪涛、罗荣桓、黎玉为委员的山东军政委员会,随同徐向前一同进入山东的八路军第一纵队政委朱瑞任山东军政委员会书记。

在山东,徐向前一抓抗日政权建设,解决八路军的后勤保障问题,建立了巩固的抗日根据地。到1940年3月,中共在山东境内完整与不完整的民选县政权达40多个,到1940年底发展到90多个以及一个行政主任公署,甚至还成立了山东省参议会。由黎玉任主任的山东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实际上行使着山东省政府的职权。与此同时,徐向前一手抓军事建设,扩大部队规模与推行部队整训相结合。从115师抽调两千多人到山东纵队充当骨干,加强山东纵队的正规化建设,又从山东纵队一次性抽调3万余人枪给115师。

+9
+8
+7

经过两期的整训和扩编,到1940年上半年,山东纵队发展到5.1万人(不包括划给115师的3万人),1940年6月整编为5个旅4个支队,初步完成了正规化、野战军化。到1940年初,115师进入山东的部队也发展到5万8千余人(包含由山东纵队划归的3万余人),从而使山东八路军正规军超过10万人。而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所著《八路军》一书记载,1940年冬季时八路军约为40万人,山东一地就占四分之一。

1940年5月,中共中央要求徐向前作为党代表前往延安出席中共七大。6月1日,徐向前离开沂蒙山区西进。后中共七大因种种原因一直推迟到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才召开,而徐向前因马受惊被踢,导致左腿胫骨骨折,卧床休养半年多,再也没有回到山东、回到抗日前线。伤愈后,1942年出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司令部副司令兼参谋长,参与陕北边区防御。

徐向前离开山东后,山东八路军再也没人有足够的威望出任第一纵队司令员,统一指挥山东地区八路军,再次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为解决这一问题,1940年8月中共中央复电八路军总部决定,朱瑞负责山东分局事务,统一党政军领导,陈光、罗荣桓负责军事工作。然而在实践中,陈光、罗荣桓作为115师首长不是山东党的主要领导,指挥山东纵队有困难。这种群龙无首的局面也引发了朱瑞与陈光、罗荣桓的矛盾,以至于1940年11月罗荣桓致电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建议徐向前任115师师长、朱瑞任政委、陈光任副师长、萧华任政治部主任,撂挑子。

+7
+6
+5

最终在毛泽东的强力支持下,1943年3月八路军总部发布命令,山东军区与115师合并,罗荣桓为山东军区司令员兼115师政委、代师长,黎玉任山东军区政委,原115师代师长陈光调延安学习。8月,毛泽东致电山东分局要求朱瑞前往延安出席中共七大。9月,任命罗荣桓为山东分局书记,罗荣桓成为山东党政军最高领导人,至此才结束了徐向前离开后山东指挥混乱的局面。1945年10月,罗荣桓率山东军区6个主力师6万余人进军东北,随后成为东北民主联军主力。

徐向前能够获得重用主持山东战略方向,除了其自身的能力与资历,还在于八路军总部的支持。历史学家高华在《历史漩涡中的朱瑞》一文中提出了,中共对华北、山东地区的双重领导问题,即在延安的中共中央与太行地区的中共北方局、八路军总部都对华北、山东地区具备领导权。并指出,“在一段时期内,太行的八路军总部对华北、山东的影响相对于延安更大,经常的情形是,太行直接下令,然后报延安备案”,以朱德、杨尚昆返回延安为界,此后延安对华北、山东的指导作用越来越凸显。

1947年晋冀鲁豫军区领导干部在一起:徐向前、周士第、王世英、滕代远(从左至右)。(视觉中国)

高华举出的例证之一,即是115师师部进入山东是朱德、彭德怀依照毛泽东的指示下令,名义上115师是奉八路军总部进入山东,实际却是毛泽东的指令。组建八路军第一纵队,在高华看来又是由八路军总部决定的。此前八路军总部还曾赋予山东纵队“统辖山东及苏北中共武装”的职责,但随着115师进入山东而失效,因而才有了八路军第一纵队的成立,“八路军总部给其的权限是统一指挥115师、山东纵队和中共在苏北的部队”。

当时的八路军总部,实际就是朱德、彭德怀二人,朱德更多是作为名义上的总指挥存在,彭德怀负责实际的军事工作。此外,彭德怀还是北方局常委,涉及军事干部,可能更有话语权。也就是说,从成立第一纵队到选择徐向前去山东,很大可能是彭德怀的主意。从性格来说彭德怀是一个纯粹的军人,选择徐向前、成立第一纵队,都是出于山东抗日局势的需要,将115师划归第一纵队领导也是同样的道理。只不过,徐向前似乎经历过张国焘事件后成熟了一些,在山东时极少过问115师的师,专注于山东纵队、山东抗日根据地建设。

徐向前在个人回忆录也做了解释,“八路军一纵队辖山东纵队、一一五师一部、冀鲁边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及苏北境内的抗日武装力量。山东的部队分散在奋地区,建立一个统一领导的机构是必要的。但有些部队,如陈光部、杨得志部、肖华部等,均独当一面,距离我们较远,又能同党中央和总部直接联系,因而相对保持其独立性,也是不奇怪的。我和朱瑞同志的领导重心,放在山东纵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