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被遗忘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与阿里巴巴新掌门的觉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9月26日,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再次在浙江乌镇召开,尽管早在半个月前,中国国家网信办已通过新闻发布会介绍关于此次大会的各方情况,不过,当会议召开时仍给人一种悄然而至的观感。以至于舆论中有疑问:曾经瞩目一时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衰落了吗?

大佬转身  中国互联网雄心不变

从近两年的阵容来看,无论是会议规格还是舆论关注度,世界互联网大会显然都失色不少。从会议规格来看,会议最鼎盛的2015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与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与会,7国领导人和20个重要国际组织负责人、20多个国家驻华使节、600多名互联网领军人物到场,习近平还在会议上发表了主旨演讲。彼时,真是一派群雄毕至的景象。

其后,从2016年的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到2017年的第四届互联网大会仍有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出席,习近平致贺信。在参会企业层面,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Tim Cook)、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思科CEO罗卓克(Chuck Robbins)都被吸引,英媒BBC引述分析人士的话称,乌镇的互联网大会越来越重要,它们不得不派员出席。

在2017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马云还以指点江山的气势大谈特谈对当今世界问题的判断,库克则忧心忡忡地担心人会像机器一样思考。而在中国国内互联网上,最受关注的还是大佬之间的互动,尤以网易创始人丁磊组织的“丁磊饭局”与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与美团CEO王兴的“东兴局”为标志。

+3
+2

到2018年与2019年,出席会议的最高官员由中共政治局常委出席改为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不仅是东道主的会议规格降低,参会规模也大幅缩减。彼时中美贸易战的寒气吹起,经济下行是中国舆论场的敏感话题,大佬们也多少显得意兴阑珊。“武侠迷”马云沉浸在金庸去世的情绪中,刘强东身陷明尼苏达州的性侵丑闻,已从公众视野中消失数月。这种形势持续到2019年时,曾经济济一堂的丁磊饭局只剩丁磊与百度的李彦宏对饮。

及至2020年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席卷全球,各国都为抗疫忙得焦头烂额,世界互联网大会便在这样的氛围中以“论坛”的形式举行。也正是在这一年,阿里巴巴的派出人员从马云改为了张勇。因为在这之前,马云刚刚在上海外滩金融论坛发表了那场叫板中国金融政策的演讲。

互联网大会的落寞是一个折射,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中国互联网走过最为激荡兴盛的十年,一大批互联网企业崛起。然而随着中美关系的转变,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互联网也从那个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气氛中逐渐冷静下来。

虽然2021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也只有小米的雷军,思科、英特尔以及通过视频现身的特斯拉CEO马斯克(Elon Musk)聊以撑场外,且本届大会直接以“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称呼,连第几届都不再提及,但中国的互联网雄心并未改变。

从2015年习近平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发表关于“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主旨演讲,并明确提出“现有网络空间治理规则难以反映大多数国家意愿和利益,全球互联网的管理体制必须由全球所有国家一起参与制定,并以符合多数国家的利益观为前提,世界网络要如何运作与管理不能由某一国说了算或是某几国私下说了算。”到如今,每届互联网大会的主题都依然得到延续。

在2021年9月26日习近平对该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致辞中称“中国愿同世界各国一道,共同担起为人类谋进步的历史责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关于这一理念所包括的“四项原则”、“五点主张”成为大会宣传越来越凸显的基调。

除此之外,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以视频方式出席致辞中,提到互联网的边疆在不断拓展,已经对国际格局产生深刻影响,并以“科技向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在要求……合理界定数字产权,克服‘鲍莫尔病’和‘数字鸿沟’,实现包容性增长” 的经济思维表达中国对互联网发展的思考。

事实上,中国对互联网发展的思考是多层面的,这既有中共强调的网络主权话题,也有刘鹤所表达的以网络科技之力解决社会发展层面的问题。关于这些,中共在2016年的“十三五”规划中就明确提到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加快建设数字中国。到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达到35.8万亿元人民币,占GDP比重为36.2%。不过,这与真正建成网络强国还有一段距离,于是在“十四五”规划中,中共继续提出坚定不移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

这也能看得出来,互联网大会的相对惨淡,并不等于中国建设网络强国步伐慢了下来,乌镇的互联网大会只是个载体。

阿里掌门的“承诺”

多维新闻早就有过观察:由中国政府主导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从诞生之日起就非简单的技术性会议,而是带有明显的政治和外交色彩。中国所倡导的“构建(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无疑就是中国倡导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互联网世界的延伸。

从这个角度来说,世界互联网大会不会被放任衰落,对企业来说,他们的参与度也不可能仅与市场情绪挂钩。例如在此次大会中得以作为代表演讲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张勇就深谙此道。

作为马云“接班人”,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在2021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发言响应中国官方的多个倡议。图为张勇在2019年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言。(VCG)

这位马云的“接班人”,不同于其前任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对网络空间、技术革命对人类社会未来的改变等的宏观论述,也不像其他企业互联网人物那样谈人工智能、谈数字经济、谈互联网治理,张勇在他整个论述中重点强调了阿里对中国碳中和目标与共同富裕政策的支持。并详细描述了阿里在助力共同富裕方面的努力,以及承诺如何通过向欠发达地区培养数字化人才、如何向乡村派驻技术官等帮助各方创业致富。

坦诚说,相比一众大佬聚一起慷慨陈词个人之于互联网技术发展的判断,甚至一不小心说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言论,张勇这样的“承诺”确乎显得更为实际。没了马云之后的阿里,继续站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不再那么先声夺人,但张勇的觉悟或许才呼应了刘鹤所说“科技向善”的意涵。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